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白银(下)(1 / 2)

无限公式是奇异之物。

这东西是基于宇宙天神组从宇宙初开时,就在群星中进行的“完美生命”的试验体系而生的。

理论上说,任何和天神组能扯上关系的生命的基因蓝图里,都有被锁定的部分,那些被锁定的基因就像是上了锁的门,在阻止着生命体向更高层进化。

这是一种谨慎的保护体系。

事关进化的任何问题都必须严肃对待,因为并非所有的进化都是好的,在错误的时刻,一次错误的进化,可以轻松的毁掉一个前途远大的文明。

但既然是生命基因中的存在的一把锁,那么就必然存在着可以打开它的钥匙。

可惜,要拿到这把钥匙却并不容易。

在远离太阳系的星海中,在陌生的荒芜世界里,超人克拉克靠在濒临崩溃的山体的阴影中,他靠在一块石头上,闭着眼睛,就如感冒发烧的人一样,不断的颤抖着身体。

就在刚才,他将这片群星里被制作出的第一管理论上完整的无限公式,注入了自己的身体里。

那东西对克拉克这个拥有全部基因模组的氪星人起效非常快,只是十几秒钟之后,克拉克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最深处,已经开始发生特殊的变化。

光。

银色的,柔和的光正作用于克拉克躯体的基因层面,数以万亿计的改造活动同时在克拉克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发生。

在那和地球人非常相似,但又有所不同的双螺旋结构的基因中,银色的光正在快速蔓延,就像是一团蠕动的橡皮泥,正在超人的dna中,凭空补全一些缺失的结构。

这种补全,并不意味着克拉克的基因本身就有缺陷。

它只是基于一个完整的基因体系,正在进行通往下一个生命阶段的改良,就像是在为克拉克的躯体本身进行软件和硬件两个层面的同时升级。

克拉克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生物学家,他很难描述身体里正在快速进行的改良活动。

但他能感觉到变化。

首先是治愈。

身体上的伤,被佐德捏碎的手骨,正在愈合的喉骨,还有刚才被打断,刚刚弥合自愈的胸骨,还有器官层面的损伤,那些皮肤上的清淤等等。

这些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其血肉的自愈力被加快了十几倍,像极了金刚狼或者死侍的伤口愈合的情况。

这只是最表层的变化。

克拉克活动着十指,一股麻痹的感觉在他的感知中升腾着,就像是用手指接触高压电一样。

那种感官的暂时麻木中带着无法被忽视的刺痛,超人能感觉到,自己的骨骼正在快速生长,那些骨质在加厚,更加的坚韧,骨头中的缝隙也在变得更细微。

而皮肤的细胞在快速分裂,原本的皮肤快速的死去,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克拉克身上就布满了一层灰白色的死皮,而新的皮肤正在诞生。

就如鳞甲野兽蜕皮的过程,褪去老旧的鳞片,诞生出更坚韧的替代品,只是这个过程本身被加快了数十倍。

他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已经超过了500次每分钟。

就像是一辆汽车里被发动的引擎,正在以身体能承受的最高速疯狂跳动,将更充足的能量顺延着血管,送入正在快速代谢的躯体每一处。

全方位的改进

克拉克眼前的视界都变得模糊起来。

并不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而是一些新的,细微的改变也在他的眼球中进行着,他就像是白内障患者一样,进入了短暂的失明。

但很快,伴随着逐渐褪去的双眼的刺痛感,他眼前的世界重新变得明亮。

更明亮了。

克拉克试图活动身体,但他做不到。

那种仿佛置身于温水中的麻痹感让他变得懒洋洋的,精神和躯体的联系就像是生锈的齿轮一样,显得非常的晦涩而不灵活。

从最基础的基因层面执行的进化就像是一场精密的手术,在手术彻底完成前,克拉克无法有效的活动。

但伴随着生命形态的进化,在他身体周围的地面上,一股无形的风正在吹起,那些细碎的砂砾被吹打着,打着旋,在克拉克身体周围舞动。

他的呼吸声变得越发沉重。

就像是背负着一座山,又像是在深海之下,有巨兽在大口吞水。

“咔、咔”

低沉的声音不断的从克拉克的身体里传出来,那是骨骼在碰撞,被彻底解锁的基因在推动着第一次自主进化的过程。

这个过程不受克拉克控制,但基于他每一个细胞中都完整的氪星人基因,这进化也没有让克拉克进入更古怪的状态。

比如长出翅膀,双手变成爪子,脸被拉长之类的变化。

并没有。

他的体型甚至都没有太多的改变,但身体的密度最少是之前的5倍以上,这种密度的支撑,让克拉克的体重也急速蹿升,一起蹿升的,还有他的身体能负荷的力量。

本该很艰难的天父门槛,就那么轻易的被推开,在神奇的无限公式的帮助下,克拉克从基础层面,完成了一场关于生命形态的进化。

他隐藏的潜力被飞快的解锁,他的意识正在回归变得更强大,更坚韧的躯体。

而在那回归的过程里,克拉克眼前出现了幻觉。

他似乎做了场梦。

关于氪星文明,关于氪星人这个种族的梦。

他梦到了第一个氪星人的族群于母星诞生的夜晚,他亲眼见到了氪星人如地球人一样花了数百万年的时间进行进化,从无到有的建立自己的文明体系。

他看到了第一座城市于山峦与丛林中被建起。

他看到了氪星人驱逐野兽,在火焰的光芒中发明文字,编写出第一本书。

他看到了文明中的第一艘船进入海洋,骑在如马一样的野兽身上奔驰的骑士,看到了文明从奴隶制进入封建文明,又从封建进入现代。

他看到了远古的占星师们解读星象,也看到了氪星人第一艘飞船冲入群星。

他看到了国王于王座流血,也看到了氪星最高议会的建立与诞生。

他看到了充满荣光的大开拓时代,也看到了氪星人因为基因工程陷入衰落的大衰落时代。

他从文明的一路走来,用了几十秒的时间,浏览完了整个文明厚重的历史,那是记载于他的基因中的记忆,从古至今,从未被忘却。

那是记载于每一个氪星人灵魂最深处的记忆。

最后,他看到了氪星的毁灭。

在毁灭的光景中,有一道银色的光在跳动,在那光芒中站着一个他很熟悉的背影。

克拉克看着那背景。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脸。

他屹立于银色的光芒中,在周围那闪耀的世界毁灭的光景里,他似乎代表着古老文明的重生,与进化的未来。

就是那个未来。

“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