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这是老子的女人!(1 / 1)

“妈的,看来这刘琨还真想与我成为朋友!可惜啊!老子是谁,老子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在这时,老子只相信自己,别人谁也不能信!”面对刘琨的敞开心扉,你还别说,靳某人还真的有些小感动,但他的原则是不能变的,那就是只相信自己。

就这样,三、四天的路程,对于这些赶长途路的人来说,也不算什么,几乎是在不经意间便远远的望见了一个巨大的城郭。

“大哥,帝都洛阳城到了!您看咱们是独自进城,还是与刘大人一起入内!”

“妈的,这还用说吗!自己走!昨日,我已经与他说明了咱们的意思!”因为凌云的提醒,刚刚来到洛阳城下,靳商钰便与刘琨分开而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走吧!管他什么事呢!反正咱们先回去交个差,兄弟们也好休整一下!”

“大哥!这,这您就放心吧!一路上,兄弟们也没少得到您的好处!至于小弟我,您是知道的,我也不多说!”

“好,既然是兄弟,就是一辈子的兄弟!以后有事儿,咱们互相帮衬着点!”看到凌云是真心的作自己的兄弟,靳商钰也是重重点了一下头。

虽然已然进入到中秋之节,但洛阳城中还是热浪不减,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永远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妈的,还是帝都大啊!看来不管是什么时代,帝都都是政治经济的中心啊!”感受到洛阳大城繁华的同时,靳商钰也是在心中默默的思索着。

然而,就在靳商钰一路上感叹着帝都的繁华时,某一刻,他们也是来到了一个更为繁华的地点,那就是皇宫重地。

“来者何人!皇宫重地,不得擅闯!”

“这位兄弟,我是凌云!这是皇帝陛下亲自朱批的手谕!”

“哦,原来是凌将军啊!失敬了!请进吧!”仔细的看了一眼凌云手中的“通行令”,凌云也是带头缓缓的进入到了皇宫之中。

而此时的靳商钰则又回归到了出宫时的状态,一个人独坐在一辆车轿之上,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向司马衷讲述这一路上的遭遇,特别是那次惊险的遇剌事件。

这边靳商钰正在回宫的路上,暂且不提,但说此时的皇宫大内,却正在发生着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件,也许对于当事人来说可能还称不上是什么事件。

“小美女!你给老子听清楚了!今天你若是从了本王!一切好处都少不了你的!如果你不知好歹!本王就废了你!”

“你是谁!为何破门而入!难道,难道你就不怕皇帝陛下怪罪下来吗!”

“哈哈哈!小小宫女杂役而已,别说是本王看上了你,就算是本王多杀几个像你这样的小人物,又能如何!”看到那宫女模样的女子,满眼的恐惧,站在房屋门口处的青年男子更是哈哈大笑起来。仿佛眼前的女子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话说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被靳商钰救下的宫女冉玉媃。此时的美女,早就吓的魂飞天外。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一个自称是王爷的人破门而入。

“怎么,知道进退了吧!要不是皇嫂说有个美女藏在这里,本王还不知呢!”

“王爷!你既然是王爷,就更应该遵守宫中的规矩!其实,其实我,我早就不是宫女了!”

“不是宫女,那你是什么!难不成,你还是我皇兄的女人!真是笑话!来吧,这里便好!是你自己主动点,还是要本王劳动一下身体!”说话间,那自称王爷的青年男子,已然一步步向冉玉媃逼近。

“王爷,我真的不是宫女了!这事儿,万岁爷也知道的!还有,是那个宴陵大总管把我送给一个叫靳商钰的人!”

“你就从了吧!别说什么靳商钰,就算是皇兄在此,本王今天也要霸王硬上弓!”

“救命啊!快来人啊!钰哥,你在哪里啊!”

“喊!还敢喊!本王都说了,就算你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敢来!哈哈哈!”就在冉玉媃退无可退的时候,她也是本能的大喊着。

然而,随着那个青年男子的双手齐动,冉玉媃的外套衣裳也是瞬间被撕的破碎不堪!

“钰哥!你在哪儿啊!”

“我知道你喊的是谁!不过,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哈哈哈!你就认命吧!如果你侍候的好,本王也许会考虑带你回去好好玩上一玩!”看到冉玉媃已然是噤若寒惮的卷缩在一个角落里,那青年男子更加的兴奋不已,整个身子也是重重的扑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飞掠过来一道人影。紧接着就是一声凄惨的叫声。

“啊!本王的腰!是谁,是谁敢偷袭本王!”

“偷袭!老子没有啊!”说话间,只见一个俊郎的身影不仅没有停留,身形更是又一个前冲,直接就将那青年男子一拳击倒。

“妈的,起来,你不是说偷袭吗!老子这次可是正面击打的!”

“你,你到底是谁,为何要管这里的闲事!她只是个宫女而已!我可是……”就在那个自称王爷的人想要表明身份的时候,他的嘴巴突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来人已然将他骑倒在地,双拳如同流星锤一般的相续落在他的面部之上。

其实,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进宫的靳商钰。

说来,也是怪异,就在靳商钰进宫后,道别了凌云等人,便总觉的心神不宁的,而他也没有多想,径直的就向自己的住处而来。

然而,人还未到,便远远的听到冉玉媃的求救之声。那声音之凄惨,之无助,让靳商钰的心都快碎了。

那一刻,他像一头苏醒了的上古神兽,整个人都进入到了一种暴怒的状态中。

就这样,在那个青年男子扑向冉玉媃的一瞬间,靳商钰还是赶到了,并一脚踢飞了对方。

“妈的,连老子的女人都敢碰!我看你是活腻了!看爷爷我今天不剥了你!”

“求你了!我真的是王爷!小丫头!你还愣着干什么,他要是真的杀了我,你们谁也别活了!”就在靳商钰拳如雨下之际,那人也是强忍着剧痛,说出了上面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