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剑芒(1 / 1)

交流从轻功开始,可却绝不止步于此。

叶仙剑光划过半空,剑尖剑芒精准地在飘舞半空的花瓣上刻下了一行字,点到为止,恰到好处,在粉嫩薄薄的花瓣上留下明显痕迹的同时却没有丝毫伤害花瓣。

没有任何一个字体在花瓣上镂空!

“武当的剑法有许多,两仪剑、绕指柔、太极剑…各有特色,各有意境,贫道的招式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这些剑法,不过不同的是,贫道剑法的基础来自于这些剑招,可自身的剑法却不在此,一招一式,劈砍刺撩,想怎么出剑就怎么出剑,贫道的剑法仅此而已。”花瓣飘摇在二人之间,叶仙开口说道,“在贫道心中,真正的剑法是一剑破万法,剑过无痕,一剑了事,所以,贫道出剑的时候,没有那些复杂的招式,往往都只是一招便已经结束,而学习那些剑法,与其说是学剑法,倒不如说是在学出剑和用剑的方式,熟练其中的对剑的不同的运用方式,而非一招一式的套路。”

说着,叶仙积蓄真气,一股股真气汇聚于手中铁剑之上,剑芒闪烁,在无刃的铁剑上闪耀出光亮锋芒。

“凝聚真气,附之于剑,在剑刃的约束下形成锋利的剑芒,不断填充真气,然后压缩,可控制剑芒大小与锋利的程度,压缩的越是凝实,剑芒便越为锋利,当达到极限后,持续输入真气稳定锋芒,如此长剑所向,无物不斩,近战的同时,真气又可以通过剑芒发激射而出变成远程剑气,十米之内,削金段玉。”

话音落下,叶仙手中铁剑重重斩下,剑芒微微一闪,无形剑气飙射而出,斩开五米外一米多厚的宽大石头,然后落在溪水面,在水面上荡漾出一条细长水花。

剑气所过,没有造成多余的破坏力,就仿佛一条丝线划过,断裂的巨石截面平整如镜,摸上去没有丝毫的毛糙感,所过之处,草地地面无痕,看不出丝毫痕迹,可事实上,这一剑的剑气是在地面划过的,只是太过细微有隐藏在青草之下,不同于水面的清澈明亮,所以看不到罢了!

“好凝实的剑气。”看着叶仙的演示,杨莹感叹,“道长的剑法恐怕当世难寻,就算祖上神雕大侠恐怕在剑法方面都未必有道长精湛,如此一剑,与敌对战,确实不需繁复招式,一招足够!”

“可现在有一个问题,剑气的锋利源自剑芒的锋锐,而剑芒的锋锐已经几乎达到我所能到达的极限。”叶仙开口道,“姑娘家学渊源,不知有何方法能够让这剑芒变得更为锋锐?”

一剑砍出,威力如何,主要由两方面因素决定,第一,剑的锋利程度;第二,用力的大小。

类比到剑气之中,剑气的威力便在于剑芒的锋利程度以及灌注真气的多少。

灌注真气越多,威力自然越大,可本质来说,想要增强剑气的锋芒,切开更坚硬的东西,首先还是要让剑芒更为锋锐,否则就像是锤子砸木头,力气足够大,你可以蛮横地砸碎木头,可想要将之整齐劈开却是做不到的。

听着叶仙讲解的训练方法以及剑芒剑气的使用运转方法,杨莹沉默半晌,开口道,“道长的修炼方法虽然简单朴实,可已然是最有效的方法,小女子想不到更好的修炼办法。

不过小女子以为,道长想要让剑芒更锋利,不一定要通过剑本身来修炼,精神意境的附加会让剑芒更具威力,不知道长可听过先祖的《黯然**掌》?这掌法至刚至猛,威力无穷,可平常用出,虽强可却达不到无穷的程度,而当使用之人心有黯然之时出掌,这掌法的威力当真是无穷无尽。

人心无穷大,黯然多深,掌法的威力便多强,武学的道理都是相通的,若是道长能够领悟相关的意境,那么你心有多利,剑芒自然便会有多大的锋芒。”

“这个道理贫道自然也是懂的,可想要领悟剑意,谈何容易?”耸耸肩,叶仙有些无奈道,“练剑数十年,不能说没有感悟与触动,可有些东西始终朦朦胧胧,难以捅破,我倒是不急于捅破,顺其自然便好,可现在这种感受不到进步的训练却是让人有点提不起兴致,所以相比于这玄妙的精神意境,贫道更想要的是切实可碰的修炼方法。”

“本来,《一阳指》的修炼能够精细真气的操控,是可以辅助增强剑芒修炼的,奈何,如今《一阳指》达到二品境界,似乎也遇到了瓶颈,进展极为缓慢,如此,对剑芒的辅助也是极为微弱,甚至,又是修炼都感受不到其中的进步。”

说话间,叶仙用出了一阳指,准确点来说,这指力现在叫天下溪神指。

叶仙以太极之意融合了绵掌的柔和。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

知其黑守其白,为天下式。

刚柔并济,一指出,五道指力激射而出,外柔内刚,且刚柔不断转化,五道指力分散而开,蜿蜒而行,从不同方向攻向空中的一朵桃花。

刹那间,桃花的一叶花瓣上多出了五个小洞,每个小孔的大小不一,缺口痕迹不同,正是刚柔劲力不同所致。

“按照《一阳指》秘籍的描述,想要达到一品境界,指力要一分为九,而对于贫道,目前来说一分为五已是极限。”叶仙说道。

“即便是一分为五也已经让小女子叹为观止了。”杨莹感叹,“这样的指力,曲直如意,精细入微,劲力控制和阴阳转换更是精绝,已经远胜小女子的弹指神通了。”

杨莹是有着自己骄傲的,她骄傲自己的祖上,她骄傲自己学了无数早已在江湖上失传的绝学,可今日与叶仙一番深入的探讨…

她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不过既然提到了《一阳指》,小女子倒是记起了先祖的一段记载,先祖曾经提过,当年一灯大师曾用书画练习一阳指力。”杨莹说道,“书画之中,点墨之间,墨水之柔,笔锋之力,可以帮助指力进入极细微的完美境界”

“笔锋之中,纤毫毕现,据说当年一灯大师达到了这样的境界,纤毫毕现,一笔之下,笔中毛丝都能体现在字迹之中!”

微微沉吟,叶仙眼神一亮,“确实是个可以落到实处的好办法!”

“另外,小女子觉得,道长刚刚斩出的剑气虽然刚柔并济,威力很强,可还缺少了几分爆发之力,剑气的速度还不够快!”想了想,杨莹道,“道长不妨试试能否将《蛤蟆功》中的蓄势爆发之法用在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