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离别(1 / 1)

五岳联盟,与少林武当共上黑木崖,然而半道被歼,唯有武当负责断后而幸存。

伴随着黑木崖上的消息传播开来,整个江湖彻底沸腾。

少林武当,泰山北斗。

五岳剑派,江湖顶尖。

这样存在的联盟竟然被日月神教给杀的杀,灭的灭,实在太让人心惊了。

杀伐过后,日月神教开始了浩浩荡荡整合江湖的行动,各门各派,无不顺从,不顺从的,全部灭掉,风格霸道狠辣,连续灭了几个门派后,再无门派敢炸毛。

不过这一切都与叶仙无关了。

此刻,他已经是武当山上藏书阁的守阁人。

原本,武当是没有藏经阁的,不过随着日月神教横扫江湖,叶仙从中获得了无数的秘籍,这些秘籍便组成了武当如今的藏经阁。

当然,绝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看。

对于绝大多数武当弟子来说,自家武功都练不明白,看别人家的也没用,若是练了,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藏经阁一守数十年,数十年里,运用这些功法不断完善奇门之法中的【功法软件】,这几年来,马上两百岁的叶仙莫名有一种万法随心的感觉。

阴阳运转,功法演变万千,各种属性随手拈来。

“不老不死,真是让人羡慕啊!”按年纪来说,东方白已经是个接近百岁的老太婆了,不过功力高深,却也保住了一些岁月,看起来不过是四十左右的风韵女子。

“听说你退位了?”看着面前突然来访的东方白,叶仙轻笑。

“都要死了,自然是要退位的。”躺到叶仙的太师椅上,东方白喃喃道,“现在回想,江湖霸业也不过如此,不怎么好玩!”

东方白说的是实话,她真的要死了,叶仙已经感受到了她身体内的死气,虽然真气浑厚如海,可那股枯木一般的衰落气息却也越发浓厚。

也许,就是这几天了,甚至就是下一刻。

“不怎么好玩你还玩了好几十年。”撇了撇嘴,叶仙说道。

“没办法,也就只有这一个玩具看得上眼。”东方白轻笑,“说起来,这么多年来,先生你就守在这破屋子里,不腻歪吗?练武虽然过瘾,可时间长了,也会烦躁和无聊吧?”

“对你来说确实如此。”叶仙淡淡道,“可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平淡才是真,武学无涯,大道无止境,向前探索,越是探索越会让我兴趣浓厚,可不会有丝毫烦躁和无聊的。”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道心了吧!”怔怔地看着叶仙,东方白感叹了一声,随即道,“果然不是我这种凡夫俗子所能窥视的,不过说起来,先生,你如此心境,这天下万物还有能入你心的吗?比如我!”

“如何能不入我心?你是我从小养到大的,若是你不入我心,当年争霸,我会让武当弟子与你井水不犯河水?”叶仙轻笑,“你这还真是临老到死就喜欢胡思乱想。”

“反正都要死了,还不让我胡思乱想了?”娇媚地横了一眼叶仙,东方白感叹道,“这一生能遇到先生,真是我的荣幸。”

“不过有时候我真的很不知道先生算是我的什么人,当年少女,先生就如同我的父母,在那小村子里,爹和娘不喜欢我,只有先生喜欢我,您是我最大的依靠,后来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令狐冲那小子,可我觉得其实令狐冲那小子只是您的一个替身,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是您,然而真正面对您的时候,我又没有那种喜欢男人的感觉,真是很矛盾!”

“只是因为你把我当成了你父亲罢了,女孩子总是想要找一个像自己父亲一样的夫君,所以,你比较吃亏,在这世上根本找不到像我一样优秀的人,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有感觉的令狐冲,还是个蠢货,不懂得你的好。”

“先生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仔细思考了一番叶仙的话,东方白觉得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所以说,我这终身大事先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先生不打算弥补一下吗?”

“你想让我怎么弥补你?”叶仙轻笑。

“我死了之后把我安葬在家乡吧,就埋在先生授课的宅子里,我最喜欢那段时光,无忧无虑,每天都很快乐。”东方白满眼的怀念。

“好!”叶仙点了点头。

“唉……先生还是这么的没情趣,算了,不说了,我累了,先睡了。”说罢,东方白缓缓睡去。

第二日,叶仙抱着东方白离开武当山。

回到当年的小村子,回到自己已经数十年没有回过的老宅。

那棵桃树下,落英缤纷之中,将东方白的骨灰埋下。

“一个个的就知道让道爷埋你们,一点都不顾及道爷的感受,真是一群不负责任的家伙!”没有墓碑,也没有坟包,就是一个小坑,然后埋进去填平,靠在身后的桃树上,叶仙现在的心情没有当年张三丰等人去世时的那种难以走出的悲痛伤心,可却有无尽的失落。

拍了拍东方白骨灰坛平整好的地面,叶仙突然笑道,“虽然这是桃树不是槐树,不过树下埋魂也是有一定聚阴的作用,小白,日后你要是变成了聂小倩那样的鬼魂可要感谢我。”

“说起来,以你的性格,就算变成鬼魂应该也变不成聂小倩,应该是黑山老妖那一类的才对!”

自说自笑,有苦难言。

自言自语间,一阵迷雾突然袭来,包裹住叶仙。

一米之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知不到,虽然已经相隔百年,可这糟糕的感觉,叶仙永生难忘。

一番尝试,哪怕如今的叶仙比当初强横了许多,依然是拿这灰雾没有丝毫办法。

只能安静等待了。

“但愿快点散去,上次可是差点没把道爷饿死。”靠着身后的桃树,叶仙嘀咕着。

终于,十日后,灰雾开始散去。

蓝天、白云,身后的桃树依然。

摸了摸旁边埋着小白的地方,小白却是已经不见了。

“不知道这里又是个什么地方。”打量了一下四周,叶仙好奇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