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意志(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64 字 4个月前

李文娟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的正中间,地板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垫子。

这间屋子很大。原来应该是有窗户的,只是原先窗户的位置现在用木板封住了。

刚醒过来的时候她很难受,头晕而且想呕吐,她知道那应该是迷药的关系。恢复了一些她便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双手被铁链拴住,钉在床垫旁的一个铁扣里。

链条长度只有几十公分够不到四周墙面,可以活动的地面铺着垫子。所以,现在的李文娟连撞墙自杀都是奢望。

她只记得最后一刻在自己面前的那张猥琐面孔,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刻看到自己换了一身衣服,李文娟不知道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这让她越想越是绝望……

虽然长期在根据地、条件艰苦,李文娟依然算的上是容貌姣好。虽说还不到四十岁就已经是一个寡妇,但是在根据地里像她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她的丈夫在两年前日军扫荡时壮烈牺牲,从此以后李文娟活着唯一的信念就是复仇。用自己卓越的发报和拦截破译技术尽可能的让前线将士多杀几个鬼子。

这次组织上派她来上海潜伏,她心里起初万般抵触。

对于那些侵略了我们广袤国土、杀害了无数同胞和亲人的日本鬼子,她恨不得寝其皮啖其血。

只是领导找她谈话做工作。告诉她潜伏在上海发挥的作用可以让鬼子的损失更加重大……最后她才接受了任务,和老许一起从边区出发。

想到老许,李文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老许之前在根据地区委机关工作。

两人只见过几次面,彼此之间不是太熟。这次为了掩护她运送电台进入上海,三天前和她一起化妆出发。

现在看来这次任务在接头之前就已经暴露了。她坐在那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来的路上危险重重。甚至客轮到达江苏时船上还遭遇了搜查,她和老许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是那些汉奸却马虎地漏掉了他们,也许是他们身上的孝服让他们觉得晦气。

直到混出码头检查站这个最危险的关卡,这一路上他们都异乎寻常的顺利。出了码头后她还曾夸过老许,说他是福星。

却没想到在接头环节……

此时她暗暗责怪自己太过大意。

起先在对暗号的时自己一直手里都拉着手榴弹拉弦,随时可以同归于尽,并且还能将藏在胸口的密码本破坏掉。

直到最后一刻准备上车时才放松了下来。却没想到就在那个时候出了事,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失去了意识。

一想到那个过来接头的矮瘦男子李文娟就愤恨不已。

第一眼看到他时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当时想到以后要长期和他配合,而且还要生活在一起李文娟就觉得不是滋味。谁想到第一眼时不好的预感成为了现实……

那个猥琐的家伙果然是个叛徒。

现在电台和密码本肯定落到了敌人的手里。

无比自责的李文娟此刻在心里暗暗发誓:宁死也不交代密码排列方式!

这是在任务失败后她唯一可以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