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炼蛊(1 / 1)

叶仙去看了药仙会训练蛊身圣童的过程。

数十个五六岁的孩子,任凭摆弄,屏蔽他们的五感,训练他们的服从度,用割耳朵等方式来养成他们特殊的习性………

目睹全过程,全程默然无语。

叶仙没有阻止这种完全不符合人性的炼蛊方式,不是为了蛊身圣童而不愿,而是已经不需要他来阻止了。

如今的这些孩子,已经完全丧失了作为人的基本能力,从思维到本能,他们再也无法变成普通的人了。

就如同原著的陈朵,在他们内心中,他们对自己的认知从来不是人,而是蛊虫!

他们就是蛊虫!

所以…阻止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如果我说让你停止这种炼蛊,你肯定不会同意,是吧?”看向旁边的药鬼,叶仙缓缓开口道,“甚至,就算你表面同意了,背地里其实也会继续下去,是吧?”

嘴角微挑,药鬼此刻的笑容少了几分蛊虫似的狰狞,多了几分狂信徒的狂热,笑道,“异人修炼,殊途同归,道士修炼追求的是天道,而我们修炼追求的也是大道,你知道吗?你的剑道虽强,我远不是对手,不过剑只是后天之物,大道之下的造物,再强也有极限,而蛊不一样,蛊才是这世间最原始的物质,最本质的大道,掌握了它,就掌握了大道,就算你的剑再强,也会被它化解成最原始的物质!”

“那些牛鼻子老道简直愚蠢,感悟天地,说什么天人合一领悟天道,可笑!真正的大道就在身边,他们却还不自知,蛊,天地之精华,就是大道运行的法则……”

看着对自己滔滔不绝的药鬼,叶仙沉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就像当年他杀了的全性的那个【要以吃证道】的何凡,虽然变态,可本质…

从人类社会生存的角度来判断,他们都是十恶不赦,该千刀万剐。

可是,从宇宙演变,万物进化的角度来看…未必真的就不对!

毕竟,对错只是人类的认知,对于无垠的宇宙,只有适合与不适合,适合的生存进化,不适合的淘汰成为其他的物质…

不能说存在即合理,可既然存在,肯定也是有存在的理由的。

最起码,当年那【以吃证道】的何凡被炼化成伥鬼后,通过拷问,叶仙从他的吃道中得到了很多灵感,大家都是人类,同源而生,吞噬同类自然更容易领悟一些本源,不同本源相互融入促进…叶仙当然没学他去吃人,他只是用这种另类同源的道理对功法进行了更进一步的调整。

“暂时就先炼这一批吧,这一批要是出了蛊身圣童,也就不用继续了,要是这批孩子全失败了…”微微沉默,叶仙开口道,“你们就去东北,东北有许多小鬼子拖家带口迁移了过来。”

“东北?可以吗?那里不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去了会被赶出来的,弄不好会被斩尽杀绝。”药鬼有些迟疑地开口说道,“而且,现在那里毕竟是扶桑人的地盘,要是用他们的孩子炼蛊,恐怕……”

“欺软怕硬?”嘴角一咧,叶仙周身剑气笼罩药鬼,“除了死,你只有这一个选择!”

“只要你不用华夏子孙炼蛊,去了东北,自然安全,有本座在,没人能动你!”叶仙冷冷道,“东北有个叫731的地方,是小鬼子专门做研究的地方,某种意义,有助于你的研究,你去看看,若是有帮助,就用小鬼子自身十倍的方式回报他们!”

总有人说,狗咬你一口,你不能咬回去。

更有人说,别人杀你,他是恶魔,你若杀回去,你不也成了恶魔?

华夏圣人更是讲究仁恕之道…

听着都有道理,往深处分析,更是大道理一堆,可活了数百年的叶仙就是不认这些道理,其他还好说,可侵犯了这片他热爱的土地,那就十倍百倍地报复回来!

对于人,要讲究宽恕,毕竟人孰能无错?

可对于畜生,手里永远都要有一根让他们畏惧害怕的棍棒。

桀桀~~~~~

看着叶仙,药鬼突然怪笑起来,“这么些年来,哪怕同为蛊师的异人对我们也是极度排斥,没想到,我药师会也会有被人接受被人庇护的一天。”

“不是庇护,只是驱虎吞狼而已,把你们那迥异世俗的想法与观念向那些喜欢当畜生的家伙宣泄,这才是你们能够生存下去的唯一资本。”轻描淡写,叶仙不屑于说谎。

“嘿嘿…”笑声不停,对于叶仙如此露·骨的话丝毫不在意,药鬼道,“毫无顾忌地用人炼蛊,我真的有点期待了。”

没有回应药鬼那怪笑,离开蛊身圣童的培育场地。

叶仙对跟在身旁的药鬼问道,“你知道陨生蛊吗?”

当年何凡和药不死截道,二人被杀练成伥鬼后,这陨生蛊就是叶仙从药不死那里得到的。

那家伙把自己当成一朵花,目的就是为了培育出陨生蛊,相传,陨生蛊可以和人共享生命,蛊不死,人不灭,二者结合,某种程度算是一种长生。

不过…药不死并没有培育成功,或者说,他的培育也只是一种无头苍蝇乱撞的疯狂尝试,并没有一条清晰明确的大道。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确信陨生蛊这种奇特蛊虫的存在!

这就让叶仙有点好奇了。

他倒是不稀奇这所谓的长生,他想的是,若是这陨生蛊真有传说的那么神奇,若是能够将这陨生蛊与分身结合在一起,那…大有可为啊!

生命共享,主次切换,相当于多了一种保命手段!

“陨生蛊…你从哪里听到这个东西的?”微微皱眉,药鬼对叶仙问道。

“全性药不死,你知道吗?多年前,他被我宰了。”叶仙淡淡道。

“那个叛徒…”

咬牙切齿,很明显,药鬼和药不死有着不浅的关系。

对他们的曾经没兴趣,叶仙再次问道,“别说那些没用的,这陨生蛊,你究竟知不知道?”

“知道!”见到叶仙有点不耐烦,药鬼直接回道,“不过那只是一个传说,传说苗疆曾有十二洞,陨生蛊就是从那里出来的,不过…唐末五代的时候似乎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事,导致十二洞消失不见,陨生蛊便也只是个传说了。”

“那你觉得这陨生蛊是真的存在过?”叶仙问道,“还有这十二洞,究竟有什么名堂?”

“陨生蛊应该真实存在过!”药鬼非常肯定道,“至于这十二洞的名堂,我不知道,他们很隐秘,传说传自炎黄时代,至于其他,没有文献流传下来,早已无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