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清除(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116 字 4个月前

咖啡馆里两人还是坐在原来的座位,只是桌上换了西菜。

“过几天到了那边就吃不到了……”顾楫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说道。

“那边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江上满是运送从沦陷区迁居过来的工厂设备和移民驳船,现在山城完全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你恐怕不相信,重庆现在反而一片火热。国难当头,反而促使民众爱国情绪空前高涨,天天都有上万人的集会呼吁抗日救国。”

蒲素点了一支烟,和学长介绍着他在那边了解到的情况。

“嗯,那边情况我也知道一些。陈功书和我透露了,军统这次派我回去还是干老本行,防渗透抓日本特务。空袭现在越来越猖狂,地面一定有人给日本传递情报。”

“没错,空袭很头疼。**的防空阵地应该暴露了。一个中队的轰炸机过来扔了炸弹大摇大摆全员返航,我在那边时曾经怀疑是不是防空火炮射距泄露了。”

虽然国共政治立场不同。在外敌入侵大是大非面前,顾楫和蒲素无疑都是坚定的爱国者,此时都摒弃了政治意识形态。

蒲素建议顾楫到达重庆后从监听电台这方面入手。潜伏的日伪特务只有发报这一个途径才能把当日气象这种即时信息传递出去

“你现在过去轻松了不少,起码不用挖防空洞。”

“哈哈,之前那边全民防空,连常凯申也拿着铁锨拍了几张照片上了报纸呢。”

顾楫听了也是笑。只是又皱着眉头说自己不惯吃辣,到了那边肚皮要受罪了。

蒲素知道这位学长出身不俗,没受过什么罪。他父亲是国民政府中央大员,主持委员会。早年就追随孙文先生,标准的革命党人(详见《孤岛风云》)。

也正因为此,当他听说顾楫投身我党并且已经在上海潜伏了几年以后非常惊讶。

一定程度上说这是背叛家庭和阶级的行为,并不是轻易可以做出的决定。

“内地同胞过去开的馆子什么菜式都有。重庆现在连西餐馆也开了不少,法式和俄式都有,只要你不缺钞票。”

“望龙门那里开了一家【沙利文】,据说英式西餐和法式面包很有名,只是小弟囊中羞涩只能在外面看看……”

听蒲素这么讲,顾楫接过话说:“沙利文?公共租界也有一家。名气到是不小,没想到都开到那边去了。”

“行前我干脆就在那里做东和大家告别。到了重庆再去你说的那个沙利文试试,味道到底怎么样,来信告诉你。”

“好啊,那我可就沾光了……”

接着两人又聊了一会才结账回到白曼彤的诊所。

到了后面仓库,蒲素手里还拿着之前买的那张报纸。坐到桌前他递给顾楫指了指号外让他看看。

顾楫接到手里一看,题头一则黑框报道。上面印着:

“肖刚轩(1903-1940),籍贯,广东新会。“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参事,于今晨在沪上公共租界愚园路寓所遭遇汽车爆炸身故。国民政府立即照会公共租界工部局,提出最愤慨之抗议!并责令务必于规定期限内捉拿凶手……”

(这里的“南京国民政府”是汪伪伪政府所以打了引号)

看完之后顾楫疑惑地看了眼蒲素,蒲素对他点了点头。

这个肖刚轩不是一般的参事。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三姓家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