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军阀(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100 字 4个月前

老任赶到大宅的时候,蒲素和阿廖沙一个都没在。阿廖沙在诊所照看安德列以及另一个受了重伤的弟兄,而蒲素正带着人开车满城乱转到处找他。

进了大宅看到几个伤员,老任才知道前天晚上的交火有多激烈,心里暗暗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如果跟着阿廖沙上船上岸,他那小身子骨别说子弹,就是弹皮擦一下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了。

在大宅等了一会,知道他们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干脆一个电话打到诊所和白曼彤报了个平安,就先回家换衣服,他得去巡捕房露个面。

结果当天的日报又登出了一条消息。说是四川军阀房森的三公子及其手下在浦东东昌码头被中国警察逮捕,疑似和前日码头枪战有关。

直到晚上蒲素转悠了一天一无所获的回到大宅,才知道老任平安的消息。而阿廖沙则是早就听白曼彤和他说过,等到老任从巡捕房来到大宅后,三人一碰头,先是听老任胡说了一番根本不存在的“事情经过”。

原本因为胆小而违心地顺从了几个毒贩的举动,在他组织语言重新构造之后,便成了他看到一个故人之子,跳水者中有他一个故交之后,于是他才在当时果断施救,把他们运送到浦东岸边,深藏功与名,没有暴露自己的来历和身份,事了拂衣去。

这个说辞没啥破绽,除了有点巧合,但是也想不出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什么理由。所以当蒲素把报纸递给老任时,老任扫了一眼当即就有点懵圈。

不过随后他仔细想了想,自己确实没有暴露,也没露出其他破绽,甚至连那一块捏在手里就知道很值钱的玉佩都没有拿,所以很快就淡定了下来。

“你还认识房森?”

蒲素疑惑地问着老任。

“嗯,嗯,之前来过上海,我负责清街和护卫,所以……”

老任哼哼哈哈想应付过去。

“那他的三公子被汪伪的人抓了,肯定就落到日本人手里了。”

蒲素皱着眉头说道。

当时四川有几大军阀。据不完全统计,从1912年“省门之乱”到1935年中央军入川,四川地区“大小战争达四百次以上”,其中“规模较大的战争就达到二十九次”,几乎每年都有大规模的混战发生。

四川各派军阀在经过一系列醒风血雨的吞并混战后,渐渐形成房森、邓侯、田颂、李湘、刘文举、刘成工、赖旺辉、刘虚厚等几个军阀巨头。他们在你征我伐的环境中形成了别竖一格的“防区制”。

即整个四川的土地由八大军阀巨头瓜分为大大小小的地盘,以大小不等的县为单位,占有县数的多少代表着占有防区的多少。

每一个防区的驻军长官直接任命地方的行政长官,而这些行政长官往往也都是由驻军军官担任。他们可以在自己的防区内为所欲为,包括自由征税、任意扩充军队。

而他们的防区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每一次战争的结果,就是一次重新分配防区的结果。由战争所带来的防区变化是四川军阀间战争的主要目的。

辛亥革命后,帝国主义分而治之,中央政权统而不一,各地军阀割据势力迅猛发展,尤其是人口大省的四川,可谓是派系林立,混战不断。

清末创建新军,曾在成都北较场先后办了不少军事学校。川督岑春煊在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开办了四川武备学堂;川督锡良于光绪三十二年开办了四川陆军小学堂;川督赵尔巽在光绪三十三年开办了四川陆军速成学堂。

辛亥革命后,川督尹昌衡在此开办了陆军军官学堂;民国8年(1919年)及民国13年(1924年),川督熊克武、四川军务督理杨森均在此开办过陆军讲武堂。这些先后举办的军事学堂,在各个时期为四川造就了大批军事人才,其中不少人就成为了四川各派系军阀的首脑人物与高级军事将领。

清末民初,在反对清政府与北洋军阀的统治中,四川国民党势力与地方民众势力不断壮大发展,与军事学堂学生军的力量,呈犬牙交错之态势,由此滋生了众多的军阀派系。

四川各军阀派系的人员主要源来有三:其一各军校师生,其二同盟会与国民党人,其三地方袍哥民军。依出现的先后,四川大军阀派系记有:武备系、国民党系(实业系与九人团系)、速成系、保定系、军官系。

现在四川军阀虽已易帜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但其军阀本质没有改变,仍然争夺防区,混战不休。

而那个房森就是武备系的首脑人物。其他几支四川军阀都极度**。军阀防区制延续到1934年。当时由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的红四方面军多次粉碎了以李湘为首的四川军阀的围剿,沉重打击了封建军阀的反动统治,李湘于11月飞抵南京,向蒋介石求援。

1935年春,常凯申派遣行营“参谋团”和上官等部中央军入川,督导川军围剿红军。一度导致了我军出现了重大伤亡。而武备系的房森始终态度暧昧,一直没有参与到对红军的围剿,甚至还留出了一条通道,撤下布防,让红军转进根据地开过一次方便之门。

而他的老对头,李湘被任命为四川省主席和川康绥靖公署主任,授权他撤销军阀防区。李湘于是发出一系列通告,限令各军把防区内的军、政、财、文大权交给省政府,并裁军整编,这才结束了防区制度,统一了四川军政,归隶南京政府。

只是房森一直拒绝向南京政府效忠,坚持在其原来的辖区实行自治,于是成了国民政府和其他军阀首脑的嫉恨。原先归拢的一些小军阀也都产生了悔意,想要摆脱南京政府的管理,所以,房森的存在是一个不稳定因素,也是国共两党都想争取的重要目标。

房森的公子现在落入汪伪政府手里,无疑是胁迫他向其伪政府效忠的大好良机。之前常凯申多年威逼利诱都没有办到的事情,极有可能出现变数。

而国民政府也必定忌惮,此前房森作为一支军阀武装,仅仅是一个土霸王。今后一旦倒戈,无论是抗战的军心还是士气,以及四川地势的天然屏障都要被打破。

对于我党来说,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过做房森的工作。如果得到他这支武装的支持,在西南地区的进出和组织根据地就大为有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