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一剑(1 / 1)

带着血腥,一道红光划破天际,来到叶仙身前。

正是那位从小鬼子符文中走出来的所谓天照大神。

一身猩红铠甲,脸上带着面具,赤红的头发随风飘摇,不得不说,这位天照大神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只是…给叶仙的感觉这家伙全身上下充满了邪气与血腥气。

脚踩虚空,整个人踏在半空中,面具后一双充血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已经结果的天香豆蔻,铠甲面具下沙哑无情的声音对叶仙道,“这是什么东西?”

“你是谁?”皱眉,看向面前这个漂浮在空气中的家伙,这家伙给叶仙的感觉有点强啊!

“我在问你,这是什么!”没有回答叶仙的问题,这位一身红的骚包微微低头,目光望向脚下的叶仙。

目光如同实质,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威压临身。

这时,后面跟着跑过来的小鬼子忍者和小鬼子军队也赶了过来,“尊上,就是这家伙破坏了您的降临仪式,让您无法完美降临。”

“大胆贱民,见到伟大的天照大神还不跪拜,否则,天照大神让你形神俱灭!”

“天照大婶?”所谓的威压在叶仙这里算不得什么,太极圆转,很自然地卸去了这股气势,不仅如此,叶仙还顺手给虎十三撸了撸炸起来的毛发,看向天空中的天照大婶,笑道,“你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鬼怪还是什么东西?”

虽然这股威压对于叶仙来说不算什么,可是感受着这股威压,叶仙却是能够判断出对方的实力。

这家伙,不一般!

论实力,恐怕比以往遇到过的任何存在都要强上许多!

搜索了一下脑海中有关一人之下世界的记忆,并没有天照大婶这一号人物,不过在日本的神话里,这位似乎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存在。

眼中奇门运转,这家伙周身血腥滔天,冤魂哀嚎,整个人如同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杀神,更重要的是,这家伙似乎没有真正的身体。

有点类似当年白灵第一次见自己的情形,这家伙似乎也是纯粹由能量凝聚而成,不过不同于当年白灵单纯的能量凝聚,这家伙的身体里似乎还掺杂了不少东西,更重要的是,叶仙眼中的奇门无法完全看透这家伙。

“你在窥视本尊?”

突然开口,眸中闪烁红光,如同血红雷电突然劈向叶仙。

不躲不闪,任凭这道红色闪电打在叶仙身上,攻击力还可以,有点痒也有点疼,皮肤都劈红了不过却也不能破防。

“你的实力不错,跟随本尊,日后本尊一统世界,可封你为人间统治者。”对于叶仙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地挡住自己的攻击感到意外,不过却并没有多少愤怒,相反,这位天照大婶居然对叶仙流露出了招揽之意。

“看来从你嘴里是得不到任何答案了。”看着头顶的装·逼·货,叶仙微微摇头,随手一招,将旁边已经成熟的九颗天香豆蔻摘了下来。

摘下果实,整棵树瞬间开始枯萎。

按照记载,天性豆蔻正常的生长样貌可不会是这样,不过,人工培育速成,难免有后遗症。

收起天香豆蔻,看向面前上千双盯着自己的眼神,叶仙突然看向其中一个老头,“你是这些忍者的头头,是吗?”

“老夫井上…”

摆了摆手,叶仙淡淡道,“只要知道你是头头就行了,至于你是井边生的还是松树下生的,道爷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拍了拍肩头虎十三的小脑袋,叶仙轻声道,“一会儿动作利索点,把这个家伙做成伥鬼!”

既然头顶这个装逼犯不会说出自己的来历,那叶仙就只能把切入点放在别的地方了。

“天照大婶,是吧?”仰头看着这个还在等自己答案的装·逼·犯,叶仙轻笑,“敢不敢接我一剑?我这一剑你要是能接下来,咱们一切好谈,你要是接不下来,那咱们也不用谈了。”

“向本尊出剑?凡人,你真的很无知,不尊…本座刚刚降临,还遇见了这未知的宝贝,心情不错,给你个机会。”目光盯着叶仙收起来的天香豆蔻,这位天照大婶早已经将其视作自己之物。

“尊上,您何必和一个支那猪废话,您若需要仆从,我们…”

“多嘴!”眸光冷冷地瞥向身后的忍者群体,这位装·逼·犯的一句冷斥瞬间让这些家伙噤声,大气都不敢喘。

手掌伸开,手中无剑,可太素之力凝聚,身下太极旋转,一股股赤红色的能量凝聚掌心,形成剑形,剑上,无数的人脸浮动,无数的愤恨哀嚎。

在小鬼子阵法的基础上偷梁换柱,被发现是很正常的,叶仙早有预料,所以,为了等他们来,叶仙特意凝聚了这一剑。

这一剑,某种意义不是叶仙的一剑。

而是这南京城数十万冤魂的一剑!

人死之后,不会立刻烟消云散的,残破的灵魂虽然没有了意识,可却还会以类似电磁场的特殊场域方式波动一会儿,这也是为什么死人身体附近阴气较重,让人心寒的缘故。

而一些执念特别深的,在这个世界独特的先天一炁的辅助下,会将执念融入这种残存的波动之中,形成类似厉鬼的存在,不过其实也只是一种特别的场域,只是相比较那些没有目的性没有源头很快便消散的场域,这种有执念的场域在波动的时候有了方向性,持久力更强一些。

也正因此,会有些厉鬼不断徘徊在死亡场所循环作案,就是因为那里是他们的执念,他们只知道那里而已!

这些是叶仙从白灵那里学来的,活了三百多年的白鼠狼,还是个刨了三百多年坟的白鼠狼,这家伙对这方面有着很深的研究。

也正因此,叶仙利用了这一点,他以自身的佛意安抚这些不甘的冤魂,他以自身的杀意凝聚这些散乱的执念,他以自身的太素之力让这些无形的力量成型,他以自身的太极为支点撬动这座覆盖了整个南京的大阵,让这无数的血魂往这边游动,在运用这股力量培育天香豆蔻的同时,更是在积聚着这股力量,让这股力量在太素之力的作用下渐渐成型,凝聚长大。

看似手中剑刚刚成型,事实上,它早已存在。

培育天香豆蔻,叶仙全程没有插手,只是让虎十三代劳,除了因为先天一炁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叶仙在凝聚这一剑!

一向都是运用自身的力量,也是在拥有了太素之力后,太素与太极配合,叶仙才能够在一定程度运用自身以外的力量,而一次性聚集大量如此特别的力量,叶仙更是头一次来做。

尤其是这些力量其实不怎么分敌我,都是纯粹的怨念与杀意执念,稍有不慎,很可能反噬。

不过好在,叶仙成功了!

“不好!”手中的血红长剑瞬间成型,这位天照大婶也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儿。

再无之前的装·逼·犯儿,抬手就要先发制人,然而…

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的一剑,岂能让他说打断就打断?

“你们杀人的时候似乎很快乐,就是不知道你们被杀的时候是否也那么快乐!”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无情,血红长剑向前圆斩,一剑之后,整把血红长剑全部崩散,化作一朵巨大的血云笼罩住了面前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