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后续(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17 字 4个月前

除了安德列和另一名重伤员留在诊所里接受进一步救治,其他轻伤员在伤口进行过处理后,都被阿廖沙他们接回了大宅休养。

而当时黄浦江货轮上的队员没有找到老任之后,无奈之下,只能先将船上的尸体推入江中。然后派人泅渡到作坊,用作坊的驳船将货轮上的货物卸了下来。

运到仓库以后,天色已亮,弹簧厂的工人又假装从别的临岸工厂工人那里得到消息,怂恿附近的工厂和居民发起了一场洗劫,将货轮上对他们有用的材料都拆解了下来运了回去。

作坊后面的河浜没法停靠货轮,就算能停进来目标也太大,所以也只能用这种办法,能拆卸一点是一点了。他们拆下来运回去的主要是一些仪表设备和钢材,剩余有用的东西也都被其他临岸的工厂瓜分了。

等到水上巡逻队找到货轮时,已经成了一副空壳,法不责众,这样一艘满是弹壳和鲜血的无主货轮他们也不想往身上揽麻烦,来了几个官员勘验一番之后,就让这艘偏离航道的空壳船一直停在江上,最后被作坊陆陆续续出动了几次,将剩余的钢板和材料都拆了回去。

只是一直到了第二天,老任却还一直失踪,这让蒲素他们忧心忡忡。甚至从沪西带回来的三个军统叛徒都没心思审问,全部关押在地牢里,先闷几天再说。

蒲素先去了老任家里,发现他的胖老婆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自己的男人在巡捕房里加班。蒲素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说是要寻他吃酒,这就去巡捕房找找他。

这事不能大张旗鼓,随后只能让几个白俄四散打听消息。原本最好用的包打听那里则根本不能找他们去打听。

然后一份份号外就以完全料想不到的速度,第一时间在上海滩的大街小巷热卖。蒲素拿了几份不同报社刊出的号外看了看,发现报道的内容和事实几乎差不了多少。

只不过对起因有着诸多猜测。有的记者在自家报纸上说是因为黑帮火并。青帮现在新近崛起的势力引起了杜老板那一派老人的不满,所以互相倾轧之下,产生了激烈的枪战,引来了公共租界的注意,结果发起了三方混战。

也有的报纸报道说是国民党潜伏的游击队出手锄奸,在惩戒青帮汉奸的时候引发了后续大规模枪战。

最接近真相的一家说是他们接到内部消息,打听到万国商团被盗窃了几辆装甲车(实际上是卡车),在追捕的过程中发生了大规模交火。

而盗窃车辆的团伙如此猛烈,把万国商团的装甲车都炸毁了两辆,显然不是青帮流氓所为。言下之意,劫车的那伙人应该是职业军人,至于是哪一方的自己去想。

不过有目击者看到现场的尸体,躺在路上的几个青帮流氓都被人认出来了,全都有名有姓。这样看来,似乎第一种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

还有一些小报的报道,各种猜测都有。大多都沾点边,但是没一家全说对,甚至拼在一起也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脉络。因为,最关键的是没有一家猜到有白俄介入。

只不过,一晚上发生了两件事。除了外滩枪战,另一边蒲素同时也洗劫了烟铺处决了汉奸,并且还散发了传单。只是这件事却没有被曝光,一家报纸都没有提起。在场的有几百人之多,却这么诡异的把事情压下了。想来,也只有76号在沪西有这个威慑力。

1940年3月上旬,到整个4月,整个上海的法租界和公共租界发生了一系列的枪劫案。

许多银行、珠宝店和邮局遭到抢劫,猛烈的程度在当时是空前的。

这些抢劫罪案的详细情况。记载在租界警方的档案里。

租界各处,从南到北,许多银行被拿着手枪、长枪或手提机关枪的人所抢劫,几乎每天都要发生。

在那段时期,犹太人和印度人经营的珠宝店里的橱窗被打破,贵重珠宝被抢走,已成为很平常的事。

而租界的巡捕,面对着那些发抖和流着血的珠宝商和店员们,还没来得及处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们的管区内又发生了另一件相类似的案件。

当人们奋起抵御抢匪抢劫时,有数名银行职员在不同的银行里被枪杀了。到3月底的前几天里,情况越来越严重。

法租界公董局的武装保安队,那是每个租界居民都熟悉的反暴力部队,全部由法籍士兵组成,首次用机关枪武装起来了。

那些到银行里去的人,必须在大厅里先接受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队士兵检查,每个士兵都配备着一支子弹上膛的手提机关枪。人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几大银行的银行家和那些肤色不同的珠宝商们对这次抢劫风波,向租界当局提出了强烈的责难。

为此,警察在夜间增加了巡查次数,但是毫无用处。

由于这些强盗不是专搞偷窃的小偷,专门在深更半夜悄悄地撬开银行金库的那些人,而是一批持枪并戴着面具出现的暴徒,只要稍稍惹怒了他们,他们就准备开枪射击。

最危险的时间反而是在白天,任何银行和珠宝商都可能在买卖进行时,突然看到两三个手持武器的蒙面人闯进门来,大声吼叫:“举起手来!”

4月末,有三个强盗在不同的枪劫案中受伤并被抓获。这三个人中,有的是打着“秘密别动队”招牌进行一般不法行为的无名歹徒,有的是不久前曾承认自己是“秘密别动队”成员的前**逃兵。

不论巡捕房审讯如何严酷,三人里没有一个人能说明白为什么这股抢劫风潮如此突然地席卷全市。

他们只供认是受上级指使,去抢劫某某银行和某某珠宝商。

警方最后认为犯人并不知道抢劫的目的,他们只是奉命抢劫,是坐地分赃的小人物。直到5月份,法租界公董局才发现,“76号”才是之前突发的抢劫浪潮幕后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