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张楚岚毕业(1 / 1)

武当。

给分身升完级后,叶仙就回来了,回来安安静静修炼,体悟着他在基因中领悟到的大道,先天异人的力量来自于太初的先天一炁,可先天一炁本身并没有攻击力,也是通过演化出太极之力才能展现威力,而演化这个过程,就是大道的诞生。

而演化出来的天赋,可是被人体最深处的基因记录着。

其中变化,门道太多,叶仙在其中获得了炼虚合道的很多想法与感悟。

一心修炼,至于其他,一概不管。

就这样,转眼数年。

“叶老师,你还升级当大学老师吗?”高中毕业典礼,张楚岚对叶仙问道。

问话之中,带着颤音,他是真的担心面前这位老师跟着他一起去,被调教的日子,他受够了。

不过,内心之中却也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希望还能在大学中看到叶仙。

张楚岚这小子是个天才,心思复杂,城府极深,也正因此,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从小学到高中,虽然叶仙总是戏弄他为乐,可他却也感受得到叶仙的心意,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恶意。

甚至,他也猜测出了一些东西,也许面前的叶老师就是爷爷找来保护自己的。

“怎么,舍不得老师?”揉着张楚岚的头发,叶仙似笑非笑道,“放心,老师没心思陪你上大学,上了大学之后,陪伴你的就不是我了。”

挑了挑眉,张楚岚点了一根烟,还递给叶仙一根,突然一本正经道,“张老师,您能跟我说一句实话吗?”

“你究竟是什么人?从小学到高中,您一路跟随,是我爷爷让你来保护我的吗?”

“你猜?”吐了个烟圈,叶仙笑着反问。

张楚岚:“老师,咱能好好聊天吗?”

“聊天当然是没问题的,不过你要是想要跟我打探情报,那我这情报可不是免费的。”叶仙似笑非笑道,“小家伙,你想不想知道你爷爷究竟是怎么死的?想不想知道你爹去哪儿了?想不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们一家东躲西藏?”

“不想!”看着叶仙那一脸笑意盈盈的面庞,张楚岚果断掐烟,然后转身就走,淡淡道,“过去的就都过去了,不管如何,人都死了,我还能怎的?人生啊,最终的就是过好以后的日子。”

“反正啊,以后我要有事了,就去武当找您求救,您是我老师,总不会见死不救吧?”

这么多年的师生,叶仙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回武当,这并不算是秘密,尤其对心思细腻的张楚岚而已,这些早已经在他心中。

“好啊,只要你来,老师我肯定好吃好喝招待你,让你吃饱喝得之后再把你送给那些个对你虎视眈眈的家伙手里。”叶仙轻笑。

混蛋玩意人,和道爷玩儿欲擒故纵的把戏,嫩了点。

往前走了几步,叶仙依然无动于衷,不得已,张楚岚离开的身影突然停住,看了看旁边还在拍毕业照的同学们,叹了口气,然后返回叶仙身边,低声道,“老师,咱们去小树林,学生我有点话想跟您说。”

“那就走吧!”挑了挑眉,叶仙还挺好奇这小子究竟要干什么。

小树林,无人角落,张楚岚一脚踢飞不知道谁的套套,四处看看,无人。

噗通!

很突然,张楚岚直接就跪在了叶仙面前,然后两只手死死抱住叶仙的大腿,脸上更是声泪俱下,“叶老师,您就可怜可怜我吧,可怜我小小年纪就没了亲人,一个人孤苦无依,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这要是哪天我犯了忌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老师啊~~~我还是个处男,我还不想死啊~~~”

一把鼻涕一把泪,反手就抹在了叶仙的裤腿上。

两只胳膊更是抱住大腿就不撒手。

“小子,在不要脸这块儿,你是无师自通啊!”看着抱着自己大腿就开始痛苦,可却将声音压抑到只在小树林中回荡的张楚岚,叶仙似笑非笑道,“行,既然你小子都做到这种程度了,我这个当老师的也不能太过分,给你三秒钟,三秒钟把你这哭天抹泪表情收回去,我就告诉你真相。”

“哦,好了,老师您说吧!”瞬间收敛,一本正经地站了起来,仿佛刚刚跪在地上的那人不是自己。

这家伙不去当演员简直是亏才。

“其实也没什么说的,你爷爷是被唐门弄死的,不过弄死你爷爷的那家伙也和你爷爷同归于尽了,至于你时常感受到有人监视你的问题,你爷爷会一种叫【炁体源流】的绝技,这玩意儿很厉害,让很多人眼热,所以,你爷爷死了后,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你的身上。”叶仙缓缓开口道,“至于我,当年你爷爷找我,让我护你长大,就这么简单,哦对了,作为报答,他将【炁体源流】教给了我。”

叶仙说完,张楚岚沉默。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真相降临的时候还是让他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知所措。

“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叶仙道,“说到底这些都是老一辈的事情了,恩恩怨怨,你爷爷更是已经结清了,这些都已经和你没关系了,从今以后,你就安安心心的上大学就好。”

“哦对了,你爷爷还给你安排了一个童养媳,等你上大学了你就知道了,很漂亮的女孩子哦!”

“什么!?”突然了解到真相的张楚岚心情还是很沉重的,可是叶仙一句话,直接让他有点懵逼,童养媳,开什么玩笑!?

“没骗你,不过你那童养媳有点彪悍,你要是伺候不好她,她是有可能把你骟了的,当然,你要是把她伺候好了,她也会让你欲仙欲死的。”一想到冯宝宝和张楚岚以后的生活,叶仙就有点忍不住发笑,“你那媳妇可是有一套叫阿威十八式的功夫的,这功夫内涵深厚,什么老汉推车、都在其内,保准让你舒爽到炸。”

“我~擦·~~”咽了口吐沫,张楚岚瞪着眼珠子看着叶仙,“老师,你真没诓我?”

“诓没诓你,等她找到你了,你不就知道了?”摆了摆手,叶仙往小树林外走去,“好了,该跟你说的也都说了,至于日后如何,那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过你要是想抱大腿,不必找我,你爷爷曾是龙虎山门下,你去龙虎山,龙虎山现任天师张之维会护着你的。”

“等等,老师,您还没告诉我我爹去了哪儿?那个不负责任的玩意儿,居然就这么把我丢下这么多年,他不会也挂了吧?”晃了晃脑袋,将脑海中母夜叉似的童养媳形象晃走,张楚岚几步快走追上叶仙,问道。

“你当我是你家的什么人,什么事都知道?你爹去了哪儿我是不知道,不过想来也是你爷爷有所安排,你都没事,想来他也不应该有事。”叶仙淡淡道。

这还真不是叶仙胡说,本体曾远远给张楚岚看过面相,这小家伙的面相,至亲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