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商议(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76 字 4个月前

老任报出了几家报馆的名字,都是蒲素熟悉的进步报纸。

心里虽然已经有了盘算,却不是一时之间就能做出决定的。

派哪些人去,以什么姿态去,展示什么程度的实力,很多细节都需要细想。

首先需要阿廖沙挑选人手。这边的队员一个都不能动,只能从大宅里挑选。接着给报馆提供保护,也必须是用接受雇佣的名义。也就是这些人只认钱不认人,纯粹是看在钱的份上。

作为白俄打手,只有这种姿态才不引人注意。

上海这边,高端保镖这个行当基本被白俄垄断了。历史原因,流落到上海的白俄人不少都是剽悍勇猛武力值高的老兵。而且人高马大有震慑力,要价虽然偏高,但却绝对好使。

不少和日本人有染帮忙日方做事的汉奸,一直都在公共租界那边雇佣白俄保镖贴身保护。就是担心锄奸团对他们下手。

所以从大宅里选一批人出去提供护卫非常正常。

蒲素让老任去和报馆那边谈谈价格,假装白俄对报酬非常看重,而且武器也要他们提供。

他们这边所拥有的火力绝对不能对外展示。只出人没有武器,如果需要打手有武装,只有雇主提供。想当个摆设的,一人发把手枪就行。想实在可靠吓人点的,那就去想办法搞重武器。

报馆这个行业八面玲珑,不光弄点武器不成问题,就算到公董局去办理持枪证也很容易。作为形势压迫下的自卫举措,公董局没理由不批准。

当时租界暗杀等等事件频繁,经常在各路口封锁盘查。要是搜出枪支和武器,又讲不清来源和用途,则统统被视作嫌疑分子押到巡捕房。

蒲素是沾了顾楫和老任的光。一来上海就办妥了各种证件,包括持枪证也是有的。

老任带来的消息里,虹口的通行证还要几天才能到手。

目前蒲素还不是很需要那边的证件。计划中去那边开展活动,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筹措。

他现在迫切需要的是几辆卡车。而且不能花钱购买,只能用见不得光的手段获取。

只要是通过联系人去车行购买卡车,无论怎么小心都会留下痕迹。事物的规律就是任何交易都有迹可循。

以后他们要做的事,可以说每一件都是惊天大案。

而租界里的刑侦手段绝对属于世界一流,老任在法租界只不过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而已。

大案要案通常都是总督察直接督办,由外籍警长负责。老任如果牵涉其中,别说提供掩护,自身恐怕都会难保。

所以他需要打听去哪能弄到几辆性能优越的卡车。老任听了没有多想,就让他去公共租界的工部局去看看。

“兔子不吃窝边草”,老任肯定不会在法租界内给蒲素带路。他们的老巢和窝点都在法租界,在自己的地盘动手是自找麻烦。

就算从租界里弄到合适的卡车,以后一开上路也是个麻烦。大宅地下室造的再隐秘,只是在巡捕房眼皮底下难免会有麻烦。

所以去公共租界想办法最好。

这种案件哪怕性质再恶劣,也只能算作失窃。因为管辖权,案发后他们最多往这边发个协查通报。一直以来类似这种通报多了,法租界也没人当回事。

老任告诉蒲素,公共租界工部局工务处下辖的交通委员会,那里就停放着各种各样的车辆。

他经常去那边办事,很多车都是从英商太古轮船上直接卸下来的,都是英国本土最好的车辆。

前天他去电话局协调查褚明义联络人电话的时候,还看到工部局里停了一溜崭新卡车,起码有二三十辆,应该都下船不久。

说到这里他才想起到和蒲素说那个电话的结果。

褚明义联络人的号码确实是查到了,在二马路上一个旅馆里。只不过当他带着人和工部局巡捕到达那边以后,房间里的人早就退房走了。

经过盘问旅店的老板和侍应他们才知道,那个房间一直是一家三口,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女儿长期包房。现在退了房,在偌大的上海滩已经很难查询了。

不过老任拿来了一张旅馆的登记表,是几年前入住旅馆时那家男主人填写的。蒲素接过来一看,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想着这家伙最好别被自己抓到。

表格上书写是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登记的籍贯是江苏盐城,显然是假的。可气的是上面登记的姓名,干脆叫做“王共”,这无疑取的是**谐音。

蒲素想起这人在电话里让褚明义转告的那句话,信誓旦旦表示一定会抓住自己。接着他又看了几眼登记表上的字迹,便让老任把它烧了。

没有线索说什么狠话都没用,还是处理好眼前的事再说。

两人说话的地方在楼下堂屋。

现在家里有了李文娟,算是有了女眷,楼上轻易外人是去不得了。李文娟也知趣,老任来的时候她下楼打了招呼,给两人斟了茶水就回避了。

蒲素估计她是回到楼上读报剪报。其实憋闷在这里的生活,也就比关在大宅那两天稍微多了点自由。活动范围也仅仅在小院里,轻易不能出门。

和老任把该说的事情说了差不多之后,隔着院墙他又把阿廖沙招呼进来,三个人一起商量下一步对策。

虽然制定行动计划和指挥,蒲素拥有绝对的领导权。但是在准备阶段还是要充分发挥民主,毕竟现在的上海对于蒲素来说还不是那么熟悉。

譬如工部局的地形和建筑蒲素就一点不了解,之前也没有到内部去过,而老任和阿廖沙就相当熟悉了。

尤其是阿廖沙,对工部局内部的守卫编制甚至换岗时间都非常了解。

雇佣兵团里的主力就是他的白俄老乡,大部分都和他相熟。而且大宅里还有不少过去就是从工部局雇佣兵团(万国商团),退出来的老兵。

原本阿廖沙想动用关系重金贿赂;让守卫放水,直接进去把卡车开出来就行;这个主意被蒲素否决了。

如果这样,那还不如出资从车行购买;两者之间道理是一样的。无非是工部局里的卡车都是军事用途,性能更好一点而已。

贿赂就算可行,也只是动手的时候轻松一点,而事后的后患不可设想。工部局的车辆失窃不是一件小事,相关责任人肯定要接受严肃调查和处理。

起码谁当晚值班谁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