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艳福?(1 / 2)

“这就是被附身的感觉吗”

叶仙想让黄鼠狼充当围脖,只是想让它留在身边,进而观察动物的修炼方式,可这货明显误会了,以为叶仙要扒它的皮,登时就炸毛了。

尖牙利爪,速度如鬼魅,所过之处,如同一道黄色的光芒掠过,然并卵

在叶仙面前,这点手段根本不够看。

在叶仙手中,他就像是苍蝇拍下的苍蝇。

寻常攻击没有效果,想跑路却又跑不掉,黄鼠狼只能选择最后的方法,附身

附身并不是整个身体融入到叶仙的身体里,这种附身更类似于一种独特的精神攻击,可和纯粹的精神冲击还不同,这种精神攻击更柔和,融入身体后,没有产生直接的伤害,而是在无形间迅速阻断了心与念之间的联系。

不,更准确点来说,它只是蒙蔽了心与念之间的联系,叶仙通过意境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心与念还牢牢地连在一起,不过,他们的联系似乎正被黄鼠狼侵入体内的力量淡化。

此刻,心和念之间颇有一种相见不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其实并不玄幻。

就比如你长时间书写或盯着某个字,那么某个瞬间,你会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它了。

现在,叶仙的心与念就是这么个状态。

也正因此,二者突然无法完美协调,而就在这时,这黄皮子的精神竟然想要代替叶仙的心去连接他的念,进而指挥他的身体。

只是

心意上被雕刻的数十种意境瞬间爆发,强横的无情力量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清除了心念之间所有的迷雾与鬼祟,至于黄鼠狼那点想要鸠占鹊巢的精神,如同蓝天之下的小鸟。

若非叶仙收束威力,此刻已经为暴风撕成碎片。

区区小鸟,真以为自己能玩得动整个天空

吱吱

黄皮子一声惨叫,喘着粗气,满地打滚,精神造创后,这家伙颇有一种七窍流血的样子。

片刻之后,扭动的身体彻底没了动静,开始僵硬起来。

看着地上这个样子的黄鼠狼,叶仙一声轻笑,直接扼住它命运的后脖颈,“别在本座面前装死,没用”

“你要是再不醒来,我会把你做成真正的围脖,毕竟,一个死了的黄鼠狼也就只有这么点价值了。”

说话间,天下溪神指的指力如同淙淙小溪流转黄鼠狼周身,指力之上,一股股毫不狂暴可却如同秋日微风般凉爽的杀意纵横。

一刹那,原本还僵硬在叶仙手里的黄鼠狼瞬间炸毛

全身黄毛炸起,根根倒竖,好好的一只黄鼠狼仿佛变成了一只刺猬。

“吱吱,放开我,否则我祖奶奶不会放过你的”张口就是威胁,可这家伙说话的语气似乎有点怂,声音软弱无力,表**厉内荏,一点都没有真正二代的嚣张跋扈。

倒也正常,动物对危险的感知最是敏锐,此刻,叶仙那不强烈却纯粹至极的杀意让它心神颤抖,害怕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