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身份(1 / 2)

孤岛喋血 乌鸦与麻雀 1077 字 4个月前

老任过来的时候,饶是蒲素心机深沉也差点吃了一惊。

任连生身高不超1米65,体重目测不超过90斤。昨天见面时还算好,穿着一身灰色小西装算是正常。

今天就大不一样了。

以他这玲珑身段也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件黑色皮风衣,大翻领,中间腰带勒的很紧。头上一顶黑绒呢帽,风衣领口露出一条大花真丝领带。

还好这条过于花哨的领带,否则活脱脱就是一个袖珍版盖世太保。

他到了以后两个白俄壮汉对他的态度谄媚到不行。很难想象一脸络腮胡的两个大汉能温顺成那样,尤其是双方语言还不一样。

任连生和他们的交流当然也只限于命令。

听老任详细讲了这边情况之后,蒲素决定把这边定为自己在上海的住处。

没想到这栋宅子还有些来历。原本是老任从一个白俄黑帮老大那里收缴来的,之前汪家姐妹就住在这里。

昨晚提起的汪兰是妹妹。顾楫安排她在1938年只身到了边区,小姑娘年龄不大却是一口流利的法语和英语。现在不仅是首长的机要翻译,小小年纪还担当了文化教员。

而她的姐姐早前就被安排进了南京国民政府担任机要员。南京沦陷后跟随机关一起撤到了重庆。

姐妹二人都是受了顾楫的影响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等顾楫回到重庆应该可以和姐姐见上面了。

之前姐妹两住在这里也遇到过麻烦。后来顾楫他们就在围墙后面安排刀疤他们入住进行保护,和这个院子仅仅一墙之隔。

说到这里老任还走到后院墙根让刀疤动手,一把就拉开了看似是落地的一个花台,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另一边就是刀疤他们住处。

这个机关做的非常隐秘。看似接地的花台其实和地面有着一条缝隙,通过机括单向开合,刀疤那边是打不开的。

这边蒲素刚做了决定。老任马上仰着脖子、纤细的小手朝着刀疤一指:“你,等会找几个娘们来打扫一下。”

像刀疤这样的白俄其实很小的时候就到了上海。中文就算说的不是太好,听是没问题的。

老任之所以推荐这里还有个重要一点:这边离中央巡捕房仅几步之遥。老任日常就可以安排手下包打听和巡警在周边巡视,必要时可以做到24小时轮岗巡逻警戒。

这边居住的不仅是刀疤他们。附近还有不少他们自己人,对蒲素的安全也是一种保护。

以现在上海的局势来说,反而是中国人不可靠。各方势力尔虞我诈、互相渗透策反,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信任。

而他们之前收拢了大批租界白俄。76号的特务以及军统情报人员都很难渗透进这个特殊群体,更别说日本人了。

这股地下势力非常强悍而且没有任何政治色彩,各方都不曾注意过他们。

其中很多成员都参加过沙俄战争,作战经验丰富。

33年夏天,顾楫发起在租界范围内驱逐青帮,表面上的名义是白俄和青帮的黑帮火并。行动开始以后在这些前职业白俄军人面前,那些吆五喝六的青帮流氓完全不堪一击。

一直到现在,曾经遍地开花的青帮烟馆和赌档也不敢在法租界露头。

确实是把他们打怕了。

顾楫早就和老任交代过,他离开以后原先这边的一切部署都交给蒲素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