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消息(1 / 1)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32 字 4个月前

回到宅内蒲素脱去外衣,在脸盆里倒上热水洗了一把脸。这才拉了椅子坐在桌前,摊开了那份报纸。

头版头条他直接忽略,直接翻到第四版广告页,终于看到他等了几天的消息。

那是一则由一家叫做”丹华实业公司“刊登的热水瓶广告。横幅广告上题头一行大字:“双鱼”热水瓶,善于为君服务。

然后下面几排小字印着:藏沸藏冰,冷热随心等产品推荐,最后是电话号码和公司地址。

这则普通广告里暗藏着只有蒲素才可以破解的暗语。整篇广告不到百十来个字,却包含了很多信息。

现在蒲素知道上面给他派了两个同志。一男一女,前天已经出发。接头方式和暗号也都在地址和电话号码里交代的很详细。

看了下日历,蒲素马上起身走到电话机旁要了轮渡公司电话,查了一下船期。

上级派遣的两名同志这次是绕道芜湖来上海。从那个方向过来应该是装作逃难群众,因为他们随身带了一台15瓦的发报机,必须要掩人耳目。

刚才查到明天早晨4点50那班轮船停靠十六铺码头。他立刻决定到时候去码头接应。

如果不出意外自己就不露面,等待正常接头。假如发生情况,就只能随机应变了。

限于材料设备、现在自己装配的发报机最多只有5瓦功率,传输距离只有几十公里。只能在市内联络,把消息从他这里发送到联络人那边。

上边肯定考虑到了他的特殊情况。这次让配合掩护的同志带着电台过来是冒着极大风险的。

他也明白为什么给他派了两个人。15瓦电台传输距离可以达到六百公里以上,在上海和苏北边区收发电文绰绰有余。

只不过以当时边区条件,15瓦以上的电台就需要用手摇发电机了。

蒲素回国后,为了测试发报手速曾使用过那种电台。

发电机上连着折叠板凳,刚好可以看见摇把中间的扇形电量表。发电的人需要双手摇转,必须保持电量指针始终在绿色区域。

当报务员按动电键发报时,那个摇把就会变的无比沉重,以他的体力坚持十分钟也是汗流浃背。

好在一般报文都是尽量言简意赅,超过十分钟以上的情况实在不敢想象。所以光一个报务员还不行,当时租界限电,碰上停电就必须要配备一个发电的同志电台才能工作。

其实,蒲素昨天已经找老任找材料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只要上级同意他开始直线联系,他会自己解决发报问题。租界公董局的电报可以直接和远在巴黎的法国政府联络。整机弄不到,配件总是有的。

当然,上级不了解他这边的情况,认为光派发报员来没有设备等于白搭。现在让派遣的同志冒着风险把设备偷运过来,算是缜密的考虑。

收到的消息让蒲素很是振奋。一想到明天到达的同志,感觉像是老家来人。也让他感受到上级对自己的信任以及全力以赴的支持态度。

15瓦电台这样的设备,整个上海地下组织也不会超过两台。他觉得那个和自己联络的“灯塔”应该就有一台。否则不可能如此高效地向他传达上级指令和任务。

屋内的电话响了。顾楫打来的,下午自己和陈功书会面,他一直牵挂着结果。

“你在家就好。等会从局里出来我就上你那去。我先让老任叫点吃的到你那,晚上我们边吃边聊。”

听到蒲素接了电话,顾楫那边的语气显得很轻快。电话里不方便,所以直接和他约了等会见面聊。

在椅子上又坐着想了一会,蒲素才换了一件外套下楼通过机关到了隔壁。

早晨出操结束后他就和阿廖沙打过招呼,让他今天带队按照训练计划进行训练。此刻虽然下着雨,队员们还是排成一排轮流蛙跳,身上已经湿透,分不出是汗水还是雨水。

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就去了厨房,检查了下晚餐都准备了什么。然后让那个胖厨娘找出红糖和生姜,让她给队员们煮一大锅姜汤。

接着一直等到训练结束他才和阿廖沙简单聊了两句。让他挑两个队员凌晨三点半在他前门集合,跟他出去一趟。

“长短家伙都要带!”

听到他交代了这句,阿廖沙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问。

回到自己那边,没多久老任就带着两个伙计拎着食盒在前边叫门。蒲素把门打开接过伙计手里的食盒,直接让他们走人了。明天早上食盒放在门口,他们直接过来拿走就行。

屋里楼下两个房间都是空置的,来了两个同志正好。蒲素直接和老任说了他这里要来两个人,到时候还要他帮忙把证件办了。

老任自然是大包大揽,并且说明天上午会派一辆巡捕房抓人的卡车去拉货。蒲素昨天单子上开的东西,能弄到的都弄来了,其余的也只能慢慢想办法了。

蒲素拍着他单薄的肩膀连连道谢,老任却闪躲不迭,直说他这把子力气像是码头扛活的粗胚。

两人在屋里聊着天,等到顾楫来了就开始吃晚饭。蒲素和顾楫一般都不喝酒,老任每晚要来点花雕。今天蒲素更是一滴酒都没碰,先是把下午和陈功书会面的情景说了一遍。

顾楫听了只是冷笑,说军统一个组长的人头浸了石灰昨天挂在租界电线杆上,同时还有一张纸条写着:“杀十抵一”。

那意思就是杀他76号一个人,这边要死十个才能相抵。

今天早上又发现挂出来一个人头,字条留言也是一模一样。不过是中统的一个人。陈功书不提这种事,自然是担心蒲素听了害怕。

好在中统锄奸队抢了肖刚轩的人头。大概军统向他们询问是谁做的,那边一听既然不是军统干的,索性就冒功抢了人头。

不然蒲素刚要加入情报站,那边76号就死了翻译,这也太巧合了。

当听到蒲素说现在自己是军统直属情报员,上尉军衔时,三个人都笑了。

蒲素一边笑还一边摸出了任命状,顾楫看了一眼就让他收好,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