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面熟(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83 字 4个月前

和阿廖沙他们这边计划好,他刚要转身就位,正好听到车里的队员和阿廖沙说了一句俄语,大概意思是见到那帮小子就来气。

蒲素担心有什么状况,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廖沙说那边筏子上都是青帮的人。其中几个正是被他们从租界赶出来的,看样子正在卸烟土。

蒲素听了叫他们不要生事,自己转身回到车里。十六铺码头前面的马路非常宽阔,可以并排停放两列汽车,对面还有一条双车道马路。

他的车头正对码头出口,只不过今天除了几个宪兵和汉奸,好像并没有顾楫说的那么戒备森严。似乎连他下船的时候气氛都比现在紧张的多。

蒲素看了看表,还有二十分钟船就到了。看着门外左侧沙包垒砌的重机枪工事和旁边停着的九二式装甲汽车,他从后座上把炸药包拿到了前面副驾座椅。

这时顾楫过来敲了敲他窗户。

“你怎么来了?”他奇怪的问道。

“嗯,我让老任到租界防线去接应,这里我来接手。万一出事我大不了一走了之,而老任还在这里,码头这边的事不能牵扯到他。”

顾楫考虑的其实之前蒲素也想过。只不过他不了解公董局的规矩,所以看他们那么安排也就没有插嘴,想必他们有着自己的道理。

现在看来,学长还是非常谨慎。

于是他又把炸药放回后座,让顾楫上车。这时码头附近早就被他注意到的几个人里走出一个,慢慢凑到车前和顾楫耳语了几句。

“看起来不大对劲。包打听说半个小时前那帮汉奸才换了岗。而通常都是早上7点换班。”

包打听走后,顾楫和蒲素说。

这无疑是反常现象。难道人还没到,消息就已经走漏了?

除此之外没其他解释。

半个小时前码头突然临时换岗,而下一班船就是他们要等的这一班。

莫非这看似松散的防卫是麻痹船上旅客的一个手段?

蒲素转身从后座又把那三组炸药包拿了过来,交给顾楫一个。一旦有情况让他负责解决那个重机枪阵地,至于那辆装甲汽车则由他来对付。

其实现在他并不是很紧张。通过观察,码头这边虽然看似重兵布防,只是能对他们造成真正威胁的只有重机枪阵地和那辆装甲。

他有信心在那边开火前解决掉他们。现在学长来了多个帮手则更好。

终于,江面上传来一声长长的汽笛。

他们这个位置看不到江面,视线被码头大门和票房挡了。蒲素下意识看了看表,只提前了几分钟。这在当时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准点了。

车内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看到顾楫抽出那支改装过的柯尔特1911,蒲素默默递给他一支冲锋枪。双双把冲锋枪打开保险后,随后两人都观察着前方出口。

客轮靠岸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舵手和轮机长不断调整。感觉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出口才开始出现了人流,大多都是衣衫褴褛变卖了全部家当的流民。

蒲素和顾楫两人做出了分工。由他在人流里寻找接头的同志,顾楫负责观察守卫的动静。

上级的联络记号里就有披挂重孝,头戴白花的女子和她的家属。所以他一直在人流里努力辨认。一边他也在观察着检查站的守卫,想看看他们搜检的密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