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争辩(1 / 2)

一阳指共九品境界。

九品最次,一品最高,修炼数十年,朱长龄也不过六品境界。

而叶仙修炼了短短十日,便已经达到了五品境界。

一方面,叶仙的悟性要远超朱长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叶仙对于真气的控制程度相当的高。

一阳指的运使对于真气的控制程度要求很高,行经走脉,分毫之差都会极大影响指力的凝聚,而指力的凝聚程度正是一阳指品级的划分依据。

真气如柱,指力如丝,这是一阳指一品境界的描述。

叶仙现在五品境界的一阳指使用出来,真气则仿佛是数根丝线绞合在一起的绞线,根本做不到单丝的程度。

不过虽然做不到单丝程度,可这种绞线的控制程度也已经能够自如地行经走脉,驱逐杂质,再配合上纯阳真气…

叶仙决定立刻去蝶谷给张无忌试试。

“师父,咱们要去哪儿?”路上,朱九言也就是叶仙的小徒弟好奇问道。

“去见你一个师弟,为师要去给他治伤。”叶仙淡淡说道。

“师弟?”歪了歪头,朱九言有些不解道,“师父还没收他做弟子吗?”

“他不是为师的亲传弟子,是为师师弟的孩子,所以是你师弟。”笑了笑,叶仙说道,“此去蝶谷,你暂时就和无忌待在一起,为师还有事,这两年不能亲自带你,你正可以和无忌一起修炼基本功。”

“是,师父。”朱九言乖巧地点了点头。

看着旁边灵动且乖巧的少年,叶仙心中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因为原著的影响,叶仙觉得朱长龄一家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品行有问题,不过孩子还小,现在看来也还没被大人污染。

快马加鞭,早晨出发,傍晚就到达了胡青牛的蝶谷。

“大师伯!”看到叶仙到来,正帮胡青牛晾晒药草的张无忌满脸的喜欢,放下簸箕,直接飞奔而来,扑到叶仙怀里。

毕竟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小小年纪就离开亲近之人,还要忍受着重症的生命威胁,这些对于他的身心都是极大的磨砺。

如今看到亲近之人,心中的这股欢喜着实不是言语所能表达。

“半年不见,无忌又长高了。”拉开抱着自己的张无忌,看着那因为寒毒所导致的发青眼眶已经渐渐正常,感受着体内那股寒毒老老实实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叶仙的心情也很不错。

看得出来,胡青牛这家伙是用了心的。

“叶道长来的正是时候,如今无忌体内的纯阳之气即将消耗殆尽,若是所料不差,这几日他体内的寒毒恐怕就要反扑,我正有点发愁该如何遏制,现在你来了倒是简单了。”听到外面的动静,胡青牛从草庐中走出,对叶仙笑道。

“这些日子,贫道得到了一门独特的功法,对内伤有着独到的治疗方法,今日来此,正想和胡先生探讨一番,看看是否能够配合药石完全根除无忌体内的寒毒。”叶仙直言不讳道。

“哦?是什么功法具有这么神奇的作用?”八字胡跳动,胡青牛一双小眼睛神光闪烁,充满了求知的**、

“一阳指!”叶仙笑道。

夜晚,叶仙在用一阳指给张无忌祛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