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竟然是他!(1 / 1)

空旷的草地上,错落有致的十间小草屋,看上去,就让人想起“世外桃源”的美妙。而眼前蓄势待发的十名军士,则在整个画面中显得格格不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妈的看来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某一刻,就在靳商钰三人看到那个不算太大的庭院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想起了这句曾经的名言。

当然了,这“曾经”也就是现代社会而已,再怎么说,这可是大晋朝,说白了,这句名言还没有诞生呢!

“不好!有人来了!保持警惕!美女,快到哥的身后!”

“大哥,不会是那些军人出现了吧!”

“就是他们,看来他们就驻扎在茅屋的后山之地!”就在靳商钰与追风快速的交流着的时候,从茅屋的两侧已然飞射出十条身影!

从他们的身法上来看,就知道这些人不简单,根本不是普通的军士!

“来人止步!”

“哦,我们是来拜见陈老的!还请几位通报一下!别别别,我们就站在这里!快把手中的家伙辙下去,怪吓人的!”

“拜访,恐怕是来逼宫的吧!说,是谁派你们过来的!”

“妈的,真是气死个人!老子都说是来拜访的,你们却这样的无礼!真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不成!”就在对面的人一点情面不给的时候,靳商钰的心里早就起了怒意。

不过,就在靳商钰想要发作的时候,他的身后也是传来了大美女段云烟的声音。

“钰哥,别急!也许他们是误会咱们了!不如说清楚,也许还不至于发展到动武的份上!”

“好!丫头,什么时候,你竟然这样的会说话了!”

“说什么呢!本姑娘什么时候不会说话了!”看到靳商钰竟然这样说,段云烟也是狠狠的在靳商钰的腰间掐了一下。弄得靳某人痛的想喊出来吧,又怕对面的人笑话,最后只好强忍了下来。

不过,这样的画面是逃不过追风的眼睛,所以可想而知此时靳商钰的尴尬之态。

“你们,你们三个在嘀咕什么呢!还不快说,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个,这位军爷,你们可能真的是误会了!我们就是外地的老百姓,听说这里就是陈老的家,想过来拜访一下!毕竟像他老人家的这种大善之举,已然是很少见了!”

“哦,小丫头,你说你们不是晋阳城来的人!”

“军爷,当然不是了!说白了,我们就是仰慕陈老的为人,才大老远过来的!难不成,我们想见见这位大善人还有错吗!”

“那到是没有错儿!可,可咱们家主人的性格就是这样的!直说吧,他这些天是不见客的!不管是谁!”见段云烟一口一个“官爷”的叫着,那些站在茅屋之前的军士也是变的缓和起来。

但从他们的话语中也是能够听出来,人家这位大人物根本就不想见客!

看到这样的情景,靳商钰在佩服段云烟的机智的同时,也是笑呵呵的说道:“几位!难不成你家主人现在身体不舒服,还是说他有什么不方便见客的原因!可否告知一二啊!”

“这个,其实,我家主人一切都好!只不过,这些天,他在这里闭关研究书册!反正是一些很是深奥的东西,我们也不太懂!还请三位退去吧!”

“什么,他竟然在这里搞创作,不会吧!难道,难道真的是他!”

“大哥,你说的是谁啊!”

“这个啊!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看来有意思的事儿要发生了!”就在那追风还想追问的时候,靳商钰也是若有所思的说道。

其实,此时不仅仅是追风与段云烟吃惊了,就连对面的十个军士都有些吃惊了。

因为靳商钰的话太过诡异了,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是这样的。

“那个,既然你们家主人不方便见客,那,那你们总可以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吧!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大老远过来的,总不能让我们一点收获都没有吧!”说到最后,靳商钰也是把眼神投向了茅屋前的军士。

也许是看到靳商钰三人的诚意,也或许是段云烟的主动示弱,总之就在靳商钰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对面的军士中,也是有一人缓缓的说道:“这个吗!其实,其实我家主人也是不想太多的人知道他的!但你们既然这么有诚意!不妨就告诉你们吗!”

“这位军爷,咱能不能不这样啊!直说吧!我们都听着呢!”见人家把话说的这么长,站在靳商钰身旁的段云烟也是笑呵呵的说道。

“好吧!既然这位姑娘这么着急!我就说了,其实我家主人就是当朝的治书御史大人,姓陈名寿!这一回,你们可以走了吧!”

“妈的,还真是他啊!这也太那个了吧!陈寿,这可是《三国志》的作者啊!真是太激动了!不行,怎么可以走呢!遇到这个大人物,要是不上前请教一下,那才叫失误呢!”一经证实这个大人物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大文豪陈寿,靳商钰也是从心里的激动。

毕竟,作为一个现代人,特别是一个对于三国历史还很追捧的理工男,要是真的遇到了《三国志》作者的本人,说什么也要见上一面的。

不过,靳商钰突然间的情绪变化,也是让追风与段云烟很是不解。

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一个小小的治书御史又算得了什么,说白了,不就是管理书册的小官吗!

然而,他们怎么能够知道此时的靳商钰的心里变化呢!

稍稍平稳了一下心情后,靳商钰也是再度开口说道:“几位,太谢谢你们了!竟然真的是老子的偶像陈大人!看来老子的判断是没有错的!麻烦你进去通报一下,就说朝廷督办使、四品奋武将军靳商钰求见陈大人!”

“什么,你竟然是朝廷的人!还是督办使!不可能,为何之前不说!难不成这里还有什么阴谋!”

“阴谋!我靳商钰能有什么阴谋!刚才不说真话,你们把我们说的话当成了真话,现在老子以诚相相待,你们反而说老子说假话!看来这世道,就应该说假话啦!陈大人,不会,你也在这里研究着一些假话吧!要是真的是这样,那后世之人可就吃大亏了!”说到最后,靳商钰也是把眼神投向了那十间不算太大的小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