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教训(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2058 字 4个月前

陈功书的意思在蒲素看来,只不过是通过关系人给他提供了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也不是类似面试那种机会,只是字面意义上的,让他有机会和76号的人认识。至于那边对他是不是感兴趣,则没有半分保证。所以说,这个机会也算不上是个真正的机会,最多能算的上混个脸熟。

但是蒲素清楚,如今的上海,在草木皆兵的各方看来,也只有这样的方式最为靠谱。关系人直接推荐是个非常愚蠢的方式,就算蒲素能够被接纳进入76号,一旦暴露的话,关系人将自身难保。

况且,如果本身对方无意,或者蒲素的条件不够,这种方式原本也没多大的成功率。除非是76号核心成员直接举荐还差不多。外围关系的介绍,想直接把人送到里面,而且不是一个小喽啰根本想都不要想。

所以,就算是这么样一个机会也难能可贵。看起来陈功书对成功性的期望也不是很大。大概就是那种成功了更好,不成功再慢慢想办法的念头。私心里,碍着顾楫的关系,他也实在不那么愿意看着蒲素去送死。慢慢来就是了,真要有水到渠成的机会混进去了,那也怪不得他。反正不是他急吼吼地把蒲素塞到里面去就是了,以后出事了,他也有个借口。

陈功书最后假装要了蒲素家里的一个电话号码,蒲素明白其实自家那个号码在他那里早就不是秘密。不过对于可能的监听,他也有应对的手段。目前为止,没有发现被窃听的迹象,就算有,他也不会拆穿,反而假戏真做对自己更为有利。

不管是军统还是76号,他都希望以后这两边的人都对他的电话进行监听。能和他电话来往的人,除了老任和阿廖沙也没其他人,他们都知道在电话里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而这两个人的关系,之前叫交代的非常清楚。老任是顾楫的前手下,阿廖沙同样也是因为顾楫的关系才认识,蒲素和他们交往再正常不过,加上他的太太现在又在和俄罗斯商会做生意,两边有来往就更正常了。

真要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需要电话联系他,也是直接打到隔壁,让于大宝接听,然后再穿过围墙叫他去隔壁听电话。

这就是蒲素现在不愿意搬走的原因。哪怕海格路的诊所搬走了,空着一栋洋房,而且那么出于法租界交界处,非常僻静,他也不愿意搬过去。

其实那边的洋房更符合他现在吃软饭的身份。毕竟李文娟展现出来的商业手笔,绝不是一般的商人所有,说是大富大贵也不为过。但是他表现出来的是铮铮铁骨软饭硬吃的态度:“老婆再有钱,也是老婆的。既然跟着他蒲某人,哪怕吃糠咽菜也要嫁鸡随鸡……”

辣斐德路的石库门房子,算起来也不是一般人住的。起码两上两下,前后天井独栋新式里弄房,在如今的上海绝对是中产以上的配置。而这个住宅也符合他留洋回来的身份。住的再好,则显得他的财力来源可疑,再差,也和他的身份不相匹配。所以,就现在这个住宅正好适合他的身份。而李文娟那边,哪怕她再是女强人商界大姐大,作为传统中国女性,在中国人看来跟着夫家也是常理。

其实蒲素赖着不走,除了这边通往家宅的唯一通道两边都是围墙,无遮无挡之外,最大的依仗就是后院的秘密。有暗道有密室,随时可以撤离,或者增援,这是外人间接打探无论如何也打探不到的。

如果他把于大宝收做门房,那不管怎么样,也让外人知道他家里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而现在,于大宝就是绝对的杀手锏和暗子,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于大宝住到隔壁之后,首先和李文娟养的那条小黄狗搞好了关系。这种中华本地犬,看似相貌平平,实则智商超高。虽然在护卫方面,因为体型原因达不到护卫的条件,但是伶俐的智商,使得它们看家都很拿手。通常都被当做看家犬,起个预警的作用。

陈功书在临走前,再次关照蒲素接到通知参加聚会时,把他的夫人带上。虽然蒲素一时之间想不通是何道理,却也是装着憨憨的样子,连连点头。嘴里直说只要觉得党国有用,不怕糟糠在那天说错话办错事,到了那一天肯定是会把她带去的。

两人散的时候是陈功书先走,特地让他多等十来分钟再出去。所以,他一个人在茶楼上坐了一会,迄今为止陈功书也没给他发放相应的军饷。他不知道是别有深意,还是当真认为他是纯粹的为了情怀而报效党国。明明委任状这些都发了,饷银不发是什么道理?偏偏这顿茶钱还要他付。

等到他结了茶资出去的时候,陈功书连带着送他来的那辆轿车都已不在。他慢慢顺着蒲汇塘路走到漕溪路上,看着旁边巍峨的天主教堂,心想没错了,陈功书的一个重要据点,很可能他的一个固定落脚处就在附近。

回去的路上他特地没有多加观察,那样在有心人眼里显得会有点鬼鬼祟祟,所以,站在漕溪路上,很快就坐上了一辆黄包车直接回了石库门。

哪曾想,刚到院子里洗了把脸,楼上电话铃响,这边一接,那边是陈功书的声音。语气非常诚恳又带着一丝恨铁不成刚的意味,数落蒲素太不小心了。言语里有着之前对他的培训都喂到狗身上去了的那股抱怨。当然,话是没这么说,态度到是表现的很明显。

他告诉蒲素,像是今天两人这种接头之后,回去的时候必须要转换两三次交通工具,还要加上步行方式。尤其是他这种直接回家的,被人跟踪了以后直接就暴露老巢,这样还怎么开展工作?还能不能让人放心了?

