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决定(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3051 字 4个月前

他失望地顺着走廊往里走。他想,也许她进门时接待员没有注意,也许她正在办公室等我呢。

可是她没在办公室里。他颓然倒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里,情绪更加低落了。他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让自己有这种感觉的呢?

有什么动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龚玉正站在他办公室的入口处呢。“嗨。”她的笑容使他感到,她也曾经思念他。

古铜的心猛然一缩。他又一次想,这真像恐惧时的感觉,不过却正好和恐惧相反。

“希望我没有来晚。”她说。

“你正好准时。”古铜希望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你午饭吃得好吗?”

“比你使我期望的还要好。那院子使我觉得,我到了另一个国家。”

“圣菲给人的就是这种感觉。”

“好像到了某个绿树繁茂的地方,”龚玉说,“但又跟其他地方都不一样。”

古铜点点头。“我初到此地时,遇到过一个在一家旅馆预约登记部工作的人。他说,常常有人从大城市打来电话,向他打听此地的关税限制,提出他们可以买哪些免税商品带回家之类的问题。他说,他要费很多口舌才能使他们相信,只要他们是中国人,此地对他们没有任何关税上的规定,这里是中国的一部分。”

这一次,故意的笑声使他想起了甜酒。“你说的当真吗?他们真的以为这儿是外国?”

“我可以发誓。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说明我们需要在中学里开设地理课。那么,你有机会细看我给你的那些一览表喽?”

“是的,在我没有狼吞虎咽地吃辣椒羊肉馅卷饼时。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的东西。我说不准我更喜欢哪一样……

“古铜穿上外套,走到她面前。他很喜欢她所使用的檀香皂的幽香气味。“我们走吧?我的车在后院。”

他的车是一辆美式吉普,冬季或者进山考察时,这种车的驱动装置是必不可少的。古铜一向偏爱白色,但一年前买车时,多年从事情报活动的经验在他内心占了上风,提醒他只有暗颜色才不引人注目,迫使他选择了橄榄绿色。他内心的一部分很想反其道而行之,选择白颜色,但旧的习惯是很难摆脱掉的。

他和龚玉驾车沿旅舍往北驶去。路上,他越过路右边低矮的灌木和阳光照耀下的土坯房屋,指着远处高耸入云的山脉说:“你首先必须知道的是,这儿房地产的价格在很大程度上视其周围山区景色的优劣而定。那些价格最昂贵的房屋大都集中在山脉附近,即东面的这个地区。从那儿往西望去,山脉一览无余。到了夜晚,你可以看到镇上的灯光。”

龚玉目不转睛地望着那片丘陵。“我敢说,那儿的景色一定美极了。”

“恐怕我的话会使我听起来像个不合时宜的人,但我还是要说,我认为这些房子不应该建在那儿,”古铜说,“它们破坏了山区的美景。住在那儿的人们看到了美丽的风景,其代价却是其他所有人都看不到了。”

龚玉好奇地把目光转向古铜。“你的意思是你其实不鼓励顾客购买山岭上的房子喽?”

古铜耸了耸肩膀。

“即使这使你卖不出房子?”

古铜又耸了耸肩膀。

“……我开始越来越喜欢你了。”

她在他给她的一览表上找到几处她感兴趣的房子,他开着车送她一处处地去看:旅舍附近有一幢,通向盆地的那条路旁有两幢,渠边也有两幢。“这名称的汉语意思是母亲渠,”他解释说,“就是指这条跟路平行的小溪,它是几百年前修建的灌溉系统的一部分。”

“怪不得这些树这么高。”龚玉兴冲冲地往四周望去。“这个地方很美,可这儿有什么问题吗?凡事没有十全十美的。住在这儿的不利一面是什么呢?”

“视野狭窄,历史遗留的规章多,交通繁忙。”

“是吗?”她的热情顿时消退了。“如果是这样,我看我们还是再去看别处吧。”

“已经快5点了。你敢肯定你不累吗?你不想今天就看到这儿吗?”

“要是你不累,我也不累。”

古铜想,好极了,只要你愿意,我会开车带你转到半夜的。

他带她来到另一个地区。“这幢房子离我的住处很近,在城东边,离丘陵地带不远。离那儿最近的山岭叫做日月岭,夜晚你能听见丛林狼在山岭上嗥叫。”

“我喜欢这种地方。”

“这是我那条街。”

龚玉指指拐角处的一个回鹘民族路标。“,翻译过来是什么意思?”

