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方案(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2021 字 4个月前

侦查情报组里有八个女同志。安排她们集中居住在一套房子内,选派了一个组长。其余的男队员分成了两组,各自推选出一名组长,而他们暂时都由于大宝指挥。

于大宝之前在边区就是连级干部,具备优良的军政素质。暂时这些队员什么情况都还不了解,由童川,和于大宝轮流分批,带他们熟悉周边情况。通常都是男女搭配,在要塞外围以及作坊和农庄三个地方活动了几天,搞清了这三个据点的外围路况和布局。

没有行动的时候,他们将分出值班表,对这三个地点进行监视。一是为了侦查外部,二是监视内部。三个地方的内部都各自有干部约束,他们不进入干涉。但是只要有不该出来的人出来了,这些侦查员都会尽心查看和打探。

理论上这些人都是经过层层筛选,原本就有问题的可能性不大。蒲素忌惮的还是有些人到了上海以后蠢蠢欲动,控制不住自己,从而犯下什么愚蠢的错误。

这些队员先让他们熟悉法租界,然后才让他们走出去,到公共租界甚至沪西和虹口u熟悉情况。他规定每次同时必须两个三人小组,以步行和黄包车的方式彼此呼应,两个小组在相互制约之下也互为掩护。

为此他让老任去办了五张黄包车牌照。从车行里弄来五辆黄包车,侦查员轮流充当黄包车夫,每次出门时不招揽外活,车上只拉自己的队员作为掩饰。

搞侦查,不熟悉路况,不能充分利用地形是不行的。尤其是上海,弄堂和小巷极多,而且很多街道都不是规则的,曲里拐弯,顺着路牌走着走着就变成了另一个路名。

如果每个人都具备了一名合格黄包车夫对路况的认知程度,那么他们才算真正对这座城市有了一些了解。到了那时候,才是发挥他们作用的时候。

其余20名特战队员,平日就在小院里进行训练。蒲素给他们发放了全套装备,包括那身夜行衣和头骨破碎者。现在他们各种型号的制服在仓库里库存不少,都是要塞建成后,社区里的白俄妇女制作出来的。萨沙的父亲把作坊直接摆在了要塞里,而之前霞飞路上的店铺只出样和测量尺寸,单纯的成为了一个经营接待的场所。

日后若有白俄不能参与的行动,依靠他现在这边的五十多名战斗人员,也足以应付一场中等烈度的战斗。实在不行,从农场里也随时可以抽调人手,外人看起来所谓老实巴交的农夫,个个都是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合格战士。

蒲素把两边的人手加起来核算了一下,已经有了两个加强连的规模。在如今的上海,是足可以和两个租界的驻军正面一战了。当然,重武器配置上的匮乏,是的他们只能进行防守。

好在现在如果要塞被围,注意力都在里面,而对外部疏忽大意的情况下,宅院这边的战士加上农场的人手,可以从外围进行突袭,届时里面的人趁势突击出来,轻易就能对来犯之敌形成两面夹击的态势,扭转局面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三天后,农场那边的情况基本稳定。作坊那边的工程师经过测量,决定了一个隐蔽船坞的修建方案,蒲素看了之后立即同意了这个方案。

新方案是把隔壁并购来的那间厂房进行下挖,往内掘进。把河浜里的水引流之后,在厂房内形成一个狭长的河道。这是一名有留德工程师主导设计的方案,他曾经在当时最大的室内船坞,德国迈尔造船厂工作过。

这种船坞设计,通常被用来小型船舶和潜艇建造,方便下水,而作为一次性跑路用途的他们自然也非常合适。毕竟货轮轻易不开动,一旦开动就是紧急情况,代表着全员撤离,以后也不大可能再回来了。

这个方案好在最大程度的运用了现有条件,四周和顶盖都是现成的厂房,只需要往下掘进这一项土建工程。当然固定住货轮后在两边还要构筑平台,这都是慢工出细活的事情了,当前的要务是解决有没有。船坞造好之后,先把船弄进来,解决现在没有的问题,然后再慢慢完善。

同时针对对岸就是自己的农庄,工程师还提出了在河道里铺设暗索,在需要的时候两边可以转动绞盘拉动小艇,方便两边的往来。平时趁着夜色运输货物也好,战时人员撤退和增援等等都有着非常大的作用。

暗索平时以松弛状态沉在河底,不影响平时水道里船只的同行,需要时,绞盘拉紧暗索,立即从松弛状态变成紧绷,从水底抬升成为联系两岸的纽带。这样的暗索计划投放三道,可以快速发挥作用。绞盘在两岸都有设置,哪边有情况哪边可以立即启动。

蒲素对整体方案都非常满意。术业有专攻。这些专业人员的到来,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远远超出了他原本的预期。而且比他预计中浩大的工作量要小了很多。因为周边都是自己人,所以工程师提出先不开掘外围沿河位置,只在厂房内部施工,可以施行小量的炸药爆破,封闭环境下声响有限,提升效率很大,而且这一片都是工厂,发出一些动静也不会引起注意。等到内部深度和宽度够了,最后再开掘引水。

这一次他们带来了好几顿的烈性炸药,都是边区的化学工程师自制的。虽然威力比”黑索金“稍有不如,但也大大超过了tnt的烈度。蒲素准备等到把眼前几件事办完,就要利用这批炸药制作各种爆炸装置。他现在有武器专家,只要有材料,加上思路合理,都可以按照需要做出来。

