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决定(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156 字 4个月前

卡车前,蒲素把步枪递给了老任。熟练地在两人身上搜出了一枚手榴弹和一块大洋。

手榴弹是光荣弹。而那块大洋他知道是可以掰开的,里面藏着致命毒药。

另外在女人的包袱里还发现了一支勃朗宁手枪,老许裤腰里也别着一支德国撸子。在路边他把两人仔细搜查了一遍,包括头发和耳后。哪怕还有个女同志,蒲素也没有丝毫犹豫。

然后他才冲着两个白俄点点头。站在一边看着他们拿出牛皮绳开始捆缚,手法及其熟练。

捆扎结实后,白俄拿出两个面粉袋套在他们头上。在蒲素授意下把他们搬到了卡车上,连带着那副沉重的扁担和硕大的包袱。

蒲素和那名叫高佳的白俄在卡车里押车。老任带着其他队员上了车后驾驶着车辆朝着租界方向开去。

今天恰好老任安排往小院运送物资,这辆卡车正好派上了用处。

蒲素打算以后起码要多弄几辆卡车停放在阿廖沙大宅,改装一下可以派上很多用处。

……

之前从小院回到自己屋内,他一直心神不定。

好不容易等来了顾楫,听到的消息却让他一时间无法消化。

从码头出来的那名男子,是顾楫早年在南京加入的力行社中的一名成员。只是顾楫自己在加入力行社后不久就被派到上海租界潜伏。

这人今早突然出现在码头,摇身一变成为接受边区派遣来上海掩护蒲素的同志,他自然会产生怀疑。

只是当时码头光线和视线条件都很差,并不排除误认可能。所以心里虽然已经基本可以确定,顾楫却还是没有和蒲素明说。

毕竟这个消息实在过于敏感,连他自己都不大敢相信。

随后通过包打听反馈的消息,他藏在车里赶到他们临时落脚的面馆门口近距离观察了很久。

最终他可以确认,那个挑着担子的憨厚男人就是和他同批的力行社早期成员——褚明义。

而且他可以断定,褚明义这名国民党员根本不会倒戈投共。

他不是一般的国民党员。在清党运动时就是国民政府的马前卒,充当着急先锋角色,手里有着**员的累累血债。

正因如此,这个家伙即便没有黄埔经历、也加入了几乎全部由黄埔毕业生组成的力行社。

事关重大。无论事实如何,这个情况他都要告诉蒲素。所以第一时间他又赶到蒲素住所和他通报了这个消息。

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这位学弟在听到这个情况以后似乎并不是那么惊讶。

……

其实蒲素心里虽然早已有了准备,听了顾楫的消息之后内心还是翻腾不止。虽然在第一时间他就信任了顾楫,只不过如何处理这个棘手的事情却并不是那么简单。

目前看来唯一的甄别办法就是通过联络人“灯塔”,向上级询问派遣过来同志的履历。

如果履历里那个中年男人,没有和组织汇报过他曾经是国民党员,还加入过力行社,那么毫无疑问就非常可疑了。

麻烦的是就算组织回复确认他交代过以往的经历,也不能说明他值得信任。顾楫说他手上有其他同志的血债,起码在这一点上他当初加入组织的时候肯定做了隐瞒。

更为棘手的是,联络人是不是可靠?上级组织里内部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这些环节都容不得蒲素忽略。

风云诡谲的时局之下,长期以来各方势力都在互相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