“‘美丽的路’。”

“真是条美丽的路。房屋和自然景色融为一体,视野开阔。”

“从这儿上去往右拐就是我的住处。”

车开过去时,龚玉欠身向前,转过脸看着。

“给我的印象很好。”

“谢谢。”

“我也很嫉妒,你的房子不卖,这太糟了。”

“唔,我在上面付出了大量的劳动。注意,我房子旁边的那一幢目前待售。”

他们沿着砾石车道往里走,道两旁是类似三齿蒿的齐胸高灌木。古铜初到圣菲时,这种植物就曾引起过他的注意,后来他才知道,这是常绿灌木。这幢颇具吸引力的房子和古铜的差不多——无规则延伸的土坯房屋和一个用围墙圈起来的院子。

“这房子的价钱是多少?”龚玉问。

“接近你的最高价,七千。”古铜没有得到她的反应。“这房子全面翻修改造过。底层地板,后部有窗。”

龚玉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好像这个价钱无需解释。“院子有多大?”

“和我的一样大,两亩。”

她先看看房子的一边,然后又看看另一边。“我怎么看不到邻居呀?”

“你要是住这幢房子,邻居就是我。”

她表情奇怪地看看他。

“怎么啦?”古铜问。

“我觉得我很乐意住在你隔壁。”

古铜感到自己的脸红了。

“要是在这个时候去打扰房主,你认为他会介意吗?”

“绝对不会。住在这儿的那位老先生心脏病发作,搬回南京去了,他有亲戚在那儿。他想赶快把房子卖出去。”

古铜带她走进前院,院子里的沙漠野花和灌木在7月的热天里显得有点蔫。他打开雕花的前门,带她走进凉爽的前厅,指给她看通向宽敞房间的过道。“房子里的家具和设施都是配备好的。花砖地面,所有的天花板里都有桁架和椽子。”

“桁架和……?”

“粗的木梁和与之交叉的细木条。圣菲的天花板大都做成这种式样。房子里有许多窗座和波斯风格的壁炉。三间浴室的墙壁都镶着民族彩色瓷砖。厨房很宽敞,里面有准备食品的工作台和水池,以及对流加热炉。天窗和——”古铜注意到龚玉根本没在听,于是停住不说了。她似乎正从客厅窗口往外出神地盯着远山的景色。“我为什么要给你列举这些呢?别着急,慢慢看。”

龚玉慢慢朝前走着,这边瞧瞧,那边瞅瞅,察看着每一间房子,时而点点头。古铜跟在她的后面,又一次感到不自在——他并不是尴尬,也不是手足无措,但他的的确确感到不自在,感到自己的衣服裹在身上,感到空气紧贴着自己的双手和面颊。他感到自己占据着空间,龚玉就在自己身旁,而且那儿只有他们两个人。

突然间,他意识到龚玉在跟自己讲话。“什么?对不起,我没注意,”古铜说,“刚才我走神了。”

“房价里包括家具吗?”

“是的。”

“我要买下来。”

古铜跟她碰了碰酒杯。

“这幢房子真棒极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房主这么快就接受了我的出价。”龚玉兴高采烈地喝下一大口啤酒。她放下球形玻璃杯,舔去沾在上唇的泡沫。“我好像是在做梦。”

他们是在一家餐厅里,正坐在二楼一张靠窗的桌旁。这地方布置得如同庄园里的住宅一样。餐厅里,一帮民族流浪艺人来回走着,对着热情洋溢的顾客演奏曲子。龚玉似乎不知道往哪儿看好了。她一会儿看看窗外圣菲的街景,一会儿看看乐队,一会儿再看看酒杯或是古铜。她又呷了一口酒。“真像做梦。”

餐厅里的顾客为艺人大声喝着彩。龚玉微笑着往窗外望去,当她把目光转回到古铜身上时,她的笑容消失了,表情很严肃。“谢谢你。”

“我没做什么。我不过是带你去看看房子——”

“你使我感到愉快。你使这件事变得容易多了。”龚玉把手伸过桌子,抚摸着他的手,这使他很吃惊。“你根本不知道做这件事需要多大的勇气。”

古铜很喜欢她光润柔软的手。“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