当天晚上,那辆卡车开始出动,老任又掉了法租界两辆卡车,由白俄驾驶,把所有的劳动力拉到了作坊,分发了工具进行秘密施工。包括蒲素的特战队员和侦查队员,包括对岸的农庄劳力,全部在封闭的厂房内开始掘进作业。取出来的泥土,用小艇拉到对面农庄,垒成一个人造土丘。

栽种草籽和果树以后,看似是一个自然土坡,实际上是在平原上的一个制高点,在上面又搭了一个农家常见的看管窝棚,日夜派驻人手在上面对周边进行观测。这边因为是平缓的地区,这个观测点观测范围极大。

李文娟的无线电商行已经在筹备之中,各种设备正在海上往上海发运。等到各种零部件到了,还要组建几台大功率的电台,计划中就要在农庄放置一部,配一个报务员驻扎。

联络才是第一要务,无论如何,这边都是敌后。脱离和根据地上级的联络,他们将非常被动,形成立体的空中通讯联络才是最为保险的手段。

日后局势如果持续恶化,发展到了蒲素预计中的地步时,起码他这边有几个渠道可以发报。李文娟现在掌握的一台,俄罗斯商会的俄罗斯之声,以及农庄内的一架。额外的,还有一个现在在众人面前已经完全消失的马大夫,海格路的诊所里那边还有一个小功率电台。

必要的时候,他可以轮换进行收发,让敌人的无线侦测掌握不到呼号的规律和频率,定向侦测也就无所适从。比如今天在这个时间段侦测到了范围在辣斐德路,明天又来蹲守想进一步确定范围时,信号却完全消失,却在另一个方向出现了新的频率,跑去那边蹲守以后,又发现了一个陌生的……

他不知道原本的”灯塔“有多大能耐,能够在上海经营多年屹立不倒,一直没有被破获,应该有着独特的一套敌后经验。但是他自信,自己现在建设中的这个体系,已经把自己所学到的大多数特工情报知识和经验都付诸了实践,成型之后绝对是一个高效的机构。

上级不遗余力的对他进行支持,能给的都给自己提供了,派来的都是边区的精锐和专家。想必是下了大决心在上海这个心脏部位,另外打造一个体系。虽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和他明说,应该是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只是从上面的行动来看,这个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

他心里清楚,”灯塔“和他的情况完全不同。那边的作用是调度,起到的是上传下达和协调的作用。是之前上海所有地下工作者的管家,也是每个特工的依靠。所有的同志在上海遇到情况首先想到的就是和她联系,寻求帮助和建议。

也正因为如此,每个和她联络的特工其实都不是她进行直接管理,也不是她的直接下属。所以那些人里难免鱼龙混杂,蒲素绝不排除那些人里就有变节分子。

实际上光是这一点,“灯塔”以及上级又何尝不清楚?但是”灯塔“任务繁重,分身乏术,没有能力进行甄别,而上级也鞭长莫及。

所以蒲素的额外任务里就有甄别和肃清一项,只不过其实他是连“灯塔“都有所怀疑。现在重点是优先发展自身,等这边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之后,他现在又不缺人手,届时会根据潜伏在上海的同志名单,会安排进行详细的排查。

所有情报人员最痛恨的就是内奸。学长顾楫就差点栽在内奸手里,他自己前不久也同样命悬一线。这也是他对这批同志,内部严格进行监督的最主要原因。

内部一旦出现蛀虫,外功练的再好也不堪一击。比如要塞的构造和防卫,作坊的隐蔽船坞,农庄的实际性质,这些地方无论营造的多么隐秘,只要内部一旦有人出卖,基本就是一捅就破。

内松外紧的这个敌后策略,不是短期行为,而是在这边需要长期执行的工作。但凡发现有谁苗头不对,侦查队员汇报上去,政工干部就会立刻对其进行排查。严重的会控制其行动,在合适的时候遣送回根据地。

这是一条铁的规矩。任何人都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容易引起误会,想都不要去想。

如果有的同志在边区那种艰苦的条件下都能适应。到了上海这边日常好吃好喝,任何事情都由后勤安排好,反而产生情绪,思想上流露出不满……那么对不起,政工干部谈过话后,可以立刻根据情况限制其行动,等候派遣回根据地,在那边继续啃他的窝头和日寇进行正面战斗。

天天过苦日子时没啥想法,一旦过上好日子了反而东想西想?有这样的人吗?真的有!而且还不是少数!人性就是这样,看起来很不好理解,实际上发生起来非常自然。

边区那种氛围,是正面战场。生存为主,想不了其他什么。周边人包括首长,待遇都差不多,也没什么可以多想。而到了上海,首先思想上容易松懈,还会有出差的这种错觉。把在这边的时段当做一个短期行为,而且不把蒲素以及其他临时安排的干部当回事,在他们看来相比根据地时的干部和上级,蒲素他们缺乏了一些权威性。

另外就是上海本身就是个摩登的大都会,五光十色充满着光怪陆离。哪怕在农庄,爬到高处都能看到十里洋场的闪烁霓虹,对一些人散发着神秘而又具有诱惑的光芒。这座城市充满了**和挑逗,对很多人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

哪怕是特战队员和侦察组,蒲素都让他们时刻保持在两组同时出动的状态,形成相互制约和牵制的局面,而说起来是策应和掩护。这也是一条死规定,单独不能外出,单独小组不经过批准也不能行动。两个小组,人数多了,哪怕大部分想违规,也总有一两个守规矩的,让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

正因为他了解人性,所以从不打算考验人性。没必要进行那种考验,结局往往千疮百孔。这些同志无论怀有何种伟大的信仰,首先都还是活生生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依靠规定来执行和保持,包括他自己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