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立威(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49 字 4个月前

下午按照训练计划是格斗训练。

此时院子里队员们正两两一组对练,随意自由发挥,你来我往场面虽然很是热闹,蒲素站在一边却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

之前去的那家缝纫铺,店主的儿子就在特训队里。三个年轻人里的一个,名字叫萨沙,所以可靠性毫无疑问。

到了那边以后,店主看了蒲素画的图样,又问了几个设计的具体用途后表示没有问题。今晚备好面料会过来测量尺寸,顺手先把他两的尺寸给量了。

主要是挑选面料费了一些时间。

蒲素不知道苏联人用的是什么面料。这种服装最好是透气吸水还要有些弹性。

最后在裁缝的建议下他才选了英国混纺棉质面料。这是春夏装备,到了冬天还要另外选一套,现在就先不考虑了。

院子里的蒲素让阿廖沙叫停场中训练,接着他站在院子中央厉声训斥。告诉他们中午的牛肉看来是白吃了,因为吃到肚子里产生的能耗都被他们白白浪费了。

然后他点了两个块头最大的壮汉上来攻击他。

那两个壮汉扭扭捏捏很不好意思,:“教官,这怎么可以……”

“把你伤到哪,不合适……”

“对嘛,这土豆炖牛肉才刚吃了一顿,万一惹急了……”

旁边阿廖沙一看想说让他两退下,他自己上。结果被蒲素用眼神制止了。

“安德列,吉玛,我现在命令你们向我攻击!”

“开始!”

既然是命令,两个大汉也不好再推诿了。咬了咬牙,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向着蒲素发起了攻击。

故意动作慢吞吞也是好让他招架,确实是怕伤到他。

结果蒲素一个防上勾踢,那个叫安德列的接近两百斤体重的壮汉就应声而倒。然后侧身使出一招抓腕砸肘,叫吉玛的壮汉顿时被制服不敢再动。

这里的砸肘并不是中国武术里所谓“宁受十拳,不挨一肘”的那个字面意思。

所以蒲素刚才的动作并不是用自己肘部发出攻击。而是借势抓住对方手腕拧动后迅速攻击对方已经反关节的肘部,稍稍用力就能将对方肘部砸断。

此时院子里安德列刚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而吉玛则半跪在地上,蒲素的掌刀就停在他被拧住的手肘上,只要稍稍发力胳膊就废了。

这时阿廖沙在下面看了心里一阵翻腾。

还好蒲素之前没让他上。否则他上去也好不到哪去,作为指挥官肯定很没面子。不仅是他,所有队员这时对蒲素的态度都起了变化。

之前阿廖沙看过蒲素翻墙,他自付自己虽然做不到他那样,但也无非就是翻墙而已。

东方人灵巧,租界外面经常有在街头表演杂技的中国人,身体柔韧性和灵活确实不错。真打起来他并不认为蒲素有什么优势,起码身材和力量上就和他们差远了。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虽然刚才两个队员并没全力以赴,但是蒲素展现出来的也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制服吉玛那一套看似简练的动作。

动态中准确抓住体重达到200多斤的吉玛手腕,只要掌握了技巧应该不难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