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匕首(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35 字 4个月前

午休后的训练科目,自然是匕首训练。

匕首作为无声杀敌的利器,历来为兵家和情报人员所重。西方至今用“斗蓬与匕首”式的人物来形容间谍和特工。

《左传》中有“射中楯瓦……匕入者三寸”的说法。所谓“匕首’’,即头象匕的短剑。匕首是传统的生活工具和兵器。《战国策》中记载,燕太子“预求天下之利匕首”;《史记·刺客列传》中有:“曹沫执匕首劫齐桓公”;“图穷匕(首)见”更是我国家喻户晓的典故。

蒲素在契卡接受训练时,他的教官西莫尼扬在讲授“袭击捕俘”时就强调:“执行类似任务时,消灭敌军尽量不要开枪。而应用刺刀、枪托或军用匕首”。

苏联特别勤务小队在执行远程渗透任务时,多以3至12人为一个小组。每人都有一套标准的制式装备,其中就有一把多用途匕首。

列队之后蒲素让队员们拔出匕首把手伸出来,一圈看下来发现大多数队员的持握姿势都不正确。

匕首的正确持法分为几种,分别对应着不同的刺法。

比如正握匕首拳眼向上,拳心向下,刀尖从拳心处伸出。此种持法主要用于上刺、侧刺、反刺、斜刺等刺法。

而反握匕首拳眼向上,拳心向下,刀尖从拳眼处伸出。此种持法主要用于下刺、直刺等。

以上刺为例:正握匕首,向前上右步或左步,由右肩上方向前下方猛刺。这种刺法多用于捅刺目标的头、颈、肩、胸部。

而正握匕首向前上右步或左步,屈右肘向左侧平向猛刺。这种刺法多用于刺暴徒的腹、肋部。

对于匕首这种近战武器来说,正确握持姿势非常重要。一个正确的握持方式不仅仅意味着在进攻时角度和线路更为科学,也在防守时有很大作用。

只要练习得法,手里的匕首不仅可以格挡,还可以在间不容发的短短一瞬中就给对方造成致命伤害。

院子里蒲素先是纠正了队员们握持匕首的姿势,让他们掌握了正确的握持姿势。然后才开始教授身法和步法,这个过程中他依然了采用了边教学边实战的办法。

他每教一个动作,都让队员们举一反三。

固定动作只能是套路。而套路是死的,他提供的是正确的方法和思路。

在实战中应变更为重要,教会思路比什么都强。训练的重点是让队员们知道通过哪条路径发出的攻击最直接距离最短,从哪个角度攻击可以有效刺中对方要害,达到什么效果……

只有搞清楚这些,然后通过反复练习达成肌肉记忆,之后在实战中才可以做到游刃有余。

训练中有些队员掌握开始熟练了,他便命令他们拿着匕首来进攻自己。然后互换身份,他手里拿一根筷子去进攻他们。

最后,他让队员每人手里拿一根竹筷,互相之间进行模拟格斗。虽然大家手里拿的只是一根筷子,却也一样可以分出胜负。

被筷子刺中要害的一方,阿廖沙会立即叫停,视为胜负已分。一时间院子里争斗非常激烈,可谓是一场真正的白刃战。

这样的对抗训练,判负的一方并不是啥事都没有。

之后他们不是要给胜利方洗几天衣服,就是会输掉配给的香烟。这种刺激虽无伤大雅,但是关乎荣誉,所以每每展开这样的内部配对训练时效果都非常好。

自由练习以后他和阿廖沙打了招呼,等训练假人送来以后就让他们在假人上展开训练。

同时,他还让阿廖沙在今晚列一份十人名单。

从现在大宅里的其他准军事成员中,选出十个作战经验丰富的好手,准备参加行动。

他也没和阿廖沙卖关子,直接说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针对青帮下手。在码头趁他们接货时把货劫了,顺便把鸦片船沉到黄浦江里。

阿廖沙他们和青帮素有旧怨。之前把他们驱赶出法租界时,最终结果虽然大获全胜,毕竟也有些许伤亡。现在听说要对他们下手,自然是喜不自胜。

不仅如此,他还让阿廖沙负责和公共租界万国商团里的雇佣兵接触。他不允许截获来的烟土重新流入同胞市场,所以打算用以物易物的方式和那些雇佣兵换取武器弹药。

换来的武器弹药,除了少量装备这里之外,其他的统统运往边区。

目前作坊制造材料短缺,这个问题并不是花钱就可以解决。日本军方封锁港口码头,发现敏感物资直接在港口就拦截了,不可能允许流进租界。

日本只是一个小小的狭长岛国。以一介弹丸之地要支撑起这场东亚战争,物资上原本就捉襟见肘。何况他们正厉兵秣马准备开辟太平洋战线。更是需要大量物资支持。

蒲素在上海这段时间把形势看的很清楚。要想获得制造武器的材料,目前看来不大可能。就算想尽办法得到一些原料,囿于加工能力和材料数量,最终成品对边区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所以,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从那些流氓汉奸手里抢夺那些害人的烟土,然后和英美租界里的雇佣兵交易军火,最后直接通过水路发送到边区。

这样对他来说更加省事。既在经济和武力上打击了流氓汉奸,也直接援助了边区的军事武装。而且通过这样的小规模行动,还凝聚“索菲亚冲锋队”。

这种小规模的突袭行动,在他看来危险程度很低。还要一两次胜利就可以提振士气和信心,同时能让队员之间彼此建立信任。

还有重要一点就是通过这种行动可以搜刮大量财富,把之前掌握在流氓汉奸手里的钱财归拢到他们手里。从而一方面改善这些白俄的生活待遇,让他们更加安心。另一方面让老任手头更加宽裕,办起事情来更加得心应手。

乱世之中要么有人有枪,要么有钱有势。

如果两样都不缺,他相信这个摊子今后只会越来越大。

学长之前给他留下的是一个搭建完备的框架。而他则想着在今后精雕细琢,充分利用好每一寸每一分,让这个框架发挥出最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