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讨点乐子有问题吗(1 / 2)

我就想做纨绔 雍青玄 1525 字 2个月前

高伯年忽然嘿嘿怪笑一声道:“那要是本衙内不想谅解你的不迎之罪呢?你又当如何?”

“我……你……”张娇娘忽然一时语塞,俏脸一片寒霜,羞怒交加。

“叮咚,来自张娇娘的愤怒,骂名+3”

“高衙内,请自重!”张娇娘此刻脸色难看。

张全安也是一脸担忧,忙道:“高衙内,如今小婿林冲已经被关入大牢,还请对我等老弱网开一面!”

看到众人脸色正常了,高伯年心中腹诽,果然,我还是适合做纨绔,好人是真的不好做,还是做纨绔来的舒服,至少没人觉得我不正常。

高伯年这才淡淡哼一声道:“还是张教头明事理,知道眼下自己的处境。不过林娘子刚刚对本衙内一副想要咬人的表情是个什么意思?难道你们真要林冲那厮死在大牢里或者死在发配的路上?”

此话一出,张全安和张娇娘脸色陡然大变,一时都不敢说话了。

好半天后,张全安才起身躬身一拜开口:“还望高衙内高抬贵手,放过林冲,留他一命,我张家定然不会有任何怨恨。林冲那边我们也会去传话给他,让他不会对衙内生出任何仇怨!”

张全安是武人,当初可是做过教头的人,自然明白高伯年话里的意思,武人自然都会想办法报仇,知道高伯年担心日后林冲报仇,赶忙保证。

高伯年却是盯着张绣娘道:“张教头,你怕你这个老丈人还做不得那林冲的主吧?

本衙内觉得,林冲当初能为了自家娘子直接对在下出手,想必也只有林娘子的话他才会听吧?所以,本衙内希望能够得到林娘子的亲口承诺。

本衙内也只相信林娘子的承诺!”

张娇娘还在斟酌辨别高伯年意思的真伪,但张全安却是心里乱了,他没想到高衙内真的会有心放过林冲,赶忙催促女儿道:“娇娘,快啊!快给高衙内保证!”

张娇娘盯着高伯年好半天没说话,神色变化许久。

高伯年忽然怪笑道:“林娘子,虽然本衙内帅气,你也不用这么盯着看吧,要是真想这么看,等会儿岁某回府,让你看个够!”

“哇——”

刚说完,就有不少人有了一种呕吐的感觉。

“叮咚,来自高富安的厌恶,骂名+2”

“叮咚,来自张娇娘的愤怒,骂名+3”

……

高伯年狠狠瞪了高富安一眼,这混蛋玩意,竟然第一个就骂我,迟早收拾你!

张娇娘有气又羞,这在她看来完全就是不顾脸面的公然调戏了,何况还是当着他爹的面,简直可恨至极!

“高衙内,娇娘已经嫁给林冲为妇,此生当从一而终,也从未有过意图出墙之举,还希望衙内成全,莫要再如此轻薄,有损衙内名声!”

高伯年忽然就笑道:“哈哈!本衙内绰号花花太岁,你觉得还有什么好名声啊,某还怕没有好名声吗?哈哈……”

张娇娘:“……”

张全安:“……”

高富安:“……”

……

一瞬间,众人齐齐无语,虽然这是事实,但你这么光明正大的坦然承认,实在是让人脸红啊!

“您就做个人吧!”众人心中齐齐呐喊。

高富安也觉得自己算是看明白了,这高衙内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但这已经坏到骨子里了,根本没法改,还是那个花花太岁,非但没变好,反而还更坏了,不过这种大少跟着才爽,是不是?

张娇娘感觉不能在拖延时间了,不然她真的要疯了,这个高衙内比以前更加可恨了,还更加气人了!

“高衙内,你今日上门到底意欲何为,还请明言!还有如何才能答应放过奴家夫君林冲,请直言吧!”

高伯年见时机差不多了,于是点点头道:“富安,你跟其他人都出去,让张教头父女留下,我们单独有话说。”

“衙内,这……”高富安被吓了一跳,紧紧盯着张全安,就高衙内这个肉球,没他在,还不是任由张全安拿捏,万一出事,那他可就完蛋了!

高伯年看出高富安的意思,摆摆手道:“放心吧,张教头不会对我出手的,至少他还不会不顾自己女儿和一家人的性命,你说呢,张教头!”

张全安也知道高伯年要开始谈正事了,赶紧接话:“老朽怎么敢对衙内不利,不用多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