228 好人(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2014 字 2个月前

他在电话里大笑着说:“如果天上的炸弹没有炸碎您,现在就来吧,我请您一顿美餐。”

最后他会死狐决定不通过联系人在大本营内实现那个设想,他把自己的资料显然只是千分之一放在他人眼前。但显然没人会去听他说什么,只是说了儿句俏皮话,并回忆着在山里的徒步旅行。他问最后一次看戏是什么时候,他很高兴有人为自己选择“30”这个数字作为代号。

“不,为什么要叫30号博士呢我知道5号先生或者2号博士,可30号呢”

“当我决心把自己献给的斗争时,我三十岁。”他答道,“所以在我的代号中没有什么投机的地方,只是一般的符号而已。将军,请安排主席接见我一次,我需要十分钟。”

干了一杯洋河高度白酒,然后又倒了一杯,淡淡一笑:“不想和吴四宝谈谈吗多么聪明、多么谦逊的人。真是奇妙啊。”

“将军,”他竭力掩饰着对这个醉醺醺同时又仪表堂堂的将军的憎恨,重复说,“事关许多中国人的命运。”

“您认为,还能谈论他们的命运”对方惊奇地说,“您是个乐天派,而我喜欢乐天派,所以我尽力帮助您。”

四十分钟后,汪未经接见了他。

“我的领导,”他说,“千秋中华的命运将在战场上决定,而且将有利于我们,这一点毫无疑问。”

“那为什么呢”汪未经轻轻反问,“连梅思品也在自己的备忘录中写道,战争输了。您的观点相反吗”

他最不希望听到这些话。他知道哪怕迟疑一秒钟,在一瞬间角色一变,那他的一切就都完了。他甚至感到,他正从小桥上跌落到金陵城内的玄武湖里,象小孩一样沉下去,并且已经嗅到了温暖的水的气味。同汪未经谈话出现差错是不可饶恕的,下场就好象掉在冰水里,在你沉到淤泥很深的水底时,你的头脑可能还清醒,划动双手挣扎,可是水泥枕木捆在你的腿上,一种力量快速地用力向下拉你,没有人来营救,最后水面冒出红色的血泡,肺叶破裂了。

“我相信我们的土兵,我的主席。”他回答,“我相信我们这个绝不允许异族、尤其是那些统治的民族在这里面,”他用力夹住腋下的卷宗,“我的结论是,应当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后方实施积极的恐怖活动。不过,轰炸使我在这里无法工作,我需要去基地,哪怕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在那里搞一份综合的情报人员名单,他们可以炸毁设在后方的武器弹药库,同时我要准备一份全面破坏东线运输线的次序表。”

“您证明故事的合理性所用的时间太多了。”汪未经说,“您立即去江阴堡垒,一周后我等您做出详细报告。另外,祝贺您得到中将军衔,我会对与我思想一致的人做出评价。”

六天之后,他和自己的司令部前往距离无锡边界三十公里的江阴,而不是其他什么堡垒。在那里他放走了参谋军官和卫兵,命令他们去靖江。只有十五名亲信同他继续上山。他们在疗养院过夜。木板房窗户的玻璃上结了霜花。月亮大大的,离得很近。积雪中散发出秋苹果的气味。他喝了杯水,然后进人了梦乡。他梦见一只燕子灰追赶一架大飞机。

对他来说,这场战争结束了。

“那你的手下怎么办”等常凯申从丁末村处回来把他叫到办公室时,李广元问。常凯申和副官秘书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让他呆着吗他的秋季之行取消了吧”

“为什么”常凯申奇怪地问,“如果他准备做,您就派他去吧,我在领事馆的人会接他的。我事先用密电通知。请同他约定进行联系。去问一下詹国强,他责成您的这位线人完成什么任务。詹国强在等待他与或者他的老师取得联系为什么要取消他的秋季之行这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要让人们明白,您的上司和我的朋友詹国强实际上在想什么他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他象是一个正处在过渡年龄的少女,躲躲闪闪的。必须把线人变成诱捕用的鸭子,让那些信守中立的公鸭们自投罗网吧,我们看詹国强怎样实施他的建议。线人只是掩人耳目的幌子,这是很清楚的,不过詹国强用他遮掩什么呢实际上我对此有兴趣。”

“什么时候我去约定联系时间、通报詹国强,并把线人派出去呢”

“从重庆回到南京之后,李广元。”

“您认为我来得急赶回来”李广元皱起眉头,笑了一下。

“来得急。”

“我可怀疑。”

“您怎么啦这是您的福气。那里阳光明媚,比这里清静得多,也没有巷战。”

“我怎么能留下您一人”李广元叹了口气,“再说没有您帮忙,我自己无法从绞肉机里脱身。他们在重庆。也会搜寻我和您这种职业的人。”

“绞肉机”常凯申重复了一遍。

“什么时候出发留给我多少时间”李广元问。他自己也没想到。他决心在这里化装,从地板下取出一个工程师的护照。把车开到深谷,伪装一场车祸让他们到沟底找尸体去吧,然后到湖边的磨坊去。两星期前那位老人去世了,现在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屋后有个地窖,谁也不知道,是他在深夜挖的,用来藏剩余的面粉,里边很干燥“可以住两三个星期。到那时我们的人就来了。我随身带去罐头和饼干,我可没白攒这些东西,够我吃的了。现在天转暖了,夜莺在歌唱,它们不怕轰炸,这些小生灵对轰炸一无所知,它们在想,这么大的雷声呀是的,我要逃走,我精疲力尽了,我要脱身。可我觉得,在重庆等待我的是陷阱,在接头的地方不会有人来找我并说什么识别暗语,别骗自己了,这总归是不幸的。”

