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交代(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163 字 4个月前

根据褚明义的交代,那个许换山把他接应到根据地用的套路和蒲素混进军统大同小异。

以亲弟弟一向痛恨腐朽的国民政府,信仰**,并且有擅长宣传以及出版画等特长为理由把他吸收进了根据地,然后一直蛰伏顺利通过了组织考察。

但是麻烦在于抗战爆发后,日寇疯狂发起扫荡进犯我苏中以及苏北边区。在边区一次转进行动中褚明义的便宜哥哥、那个许换山,好巧不巧被日本人的一颗流弹击中头部,当场就没命了。

于是这条宝贵线索对于蒲素他们来说也就失去了意义。原本把这消息传到根据地对他隔离审问应该能获取到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如此一来原本在根据地和许换山双线行动互相掩护的褚明义,从此之后就成了烈士的弟弟。从原本的宣传员变成了负责边区动员的基层干部。

之后因为**在正面战场上和日军交战节节败退,他和军统的联络也中断了一段时间。

重新恢复联络后,联络人不顾褚明义数次要求返回南京的请求,勒令他继续潜伏。褚明义说他这次奉命来上海前已经打好了主意。

如果能活着到上海,死活再也不回根据地了。

他准备完成任务把接头人“金刚”交给联络人以后,无论如何也要去往重庆回归军统。

目前为止褚明义表现的好像很是干脆,看上去都没有隐瞒。

但是他交代出的内应许换山早就已经是个死人。而另一个重要的军统联络人,也只是一带而过……说明他还保留了不少。

“明义,你的联络人是谁?平时都怎么联系?”

顾楫给自己点了支烟问道。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是谁。至于联络方式嘛,一直都不固定。你是不知道那边根据地是什么情况,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这几年偶尔能吃上一口白面就是过年……”

褚明义又要故技重施,准备顾左右而言他了。

顾楫也不打断他。只是听了一会以后从里面敲了敲门,吩咐看守让老任过来。

褚明义正说的过瘾,听到顾楫要让老任进来身体顿时僵住了。

顾楫也不看他,低着头眼睛看着桌上的记录说:“明义,你也知道我时间不多。还是这样吧,让刚才那个老任进来接手,反正都一样的,他经验比较丰富,等会我和他打个招呼……”

“顾处长,顾处长,刚才我在想电话号码,昨天到现在被那个收音机搞的脑子有点乱……”

褚明义立马接过话头表示自己有客观原因……被声波刺激过。

“那边联络人到底是谁上面没交代。你也清楚,局里不让我们随便打听。平时在那边我也没机会发报,自从老许牺牲了以后,都是有紧急情况我就找机会打电话,那边有一个号码……”

随后褚明义报出了一个电话号码,顾楫记在纸上又和他重复确认了一遍。

“共党那边还有电话能打?你刚还说那边肚子都填不饱。”

“不不不,顾处长这你就不知道了。以前都是那个老许送消息出去,他怎么送出去的我也不知道。他牺牲以后我只能借着一个宣传机会到镇上,找了电话和紧急联络人联系,请求脱离那边返回重庆。”

“只是联络人说我一直没被激活,平时也没任务,让我继续潜伏。”

“那,你们电话联系时暗语是什么?”

“这个嘛,有点复杂,我写下来吧。”

看到褚明义凑到桌子前还算识相,顾楫敲门让外边的看守送了一张椅子给他坐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