陈功书越说越害怕。蒲素要是暴露,说起来和他关系其实不大,加上他所掌握的组织秘密更是等于没有。但问题是刚和他接头就不一样了,对方要是立刻对茶楼周边进行封锁,他也未必能逃得出去。

显然,他走后要不亲自要么就派人对蒲素进行了跟踪。当发现蒲素旁若无人大摇大摆的直接回去以后,实在是控制不住情绪,这傻小子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确实是没吃过亏,瞎大胆!

蒲素听了一边心里暗暗乐呵,一边装作懵懵懂懂,只问自己哪里惹了站长生气,以后一定改正。弄明白原委以后,又对陈功书做了一番安慰,说自己其实坐在黄包车上一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根本没发现有人跟踪,所以陈站长其实不明白,他自己有数,安全的很。

听他这么一说,陈功书直想骂娘,差一点脏口就骂出来了。好歹还是憋回去了,只说还要找个日子给他培训培训,然后让他务必小心才挂了电话。

“还安全的很?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么他们是怎么跟踪到他一路回家的?

陈功书觉得还这个傻乎乎彪不垃圾的书呆子没法沟通,先是恨起来懒得理他,只是再仔细想想,到是也觉得蒲素难得。蒲素的报国情怀可不是他这边的特工,绝大多数都是为了混碗饭吃。这个留洋博士,起码不愁吃喝,而且娶了个富家娘子,虽然是呆了一点,好歹也是出发点纯粹。光是这一点,让陈功书对比之下就觉得羞愧,起码在出发点上,感觉自己不如他。

这边挂了电话,蒲素也暗自好笑。之前跟踪他的人确实他没发现,那是因为他刻意不去发现。这一路回去不需要演戏,比如第一次被他们带走接头,把他放在巡捕房门口下车时,他就装着呕吐,抱着树喘息了半天。

这一次完全没有演戏的必要。事情已经进展到了这一步,装傻充楞就是最好的表演,任何抖机灵的行为,都可能适得其反。事实上,他还真猜中了,果然一直有人对他在进行观察。

从现在开始,他实际上已经开始进入了相关方面的视线,以后真的是要彻底谨言慎行了。

辣斐德路这边,算是巡捕房的区域,但是离要塞也非常的近,平时步行最多不超过十分钟。当然,要塞是他们内部的说法,社区直接挨着法国公园(复兴公园)在他的北面,紧挨着霞飞路。实际上当时法租界的地段,离的霞飞路越近算是越热闹的地段。

以后他将减少去要塞的次数,如有必要让他们到后院去集合,自己穿过围墙去那边开会。同时附近也要拿下几间住所,为以后到达的同志立足之地,并且可以在要塞之外相互之间又起到一层防护。

他下楼穿过密道找到于大宝,于大宝成天闲的没事做,在以前建起的一些训练设施上进行着训练。蒲素用他那边的电话打给阿廖沙,让他通知老任和李文娟,晚上到隔壁开会。

以前他是最讨厌开会的那种人。实战派,只喜欢行动。坐在那开着空泛的会议,他还不如在操场上来机组折返跑。只不过自从到了上海独当一面,他就慢慢发现,碰头会少不了,确实很有必要。

几个主事人,首先要明确目标统一思想。只有他们分工合作,人人目标明确,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需要做什么,做的那些对其他人起着什么作用,才能互相间更好的配合。否则各自为战,也不知道分工合作,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没有一个清晰的整体认识,效率是非常低下的。

组织上对蒲素的完全信任,也给了他额外的斗志和完成任务的信念。原本他只是个战术型战士,完成的是单一任务,听从指挥和部署,只需要贯彻执行。现在的他,实际上在顾楫走后顶替了他的位置。需要在整体上结合新的形式和实际,为上级和战友们开创新的局面。

不得不说,顾楫之前的很多做法和思路,都给他带来了不少启发。现在的创造很多都是站在顾楫的肩膀上开始的。老任和阿廖沙,以及手下的人马和军火,这笔巨大的财富在别人眼里是无法想象的。甚至,连边区上级都不十分清楚,顾楫之前在上海经营出了怎样的一番局面。

他没有理由不做好。尤其是在上级的帮扶和顾楫留下的这些财富之后。顾楫当初单枪匹马,既没有从军统那边得到助力,也没有从**这边获得多大的帮助,完全凭着一个爱国者的信念,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而他现在,要人,上面给人。需要隐秘单线活动,他立刻就有了指挥权和行动权。这些都是顾楫之前没有的,甚至于因为内部的叛徒出卖,顾楫还身临险境。说到这里,他也要感谢顾楫,如果不是那天码头,顾楫也在现场,发现了跟着李文娟一起来的曾经是他的同僚,面临他的到底是什么后果,还很不好说。

好在,经过两次行动,虽然开局码头之战,过程不太顺利,好在结果还是完成了预想中的目标,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再次积累。充裕的资金和物资,都为他们下一步的计划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下一个阶段,毫无疑问蒲素的目标锁定的是虹口日本防区。那边不同于租界,完全由日方军官,而属地里的势力,除了日军就是跟随侵略军进驻中国的日本侨民,其中有着各种准军事机构和情报机构。而且不少上海反动黑帮也都驻扎在那边,这是和租界完全不同的情况。

可以说,只要一过外白渡桥,就进入了敌占区,是真正的进入了敌后进行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行动的计划制定,和行动效率自然有了更多的要求。

而实施起来的困难程度也无异于倍数的提高。首先,他们没有办法再像之前那样大模大样的乘坐卡车进入虹口,所有通往那边的通道都有日军的碉堡和环形工事把手,全都配备了重火力,个别要道还有坦克拱卫。

而防区内也有日军陆战队的士兵日夜巡逻。所以,下一次行动一定要做好方案,进行针对性训练。要么就索性不出手,一旦出手必须要可以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