常凯申摸摸后脑勺,说:“天又变了。您没有时间了。总之您不要离开我,李广元。”

“可我得准备行装。”

“您要和我的人一起去重庆,等一等,我马上介绍一下和您同路的人。我不用您冒险,朋友,别生气。把人关在地下室,您还有两小时,去告诉他该干什么吧,我要亲自把他派出去,我派两个姑娘和他一起去,军官不够了,全都有任务。”

“完啦,全都完啦。”李广元明白“我完了,现在我被他们控制了,被捏在他们手中。我感觉到要出事,只不过心里不放承认。不,不是不敢,而是延误了那个不得不承认的时辰。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相信宣觉。现在直觉比理智更准确。东岸的人才要进行分析,我们的人现在行权进行分析,因为胜利属于我们。可是在这里,崩溃的时刻到了,要活命的感觉而不是理智控制了所有的人。他们失去了理智,而我不能不受到他们情绪的影响,在奴隶中间没有自由人,我受他们情续的影响是正常的。可是我容忍自己毫无必要地否定自己的想法,时间太久了,结果受到了惩繁

“等等,”他暗自说,“别急着签投降书。你先前已经想好了招数,现在应当进行一切可行的尝试,应当利用感觉、推断、情结,这是可行的,逻辑是次要的,我必须首先注意感觉我不能走,我要尽力救出这个线人的孩子。他是被整垮的人,可76号特务来了难道是他的孩子的过错一个人愈积德,他得到的善报就愈多。世界终归足以德报德的,这是规律。人们愈是明白这一点,就会生活得愈美好。”

“好吧,”李广元说“就这样,我明白,在可怜的勤务兵死后,您有权为状的生命担心。线人的事我很快就办妥,不过”

“什么不过”常凯申问。他讨厌别人讲话吞吞吐吐。李广元了解这一点并发加以利用。

“不,一点小事。”

“李广元。”

“我心中早就有一个有意思的主意,只是”

“说说您的想法,不过要快些,工作多得很啊,有个特殊的人突然从武汉到我们这里来了,顶哦村委托我安排警戒和迎接列车,呃”

“我是这么想的、”李广元思忖着说,“队长,为什么您不亲自尝试同那个人或是同来自边区的老师建立个人的联系呢为什么您总是让别人取得主动权”

李广元看出来,他这些话出乎常凯申的预料。

“等等,等一下,”常凯申说,“我没完全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直接去同他联系我和他们不,李广元,别想入非非啦,谁会和76号的常凯申对话”

“让派过去的那个人去他们坐在一张桌前感觉很好。那个人的级别比您还高三级。您为什么要把他们让给詹国强、梅思品和丁末村而且是独家经营让我们来试一试。”

“那怎么办呢”常凯申若有所思地说。他的脸上一下失去了往日那聚精会神、阴沉沉的神色,显出了一种温和的表情“一个大胆的主意,不过怎样保证那边不说谎呢”常凯申的脸又布满皱纹,“他本人甚至害怕当着老师们的面提到我的名字,他能如实向我们报告吗他们准备同我面谈吗”

李广元摇了摇头:“保证是有的。您也知道,他多么爱自己的孩子。我们这么办:把他叫到这里,我把您介绍给他,公开的,一点也不含糊,我直截了当地问他能不能在那边进行这种对话。”

“他当然会回答他准备这样办。他会说,他狂热地热爱我,梦想着加入卫队,他还能回答什么呢”常凯申拿起电话,手指象铅笔一样直挺铤地拨动号码,接通后向对方说:“喂,封锁车站的事办得怎么样啦好,继续报告列车行进的情况。我要耽搁一会儿道路没有受到轰炸吧什么在哪里路基修复了吗清楚了明白我们的人发警报了吗行啦,你们等着吧”他放下话筒对李广元说:“我们被炸断了铁路,他的列车还有四十公里路程,已经押来战俘修路。幸好这与我的部门无关。这样一来,丁末寸就得坐运输机了,我们还有时间,接着讲吧。

“没有什么可讲的了,您不相信那个线人。”

“我不相信任何一个人,李广元。我只相信断气的人。”

“对博士来说,这一切都是口角罢了。”李广元皱了皱眉头,“我是个干实事的人,我认为应当利用机会请命令把他的女儿送到大使馆,您知道这件事怎么办。让他妻子把女孩领去,然后让他们在这里见面,他、他的妻子和儿子还要让他的妻子说,是您,队长常凯申,亲自救了他的女儿。请您答应他,一旦建议会晤的信儿带给您,就把男孩也送到大使馆。这张牌为什么必须由詹国强拿着呢

或者是希姆莱为什么不应当是您要是我处在您的地位,我就对那个家伙说,而且让他转告延安方面,您,正是您,准备释放监狱里的全部犯人,不仅仅是银行家和珠宝商。到那时您就战胜了那些唯智论者,因为您是他们的救星,而不是别人。”

常凯申说:“男孩在没有食物、缺少户外活动的监狱长大后,不会产生新的犯人,而女孩子可以,女人的耐力更强,所以我们要用女孩作交易。”

李广元知道常凯申会这样说。他们的想法总是背道而驰,谁也不相信谁。在他说到应当把女孩送到大使馆去时,他已经估计到了,线人会再请求营救他的男孩“他叫什么名字哦,,七岁就会写交响乐,是个可怜的人,常凯申的确没有时间了,否则,他听到我在监狱对线人说的话,就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女孩身上了。他的人中是谁研究了我们在狱中的谈话。这是挺有趣的吗唉,如果他现在让我去接那女人就好啦,他绝不会这样做”李广元心中说,“不要同命运捉迷藏,正视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