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认知(1 / 1)

得到想要的后,叶仙离开泰山。

学了叶仙的秘籍,天乙必然会表现出异于常人的态势,而这种异于常态的表现会不会为叶仙招惹麻烦,叶仙觉得不会。

不过凡事总有个万一,所以,管你怎么样,道爷躲得远远的。

如同最初的计划,去江南找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子,然后继续宅着。

随船顺江而下,船舱中,叶仙正钻研着【岱宗如何】这一剑,更准确点来说,是在钻研这一剑中那种对奇门遁甲的运用之法。

奇门遁甲是一门极为复杂庞大的学问,【岱宗如何】这一招虽然不错,可却还没能力涉及奇门遁甲的方方面面,那左手的掐算推演,其实只涉及到了奇门四盘极为浅显的皮毛。

不过即便如此,也是极为了不起的成就了!

奇门遁甲,在其他领域的表现叶仙不太了解,可在武学领域,这东西的作用一直都是理论方向的指导,很虚的,像这种实质化出来的效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像这种通过利用掌心脉纹运用真气催动奇门四盘进而推演敌手弱点的行为,简直是开创性的成就,真真正正地将奇门的威力正面展现了出来。

而非只是那种隐藏在事物之后,若有若无的朦胧作用。

雄厚的道藏基础,再加上一身磅礴功力,叶仙很快入门,入门之后,他终于彻底理解那一日玉玑子为什么把自己玩挂掉的原因了。

以叶仙初步的认知,奇门运转,有点类似数学建模,它首先需要通过精神与真气建立对方的模型,然后运转计算,进而推算出想要的东西,并据此展开有效应对。

可是,这种建模是不稳定的!

首先,成功率极低,脉纹、真气、精神,想要建模成功,三者需要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而这种平衡平时都难以保持,更何况在战斗中建立且维持?

其次,消耗难料,建模同时消耗精神与真气,精神如刀,真气如力,进而雕刻出模型,而消耗的多少与建模参数有着直接关系,参数越多,对模型的阐述越是精准,而且,这参数的多少其实并非完全人为控制。

说到此就不得不提奇门建模与现实数学建模的一个重要区别,现实数学建模是你想输入几个参数就能输入几个,完全受控,大不了计算失败就是了。

而奇门建模并非如此,它的建模方法其实是同时受主观意识与客观掌心奇门四盘影响的,主观意识给出目标,比如你是简单地只计算下一剑的落点还是直接计算下一剑的完整招式,全随你愿,可一旦你心中有所决断,其余的就是奇门四盘的工作了,不再受自己掌控!

奇门四盘运转,它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与对手的攻击建立一种联系,进而完美模拟,然后给出你想要的答案,而这个过程其实是很危险的。

就比如当初玉玑子用这一招迎战叶仙天下溪神指的时候,叶仙的攻击强且诡异,变化繁复,玉玑子想要做出完美防御,就必须最大程度地模拟完整的指力,面对那么强的攻击,边边角角的计算推演的作用是不大的,而这就导致玉玑子建模的时候会消耗大量的精神和真气。

叶仙的指力太强大了,奇门消耗远超寻常计算,超出了预料,所以,玉玑子直接就被奇门四盘吸干精神与真气而亡。

这是【岱宗如何】这一招的一个重大缺陷,对奇门的运用很粗糙,能开始,却没办法真正掌控,所以,奇门运转的过程中,不是你想停就能停下来,而一旦计算的目标太大,等同于找死。

最后,还是消耗,模型建立起来后,运转模型所消耗的能量将会更为庞大,通过天乙给的资料,叶仙判断,当日玉玑子一剑斩七人的消耗最起码要有七成的功力和一半的精神!

而且,那天他也是走了狗屎运,按照天乙所说,平时这一招玉玑子可是没成功过几回。

可那一日他却连着成功两次,不但送走了敌人也把自己送走了。

得说,这一招是个宝贝,是一个巨大的藏宝库。

奇门四盘的运用不仅可以用在战斗推演,更能应用在平时修炼之中,通过奇门推演功法,找到功法之中的瑕疵,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效了!

可又不得不说的是,这个藏宝库机关重重,这个宝贝伤人也伤己。

一个用不好,恐怕还未伤人便先伤己了。

“这是个长期的工程!”

叶仙感叹,他觉得,这一招他可以练上一千年,甚至,也许一千年过去,他都可能还没把这奇门运转之法研究透彻。

不过时间不是问题,他有的是,不在乎,现在,他的心中只有满满的期待。

奇门遁甲,小到人身,大道宇宙,种种奥秘,尽在掌中,他期待着自己掌握这样的神通!

“话说,等到了江南就换上一身道袍,以算卦为生?”叶仙突然自言自语地轻笑道,“铁口直断,麻衣神相?”

“要不回去武当给师父看看坟,当初门外汉似的摆的凝魂聚魄局现在看来很扯淡,回去纠正一下,然后改一改,也许师父真能千年后爬出来,不过…一百多年过去了,师父他老人家的骨头还在吗?”

脑海中的想法天马行空,一会儿这一会儿那,进入奇门大门,见识了其中的玄妙,叶仙总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不过,生来谨慎惜命的他自然不会胡乱试验,这东西危险,还是得研究透彻后再用。

而就在叶仙胡思乱想的时候,船身一阵剧烈颤动,紧接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慌乱之声。

还未出门,叶仙便已经听到了扶桑浪人的声音,往南沿海,这些小崽子活跃得很,看样子是来打劫的!

一艘海盗船拦住商船,一群扶桑崽子嚎叫着从海盗船上跳板而来,与船上的护卫厮杀。

这些小崽子的武力值很高,而且手段狠辣,面对他们完全不要命似的攻击,船上的护卫根本不是对手。

船舱内,看到这一幕的叶仙准备出手,不是他想要多管闲事,只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商船被杀干净洗劫干净了,他要一个人在海上漂着吗?

然而还未等他出手,一道纯粹浩然的剑气突然加入到甲板厮杀之中,剑气极速锋锐,直接就贯穿了一名扶桑人的胸口,伴随着这道剑气,一名须发灰白的大概六十左右的老者从船舷处的一个舱门缓缓走出。

【不错的剑气!】这人叶仙一早就有留意,一身剑骨,锋芒内敛,是个剑道高手。

不过…看刚刚出手的那一下,剑气之凝实纯粹,还是有些超出了叶仙预料。

刚刚站起的身体重新坐下,透过船舱门户上的一个破洞观战,既然有人愿意打扫垃圾,他自然乐得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