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威胁(1 / 1)

“欢迎光临!”

正蹲在门旁边玩手机的艾普丽尔听到了店门被推动的声音,头也不抬地喊道。

格兰德沃特扭过头看了看她,对于李清远招了一个退役记者做女佣的消息他已经从加勒特那边知道了,所以对于艾普丽尔的出现并没有任何惊讶。

“我找老板有点事!”对着艾普丽尔微微笑了笑,沃特这才压低了嗓音说道。

“额!额!好的!您要不要来一杯咖啡!”艾普丽尔蹭蹭地站起来,略带审视地看了看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头的沃特。

她在这里已经打了近一个月的工,根本没有见到过任何客人,就算偶尔有个别好奇心旺盛的家伙走进来,也会被爱答不理的店员以及店铺内吓死人的假货价格给气走。

如果是其他店铺,像这样的店铺绝对连三天都开不下去,可是艾普丽尔也知道,以自家老板的身家,开这家店根本就是为了消磨时间,所以她也就心安理得的开始摸鱼。

不过好歹她也是传媒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和秉性还是没有拉下。

这间古董店绝对是老板明面上的身份掩饰,老板暗地里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身份。

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来找老板的,那么可见对方肯定知道老板暗地里的身份。

虽说不做记者了,可是正所谓永远不要低估女人的好奇心,对于李清远这家店到底卖的是什么,艾普丽尔还是很感兴趣的。

固然说这些天她已经借着闲聊的机会将那几件摆在柜顶标价死贵的东西全都套出来了资料,可是艾普丽尔却觉得那完全是老板用来忽悠自己的。

什么长生不老的酒杯,什么克苏鲁邪神的眼珠,什么吸血鬼长老的獠牙!

当自己小学生呢?

她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人才,这种骗小孩的故事,也亏得老板能编的出来。

“不用了!”沃特连忙快步走到店内,走到了李清远的面前。

“又什么事啊?”看到沃特这家伙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李清远有些郁闷的问道。

话说就不能给老子换个联络人吗?加勒特那老小子是不是手下真的没人用啊?

“有一股势力正在调查你,上面让我来跟你打个招呼!”沃特看了看,确认艾普丽尔的位置绝对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这才轻声说道。

这年头的神盾局就是个筛子,尼克弗瑞将任务交给菲尔科尔森的时候确实是严格吩咐他保密,而新人村村长也确实没有跟其他人透露过任务的内容。

可是哪怕科尔森守口如瓶那也没有任何用处,他在纽约警局调资料的时候,不可避免的需要动用神盾局的内部数据网。

而作为目前蛇盾局内仅存的卤蛋嫡系,菲尔科尔森的行踪其实根本瞒不过任何人。

所以当发现科尔森已经将李清远定位高级嫌疑人后,沃特就接受了加勒特的命令赶紧的跑来通知他了!

“你们想要我怎么做?”对于自己的身份暴露,李清远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耸耸肩,没办法,像自己这么优秀的人,放在哪里都会发光的。

“这几天可能会有人来对你进行调查,你可以跟他们假意合作,但是无论如何不可以暴露出我们之间的关系!”沃特的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杀意,两只眼睛瞪着李清远说道。

“你在威胁我?”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杀意,李清远这才抬起头瞄了一眼沃特。

他虽然不像对方那样从小开始杀人,全身上下的杀气都能凝练成气势,可是好歹也曾经在加勒比世界做了十年皇帝,气势爆发起来绝不会输给任何人!

沃德本来是准备给他来一个下马威,可是没想到对方的气势居然如何煌煌大气,让自己顿时感觉有些无所遁形。

正在做手磨咖啡的艾普丽尔只感觉全身先是一颤,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似得,然后紧接着就是浑身一抖,整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跪下。

当然,想要虎躯一震纳头便拜,李清远觉得自己至少还要再当几十年皇帝,估计才能达到那种程度。

不过现在这种程度已经足够了,毕竟在目前的主位面,已经基本没有谁真的能够做到一言九鼎金口玉言了!

沃德下意识地就像拔枪,可是想到加勒特来之前对他的告诫,这才忍住了杀人的冲动。

一般来说,以九头蛇的风格,既然李清远的身份已经暴露在尼克弗瑞的视线中,那么肯定是要杀人灭口以绝后患的。

只是因为李清远已经显露出他在武器方面过人的天赋和实力,所以加勒特觉得就这样把他弄死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再说了,到现在为止加勒特觉得对方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谁在办事,不过是一个外围棋子,就算真的被发现大不了自己补交一份报告即可,所以才没有让沃特来直接灭口。

更何况对方手里还拥有着可以让自己恢复健康的方法,不到万不得已,加勒特可不敢将李清远给弄死。

当然,哪怕不能杀了对方,但是必要的敲打还是需要的。

“圣莫妮卡小学,六年级三班!”沃德冷冷地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你们在找死!”听到了沃德的话语,李清远愤恨地说道。

说真的,因为前世是做扑街写手的缘故,所以他一直以来对于整个世界都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别说区区九头蛇,就算是古一奥丁灭霸,他都有些看不起。

没办法,自带金手指的穿越者,就是这么牛气冲天!

“你最好不要冲动,虽说这家店铺是你的主场,可是整个美国都是我们的天下!”看到李清远那愤怒的面容和毫不掩饰的杀气,沃德反而有些得意。

他跟这家伙见面了好几次,每次对方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现在能看到对方气急败坏的表情,沃德觉得实在是太爽了!

至于说对方会不会脑袋发热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

沃德对自己的身手一向都是充满了自信,再说他也相信但凡是聪明人,都应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