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成果(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57 字 4个月前

返回大宅的路上,褚明义异常沉默。

刚才联络人的短短一句话,对他来说无疑是晴空霹雳。此时的沉默,代表着他彻底搞清了自己的处境。

他确实是个口才极佳的情报人员,可谓巧舌如簧。这两天哪怕吃了不少苦头,只要一有机会他还是会立刻表现出自己这个特点,一定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个难得的人才。

问题在于立场不同,越是如此越反动。

哪怕没有上级的指示,褚明义的下场也毫无悬念。蒲素他们不会做其他选择,至于招揽则更不可能。

像他这样宁愿投日也要**的家伙,尤其手上还血债累累,如今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等待他的只不过是怎么样的一个死法了。

回到大宅,顾楫只和他说了一句,让他有什么要交代的就赶紧交代。他可以代表76号看看还能不能再给他一个机会。

哪怕事到如今,场面话还是要这么说,至于褚明义信不信那是另一回事了。

在蒲素看来,因为派遣联络人而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似乎到了这里就告一段落。总结下来虽然自己这边险象环生,却侥幸没有暴露。而且还保住了电台和密码,护住了李文娟的周全。

只是边区被渗透的级别令人触目惊心。

这还仅仅是目前掌握到的。一个电讯室副主任历年来能给组织造成的损失就无法估量,更别说蒲素相信边区里一定还有潜伏更为隐蔽的特务。

抓了一个褚明义,这勉强可以算是一个小小的战果。但是打草惊蛇之下跑了梁宏志,让原本可以诱伏的神秘联络人脱离控制,这又算是一个大大的败仗。

这番交手在蒲素看来是失败的。尤其是对方的真实身份扑朔迷离,让今后的事态发展变的更加复杂。

这时电话响了,顾楫接起后,停了一会就立刻说:“在,他在的,我让他来听电话。”然后对着蒲素点点头,让他来接电话。

蒲素有点疑惑谁会来找自己,拿起电话一听原来是公爵打来的。电话里公爵高兴的告诉他那把“保加利亚雨伞”已经研制出来了,起码达到了他们的标准。现在想让蒲素立刻去看看成品。

无论如何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挂了电话后他让顾楫一起去作坊看看。只是顾楫摇了摇头,表示他就不去了。

公爵年纪大了,最近几年也越来越情绪化。

顾楫明天就走了,之前也没有和公爵打招呼。见了面不和老人告别不妥,只是说了之后场面肯定会失控。

所以他才让蒲素自己过去。他已经给老人留了一封告别信,等走后再让蒲素帮忙转交。

听了顾楫的解释,蒲素也不勉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相处之道,这和性格有关。换了是他,多数也是如此,甚至今晚的聚会都不会举办。

走便是走了,倘若不能重逢,那么告别也毫无意义。

临走的时候,顾楫还特地让他别忘了晚上在沙利文碰头。白大夫会带着李文娟直接过去,而他会和老任、阿廖沙他们一起过去。

这事他自然不会忘。一想到明天学长就要奔赴新的战场,蒲素的心情也非常复杂。之前他在重庆的时候那边几乎天天遭受日机轰炸。整个山城潜伏的汪伪以及日本特务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四处投毒纵火大搞破坏,形势非常复杂。

开车去作坊的路上他都在想着心事。今天这场没有见面的交锋,让他更加意识到这场看不见敌人的战斗有多么激烈。从而提醒他,在以后更要处处小心,谨慎行事。

到了作坊后,公爵的心情非常愉快,像个孩子似的迫不及待要给他展示成果。

一把雨伞静静地放在操作台上,公爵用得意地眼神示意蒲素把它拿起来看看。

把伞抓在手里,蒲素发现伞面就是普通的防水织物制成,外观上和普通雨伞毫无二致。甚至在重量上都大同小异,和普通雨伞相比并没有明显的差别。

外观虽然重要,但重点还是要看机扩开合以及针尖收缩。公爵让他按下那个伞柄上的按钮,原本这个按钮是打开伞面的,在这把特殊改造的雨伞里,那个按钮按下之后,随着一声非常轻微的气动声响,伞面尖头戳出一截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针尖。

针头仅仅露出一厘米左右。这个长度足够刺入人体注射毒素了,假如长度再长一些则很容易在扎入体内时针头产生折断现象。

公爵在轮椅上介绍说,这是他们在几种家畜和家禽上反复试验才定型的最终长度。同时,内部机扩卡簧的力度现在也调校到了一个最优程度。

蒲素连续试验了几次伸缩。每次按下按钮之后,针头发射出来的力度都保持着一个恒定状态,这让他非常满意。

在公爵的坚持下他甚至被要求撑开了雨伞。这完全是一把实用性多功能武器,尤其下雨天使用完全可以迷惑住周边所有人,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欣喜之下蒲素问还能不能再做一把,公爵想都没想就说完全没有问题。造作的材料并不复杂,而且都是现成的。

接着老人让蒲素等会把他之前定制的匕首和其他特殊工具都带走,已经全部完工了。蒲素看着已经在木箱里码放整齐的装备,高兴地连声和公爵道谢。

成品的“头骨破碎机”刀柄上已经用上好的头层牛皮做了缠绕,蒲素试了试手感非常舒服。甚至在他之前忽略的护手下方技师现在也用厚厚的牛皮垫在下面,以防使用者用力过猛时伤到自己的虎口。

而原本设计中刀柄底座的锥形钝器,依然还是选用了合适的精钢陀螺打磨后整体焊接上去。尺寸相合之后,用它重击对手威力更是倍增。

至于刀鞘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由整张牛皮鞣制贴合刀身,插拔十分顺利。背面还附带一个环扣,方便以后搭挂在装备上。

不仅如此,另外几样他定制的工具也完全符合他的要求。

公爵这边的技术能力和创造性让非常挑剔的蒲素也找不出缺点。他实在没想到仅凭车间里这些简陋设备和有限的材料,他们居然可以制造出如此完美的装备。

在遭遇挫败的日子能收到这样的装备,绝对是一份意料之外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