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来人(1 / 2)

“怎么…会…这么强!”

长刀断裂,断刀拄地,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可却如同被凌迟一般的柳生但马守半跪在地,全身颤抖不止,一双瞳孔中闪烁着震骇与难以言喻的惊恐。

他一路漂洋过海,刀藏在鞘中,杀隐在心内,蓄势而来,来此之时,气势已达巅峰,可即便是这样,自己竟然还不是人家一剑之合!?

“真不错。”看着面前的柳生但马守,叶仙淡淡道,“说起来,这意境的力量本座还是从你爹那里开始的,不过,他的意境实在太弱,没想到多年以后,你这儿子再来,不但领悟了新意,更是将意境的力量修炼到了这种程度,若是换在几年前,你这一刀,本座接起来还真挺费劲儿。”

“不过…既然来了,你们父子俩的结局是不会有差别的。”看了看旁边的古三通,叶仙道,“当年就是你安排的,如今儿子来了,你就一起收了吧,别像上次那样让人跑了就行。”

“嘿嘿……师父放心,他跑不了,我对这小家伙刚刚的杀意很感兴趣。”

古三通的嘴角咧了一个让柳生但马守毛骨悚然的微笑,“说起来,师父,您那个能够推演解析意境的功法还没弄出来吗?

“别急,还在试。”叶仙淡淡道。

奇门之法推演意境,这项研究比预想的还要难,以现有的意境为基石,在此基础上,解析其他意境,然后化为己用。

理论上应该是可行的。

只是!

就跟计算数学题一样,你基础的公式都没弄明白,就想去解题,自然非常困难。

“你们要干什么!?”看着走过来的古三通,柳生但马守皱了皱眉,“按照你们中土的话,士可杀不可辱!”

他虽然知道自己父亲在这里受过极大的侮辱,可具体是什么侮辱,他爹可没脸告诉儿子自己是被狗日了!

“等你享受过狗日的感觉后就不会这么嘴硬了。”看着面前的柳生但马守,古三通笑眯眯道,“别紧张,我问你,刚刚你那一招叫什么?那么强大凝实的杀意,你是怎么领悟到的?”

“那是杀神一刀斩!”柳生但马守冷冷说道。

挣扎着拔刀想要站起来,可是他周身主要经脉已经被叶仙尽数斩伤,连站起都很勉强,更别提挥刀了。

古三通去处理柳生但马守,叶仙则将目光放在更远处。

“既然来了,就现身吧,难道还让本座去请你们吗?”冷冷地看着丛林深处的一颗大树,树冠上正蹲着两个人。

正是海棠和段天涯!

“海棠拜见师祖。”笑嘻嘻地来到叶仙面前,海棠行礼道,“师祖刚刚的那一剑真的好强,剑光一过,如同阿鼻地狱降临!”

看了看柳无痕教过的这个弟子,叶仙淡淡道,“海棠,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什么,今天这人算是与我有宿怨,没你们也会来,我便不多说什么,若是日后,你们把强敌故意引来这里,那别怪我这当师祖的不讲情面。”

“师祖,你错怪我们了,我和大哥来巨鲸帮办事,也是正好碰到了他。”来到叶仙面前,抱着他的胳膊,海棠撒着娇说道。

“你这小丫头,别把糊弄你师父的那套用在我身上。”拔出被海棠抱着的手,叶仙笑道,“你来的很巧,今晚我要做佛跳墙,你有口福了!”

“嘻嘻,那海棠可就不客气了。”海棠笑嘻嘻道,“师祖,我师父呢?”

“我让他去找天香豆蔻的种子去了。”叶仙说道。

当年,感受到天香豆蔻的强大作用后,叶仙起了重新培育天香豆蔻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