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想法(求推荐票)(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336 字 4个月前

前两天上海的气温回暖,总算有了春天该有的样子。

只是这一天的早晨特别寒冷。

上海郊区青浦的一座宅院里,一名粗壮中年男子被五花大绑着靠在冰冷的青砖墙面上。

此刻,他的目光闪烁,眼神里充满着紧张和沮丧的目光,不时抬起头看一眼站在二十米以外一队黑衣打扮的人。

似乎这个姿势站的久了,靠着墙的中年男人开始用脚尖拨弄着地上的碎石。

这时,两个黑衣人走过来用黑布蒙上了他的眼睛。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要见你们长官,我有话要说!”

接着在他耳边响起拉动枪栓的声音。一阵子弹上膛的咔拉声中,不知道这名三个月前才奉命潜伏进上海的军统特工都想了些什么。

院墙之外,传来几声汽车喇叭,正好盖住了那声“瞄准”的口令声。

汽车喇叭消失,此刻四周一片寂静。

突然响起的枪声,并没有引起这座郊外宅院的任何反应,只惊动了一群麻雀,惊的它们扑棱棱向着萧瑟的天空飞去。

中年人叫何国度。隶属军统上海情报站,少校军衔潜伏组组长。昨晚在公共租界丽兹舞厅被76号的人直接带到了这里。

一直到他被行刑,甚至都没人来对他进行审讯。

他知道这里不是传说中的“魔窟”76号。虽然被蒙着眼睛押上汽车,凭着行驶方向和距离他也知道自己并没有被带到那里。

他的被杀是76号针对前天肖刚轩参事在寓所被炸身亡的直接回应。

公共租界在压力之下只能交出了早就掌握行踪的何国度。至于他本人,临死之前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甚至他还想象过以自己少校组长的身份投靠过去会在76号得到什么职位。

传闻中的76号对待像他这样的老牌特工,难道不都是劝降为主吗?其实从被带走的那一刻何国度就想好了,只要一对他进行提审马上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迟迟没有人来,他还以为是这边长官的级别不够。直到身体都凉透了,他还不知道之前实在是想多了。

……

蒲素一早就出了门。

那辆汽车他停在前院,开车出行还是太过招摇。

肩上挂着一只挎包,穿着一身爱尔兰式的狩猎服,戴着鸭舌帽的蒲素像是一个留洋归来的富家公子。表情闲适的他顺着大路走了一会又穿过几条小巷,像是漫无目的的晨间散步。

来到毗邻大宅的法国公园(现在的复兴公园),四顾无人之后蒲素顺着公园围墙攀爬到一棵法国梧桐上,然后顺着枝杈越过大宅墙头顺利进入阿廖沙大宅。

十分钟后,大宅草坪上阿廖沙正在整队呵斥。

如果蒲素能轻易进来,别人也一样可以,这让他十分震怒。他的两个副手也臊眉耷拉眼地站在前排一起听训。

而蒲素正绕着围墙在衰败的枯叶里往地上插木棍。两个10来岁的白俄少年拿着铁锨跟着,在他指点的地方挖坑。

阿廖沙昨天是弄来几条猎犬,只是他这里的手下松散惯了。犬舍依然在大门处,早上那些猎犬在花园里游荡了一晚上之后都回犬舍进食去了。

而且阿廖沙布置的铁网也仅仅只是铁网,没有加一些空罐头之类的声音预警。只要一把钢丝钳就能彻底破坏了。

这一番布置花了整整一个上午,包括布设了三枚地雷。那三个方位是绝对的禁区,也是对整栋大宅地形最为不利的区域。

中午原本和手下在一起就餐的阿廖沙陪着蒲素在餐室进餐。蒲素注意到和这个奢华豪宅极为不符的是这里的伙食。仅仅一小份罗宋汤,一份土豆沙拉、一份咸鱼和黑麦面包。

而上午跟着他干活的两个半大孩子却说每天都有牛奶,很多肉和菜。显然他这边的物资也是优先供应孩子。

想想也不奇怪,其实这些白俄并没有什么额外收入。

他们中经商的那部分同胞,只是接受保护,不会在他这里受训。而他们的收入来源也只是收取定额保护费。阿廖沙平时对手下控制严格,最多在必要的时候被他派出去充当保镖赚点外快。

当然顾楫和老任会给他们想一些办法,起码在租界里生活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