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阻敌(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129 字 4个月前

码头上的形势确实十分危急。

但依托两辆卡车的火力和防护,一时间队员们竟然也和对方形成了僵持。只不过再打下去,结局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为了守住这里接应队友,在刚交火的时候,他们完全有机会突围出去。

现在两辆卡车一南一北,车身横在马路上,互相掩护对方后翼。而每辆卡车两侧挡板,总共四挺轻机枪完全实行了火力压制。

甚至因为伊万那挺重机枪,很长一段时间,小队在火力上占据了压制性优势。死死压制住了万国商团主力,由北面发起的正面进攻。

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而不是什么警匪零星枪战。所以上海各大报刊在事后都连篇累牍的进行了报道。

……

今晚万国商团对码头进行包围,可以说是必然。

几天前在自己的驻地死了守卫丢了车,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居然现在都能在工部局大楼发生,对公共租界来说简直是百年未遇的奇耻大辱。

因为事情性质实在太过羞辱,工部局反而没有大张旗鼓全城搜捕,更没有像蒲素预料的那样四处发出协查通报。表面上工部局没有什么动静,实际上出动所有警力,在全市各个角落撒下便衣和巡警日夜打探。

进入码头的两辆卡车,刚一开到公共租界,在福熙路上就被街边打探的工部局便衣巡捕发现,后者立刻报告到了工部局,然后万国商团迅速派出了一支联队。

偷车贼敢于虎口捋须并且还杀了守卫,无疑不是一般小蟊贼。所以工部局根本就没打算让公共巡捕房里的警察出动,而是直接派了一支军事武装过去。

工部局首脑的这种处理,可谓是非常重视,也比较有前瞻性。对付几个偷车贼居然派出了军队,这是前所未有的。

毕竟当时搭载的队员都在后车厢里,外面有帆布罩着,发现卡车的巡警也根本搞不清这两辆卡车上到底有多少人。

调动联队紧急集合需要时间,今晚战备值班的联队是美国长枪队。

等队伍拉到外滩时,阿廖沙带着一批队员已经登船了。所以联队看到的是在码头上留手的这批队员,那伙被俘的青帮也算了进去。

联队指挥在现场远远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发现对方人数不少,感觉不好对付,而且两辆卡车南北两边距离拉的很开。

于是,他迅速按照军校操典里针对这种情况的部署做出了安排,果断对下面三个分队进行了队形布置。

一路是他率领的正面队伍,由北往南潜进,并且率先发起冲锋。另一路绕到五马路上待命,配合他这里的冲锋,从侧翼发起攻击。最后一路是绕到老太平弄后方,从南往北包抄后路。

至于东面,则完全不用考虑,除非对方狗急跳墙打算跳江。

这个方案的目的很明确——确保不放过一个。为此,指挥官还吩咐传令兵速度跑回工部局,让那边配合自己拉下照明电闸。

只是就在他们三路人马即将形成包抄的时候,却被对方发现了。实际上只差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却左右了今晚的战局和生死。

如果是他们这边率先发起攻击,码头上小队在猝不及防之下,完全是另一个结果,不会有任何悬念。

重机枪开火后,指挥官知道计划中的突击已经不大可能。他也只能果断了,指挥小队开火进攻。

随着对方迅速做出的火力反应,他无奈地发现自己,自己这支联队的火力居然远远无法和对方相抗。

他的队员们大多配置的是1式加兰德半自动步枪。虽然这款步枪确实是一支可靠、耐用和有效的步枪,但是在对方的轻重机枪的火力覆盖下,他的队伍被压制的根本不能露头。

很快第二小队就派人来报告,那支队伍还未接敌就已经出现了重大伤亡。

先前逃脱包围的那辆卡车上装备了轻机枪,仅仅路过他们时的一轮集火扫射,就让他们死伤了十来名队员。

这支小队比较倒霉。五马路是东西方向的一条马路,马路尽头就是东面外滩。指挥官的原意是当他的小队发起正面进攻时,这支队伍从目标侧翼进行攻击。

原本计划是突袭,这个想法肯定会起到效果。只不过在得到队友预警后,北面卡车迅速向南移动,在这个过程里好巧不巧,正好发现了刚刚运动到指定位置的这支小队。

捷克轻机枪射速达到了每分钟500发子弹。两挺机枪仅仅是边走边打,在几秒钟之内就把数不清的子弹倾泻在了这支彻底暴露,毫无防护的小队头上。

假如不是因为司机搞不清形势心里有些慌张,当时他踩一脚刹车,只要让车里的机枪手多打几秒,这支小队的下场会更加凄惨。

加装钢板防护的卡车上,两挺机枪肆无忌惮的扫射,对他们来说是绝对的灾难,完全无法承受。

而这辆卡车通过五马路靠近队友后,又发现了企图从后翼发起攻击的第三小队。于是在外滩马路上将车身打横,司机下车,让车厢南面的两个轻机枪射击位阻敌。

每辆卡车车厢里预留了四个轻机枪射击位,一侧各有两挺。车身打横后,留守队员又跳上来两个,接手了北面的射击位压制正面进攻。

刚开始,联队指挥觉得这支队伍业余,心里还挺高兴。因为他们这边还击之后就发现,原本卡车周围的人四散跑出来不少,显然是一听到枪声就慌了手脚。

这个发现,让指挥官心里对进攻目标起了轻蔑念头,感觉对方哪怕配备了重武器,也毕竟是土鸡瓦狗,乌合之众。还没怎么样呢,就已经开始内讧出现逃跑的迹象了。

那些往三面奔逃的人影,毫无悬念都被双方互射的火力打倒了,甚至在指挥官看来,对方慌乱之下误伤了不少自己人。照明被切断了,看来对方不适合夜战。据说东亚人营养不好,夜盲症很多,看来还真不是胡说八道,不然怎么会连自己人都打。

想到这里指挥官胆气增加了许多。大手一挥,率先带领队员进行冲锋。从他们被发现的这个位置,只要再往前突进五十码,到了手榴弹投掷距离,他就有把握把这些家伙全部留在这里。

西方人打仗向来军官身先士卒,尤其是军校出来的指挥官,有着维护军官以及家族荣誉的传统。

指挥官带队冲锋,后面队员也只能咬着牙跟上。所有人都明知地形对他们非常不利,也都冲了出去。

凌晨四点多,空荡荡一览无遗的街头上没有什么障碍物可以隐蔽。此时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黑夜的掩护,以及上帝加持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