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强攻(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40 字 4个月前

阿廖沙他们使用的炸药是“黑索金”。这是一种爆炸力极强大的烈性炸药,比tnt猛烈15倍。

投掷上去的炸药在二层船舱造成了巨大的杀伤。甲板上到处散落着残肢断臂,粘稠的血液浸满了整层甲板。

这一层原本有着十来个水手,此时全部横七竖八地躺在甲板上。很多枪械都被炸的七零八落。就算有活着的也都神情呆滞,和死人无异。

所有人都被之前的爆炸声浪,彻底震毁了耳蜗平衡。

他们原本身上穿的衣服,已经被爆炸气浪撕裂成了缕缕布条。要不是还有几个没来得及咽气发出凄厉的嚎叫,所有人看上去都差不多。

这些人和从他们身上掉落的四肢和碎肉一起,零散地躺在甲板上。连神情都一样,全都七窍流血,面孔上甚至还流淌着两行血泪。

如果战场也需要悲悯,那么,此刻结束他们的痛苦就是一种慈悲。

假使不是带了炸药,这些占尽天时地利的水手会把阿廖沙小队永远留下,躺在甲板上的只能是他们。

逐一补枪完毕,队员们又仔细搜查了一番。他们发现实在无法在这些尸体里分出谁是船长,谁是领航,而驾驶舱里空无一人。

最终队员们清理完毕,确认安全。

整艘船上剩下的就只有船尾的敌人了。

直到这时阿廖沙才稍稍安心。从之前船尾火力来看,对方在那边的人数并不多。

这艘船的吨位很小,最多也就只能容纳二十多名船员,大部分已经在这两个波次的进攻里清理干净了。

说起来还是要仰仗装备。如果没有手榴弹和炸药,今天最好的结局也只能是掩护撤退回到小艇,能走几个是几个了。

趁着这个机会,剩余队员也已经全部登船。

这时阿廖沙才发现老任没在。刚刚登船的队员告诉他,老任主动表示要在下面看着小艇,免得漂走了大家都回不去……

阿廖沙心里明白,小艇挂上缆绳哪里有漂走的可能。只不过上面打的那么激烈,老任不愿上来也很正常,毕竟不是战斗人员,刚才这阵仗大概把他吓的不轻。

所以他也没有在意。反正已经打成这样,大家都靠炸药说话了,用不上他这个翻译。

接着他把全部人手分成左右两路,同时对尾舱进行包夹。队员们小心翼翼交叉掩护到了船尾,直到贴近舱壁。试探性伸出枪管往里射了几轮子弹,里面却毫无反应。

一名队员在阿廖沙的示意下往舱室里投进一枚手雷,爆炸过后,一个小组率先冲进舱室,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情况出乎意料,阿廖沙立刻命令全体队员分散搜查整个货轮。

在搜索残敌的过程中,整艘船上烟土没发现多少,却缴获了海量的法币和大洋,数字大的惊人。很有可能上海是他们这条航线的最后一站,满载的烟土之前差不多都沽清了。

而他们这批贩运的烟土是质量顶尖的印度鸦片,所以收到的货款也特别多。

虽然有缴获不算坏事,只是里外都搜遍了,却都没有发现对方踪迹。他们主要搜查的是之前还在对他们开枪的敌人,如果还躲在船上始终就是巨大的威胁。

对这支队伍来说,码头上到现在还是枪声不断,哪有心思管这些缴获。

直到全体队员再次搜查了一遍,阿廖沙这才确定,从尾舱向他们开火的那些人,之前应该是见势不妙跳江而逃了。

想到这里,阿廖沙心头突然急跳,连忙奔到船舷往下看去。然后他就像是胸口被大锤夯击了一般,露出了无比沮丧的痛苦神情。

老任不见了,连带着消失的还有一艘小艇。

江上,原本应该有两艘小艇,现在只有一艘孤零零地系在缆绳上。

如果说单单老任失踪,确实还存在着其他可能,比如失足落水。但是连人带船一起消失,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从船尾跳江的人劫持了。

现在这个情况他们少了一条小艇,想全员上岸都回不去,而且码头依然枪声阵阵。他这边既然已经解决了,肯定要带着队员去码头进行增援。

这种局面正是考验一个指挥员素养的时候。

经过短暂考虑,阿廖沙立刻做出决定。八名队员和他登上小艇上岸,增援队友,加入码头战斗。

其余人既然挤不上船,干脆就驾驶这艘货轮往肇嘉浜和黄浦江交汇的地段开。带着物资和伤员撤退是一方面,主要任务是让他们沿途在江面上搜寻老任。

这艘货轮的船首漆着“永年”两个大字,挂的却是意大利国旗。意大利并不算强国,在中国的实力极为有限。改挂外旗想必也是希望少些麻烦,只需要向意大利领事馆缴纳注册费就行了。

”永年号“货轮排水量很小,最多载重五百多吨,之前一直穿梭三峡地区,在湖北和重庆之间往返运输,再后来成了稽查船。沦陷后不知怎么落到了毒贩手里,由此变成了一艘运毒船。

五百多吨的吨位哪怕和帆船相比都没有优势,在轮船里充其量只能算是一艘小船。

在黄浦江上操纵这艘小船,经验丰富的前沙俄水兵自然不在话下,熟悉航路的队员已经进入驾驶舱准备起航。

阿廖沙和留在船上的队员约定了用手电筒发射信号,在岸上和江上联络呼应,便立刻带着其他队员顺着绳索下到小艇,往码头方向驶去。

小艇上的队员都十分清楚,他们即将参加的码头战斗和之前在船上的处境截然不同,

货轮就那么大点地方。之前他们确实是被前后夹击,甚至还有上层火力重重压制。但要是放大了看,实际上交火双方都仅仅局限在船上,包围他们的是黄浦江。

那些水手只是占据了表面优势而已。

所以一轮攻击型手榴弹,一波炸药就能解决战斗。

越是这种地形,那种大范围杀伤性武器能发挥出的威力就越大,对方在甲板上根本没有闪躲的余地。

这些毒贩子就算参加过军阀混战,也没见过几次由制式手榴弹发起的攻击。

更别提使用“黑索金”这种烈度如此强悍的炸药进行强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