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危急(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75 字 4个月前

行动前谁也没想到开路卡车上安装的破障器,在今晚发挥出了极大的价值。

事实上蒲素和技师当时也只是作为可有可无,既然有材料就给它装上的心态。安装之后,所有队员都曾对着两辆卡车发出啧啧惊叹,感慨好好的卡车能被他们弄到如此丑陋的地步。

当时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丑八怪第一次亮相就发挥出了奇效,从而救了大家的命。

追击装甲车上两挺127毫米重机枪射出的子弹,改装卡车无法完全防护。当即车厢里就有几名队员中弹。

而他们从车尾发出的攻击对全防护装甲丝毫不产生作用。

这时码头上的战斗格局已经发生了逆转。此前一直龟缩在隐蔽处的步兵,这时在指挥官的带领下,,依靠装甲车的掩护进行追击冲锋。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工部局上层并不是草包。他们甚至不用看地图,也能猜出这些“武装匪徒”可能的逃跑方向。先前到达的美国联队指挥官都知道三路包抄,作为后续增援的装甲车队怎么能不清楚。

只不过同样负责断后的两辆装甲车也是从西面迂回开进。他们还没有到达战场时,这一轮战斗已经开始了。

这时南面的美国步兵,三十余人的这支队伍已经全部被歼灭。就算剩下几个还没断气的大兵也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而阿廖沙他们此时也顾不得补枪,都在尽量搬运障碍物进行清障。

前方突然出现的装甲车,引起了阿廖沙的高度警觉,果然他发现,虽然还没出现在视野里,只不过在自己这个位置的西面,也出现了不同寻常的隆隆声响。

他果断大声让所有在马路中间的队员隐蔽,同时开始集合炸药。

所有队员这时都清楚,随着西面又出现了装甲车,事实上他们已经陷入了绝望状态。理论上没有任何值得乐观的理由。

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码头方向这三辆卡车可以突围。

而阿廖沙和他的队员根本没有时间可以登车。他们只能负责尽量拦截,掩护车队突围。

前侧有堵截,后方有追兵,卡车只要停下就再也走不掉了。

这种情况其实还不如回到原点。

早知如此,此前不如码头车队率先组织突围。

阿廖沙登船的这一组干脆一起乘坐货轮,安安稳稳地从水上撤退。然后在合适的地方弃船登陆,两组人马分头回到大宅。

只是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互相之间没有即时通讯能力。

码头和货轮两边都发生了交火,相互间都不清楚另一边的形势。他们也只能按照既定方案,执行后续动作。

码头车队之前能走而不走,为的是接应货轮上的队友。阿廖沙他们能开着货轮跑路也同样没有那么选择,而是分出一队增援码头。

这就是目前为止,今晚行动的现实情况。

事后分析时,两组队员都责怪对方拖了自己后腿,为此吵的面红耳赤。袍泽情谊和战友彼此性命托付的信任,都在争吵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哪怕吵成这样,同样的情况如果再次发生,他们依然会做出之前一样的选择。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队友失望。

……

装甲车上的重机枪火力无论如何是挡不住的。

哪怕躲在砖墙后,子弹也能轻易射穿。而且躲也不是办法,正面追来的装甲车后面还跟着步兵,等到他们接近,一切也都结束了。

阿廖沙没有放弃。这个白俄猛士,孤身一人刚到上海的第一天,就被团团围住,却依然拼尽了全力进行反抗。

对他而言,生或者死的选择非常简单,只是放弃这一条完全不在选项里。

跟随他登船又一起来到这里的队员中,有两名在俄罗斯时就是他的老战友,其中一名队员擅长攀爬。

阿廖沙集中了一包炸药交给他,让他从这一面的大楼外沿攀爬到马路外墙边缘,伺机炸毁第二辆装甲车。而第一辆装甲,则由他负责。

阿廖沙看到老战友背着炸药已经爬上了大楼外墙沿,趁着夜色转到了旁边马路。他立刻遣散其他队员,让他们各自隐蔽。

这时让他们逃跑毫无意义。127毫米重机枪打出的子弹,射程轻易突破一千米。队员跑的再快也不可能快过子弹。

而他则拉过几具美国联队尸体摆在路中间,拿着炸药包躺在尸体里。

此时他赌的就是装甲车不会碾压自己人的尸体。

只要车辆在尸体前停下他就引燃炸药包,起码可以破坏它的机动能力。

之所以选择马路中间这个位置,就是为了成功之后瘫痪在中间的装甲,可以堵住其余装甲的追击道路。

事后描述过程看似啰嗦。实际上当时分秒必争,这一系列情况的发生和应对几乎都在瞬间发生。

往前突围的车队此时还浑然不觉,兀自一路猛冲。他们认为只要拉开距离,接应上前面的队友后冲进法租界就可以获得安全。

车厢里的队员此时全部趴伏在车厢地板上,尽可能的保护自己。既然他们发出的攻击对敌人装甲完全无效,索性不做无畏的尝试了。

虽然卡登·洛伊德kvi型坦克的特点便是重量轻、价格低、火力弱、装甲薄。但当它们出现在这里,已经足够对车队形成碾压。

kvi小巧的车身非常适合在城市的街巷中穿行,如果出动重型坦克在巷战中反而失去了灵活和机动性。

这时车队已经冲到了障碍物前,负责开路的卡车司机稍微减慢了速度。对于这辆车的清障能力,司机心里也丝毫没有底气,毕竟之前谁都没想到要去测试一下。

这时放缓车速清障的车队位置正好暴露在侧面街头,而那两辆绕行的装甲就行进在这条路上,车头正对前方路口。

“哒!哒哒!”

开进的装甲车毫不迟疑,迅速抓住了有利战机。装甲里的机枪手扣动了重机枪扳机,子弹尽数飞向了正在清障的卡车。

而这时,不管是爬在墙沿的老兵,还是躺在尸堆里的阿廖沙都束手无策。装甲车还没到达他们埋伏的位置。

疏散在装甲车视野之外的其他队员也无能无力。就算他们此时出来,不仅什么都做不了,还会成为重机枪的人肉活靶。

这时他们也只能焦急地在隐蔽位置向着卡车拼命挥手,希望队友能快速通过这个死亡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