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微妙(1 / 1)

张三丰等人足足等了三天叶仙才回来。

准确来说,不吃不喝,足足潜伏了三天,叶仙才终于找到绝佳的机会,一剑封喉赵敏,两剑将王保保劈成两半。

“饿死我了!”回来之后,叶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饭。

三天潜伏,为了不暴露,为了让对方安心,为了最大的安全性,叶仙可是三天三夜水米未进。

吃饱喝得,众人回武当。

来去匆匆,没有大张旗鼓,更没有高调杀人,仿佛除了范遥以外,无人知道武当众人兴师动众而来。

实则不然,武当与汝阳王府的恩怨早已经随着殷天正的出手而江湖皆知。

如今汝阳王府的主人身死,武当带回张无忌,再加上范遥以及相关天鹰教人有意无意的传出,当武当众人回到武当山后,整个江湖哗然。

谁也没想到武当竟然这么狠!

徒弟被害了,师父直接带着所有人去找场子,上门救人,杀敌报仇,毫不留情。

除了坚决护犊子以血还血的让江湖侧目的态度,更让人心惊的是武当的实力。

汝阳王府的实力究竟如何,江湖未必知晓,不过那毕竟是个王府,那里毕竟是在大都,那样的地方,守卫怎会弱?若是弱的话,那些蒙古人王爷早就不知道被杀死多少回了,完全可以说是龙潭虎穴,可就是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武当众人却是轻松松写意地杀人,风过无痕地救人,足可见实力之强横。

江湖纷纷,这些东西向来都是宋远桥等人烦扰的,此刻,武当山上的叶仙和张三丰正围着张无忌皱着眉头。

这小子如同原著一般中了玄冥神掌。

面对这阴寒的掌力,无论是张三丰还是叶仙都没有多好的办法。

《纯阳无极功》精纯至极,张三丰更是修炼到了化境,威力极强,可万事都有极限,《纯阳无极功》在化解阴毒的炽热方面却还是差上一筹,再加上寒毒侵入五脏六腑,张三丰的真气也不好过度深入祛毒,否则…一个不好,张无忌还没被寒毒毒死,就被纯阳真气烧死了。

“现在能让这小子活下去的恐怕只有《九阳神功》了,只是这《九阳神功》早已经失传。”叹了口气,微微沉吟,张三丰开口道,“为师打算去少林和峨眉借阅一下他们的九阳功,希望能够融合参悟出一些《九阳神功》的奥秘,为无忌治好寒毒。”

“峨眉还好说,可少林那帮秃驴……”看了看自家师父,叶仙开口道,“恐怕没那么好说话!”

“一个个喊着四大皆空,其实这帮秃驴是最不空的,再加上师父当年与少林的一些纠葛…”微微摇头,叶仙道,“师父,我想去找找原本《九阳神功》,这些日子,徒儿呕心沥血卜算了一番,发现《九阳神功》的原本就在昆仑山某处。”

“仙儿,这事开不得玩笑!”怪异地看了一眼叶仙,张三丰郑重说道。

对于如今的张三丰来说,最痛之事便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刚刚送走一对儿,若是连老六的孩子都保不住,他这一辈子都心难安。

“师父放心,徒儿非是乱语,《九阳神功》应该就在那里,不过昆仑山何其大,徒儿也不确信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对张三丰严肃地点了点头,叶仙道,“所以,为了防止无忌在找到神功前就挂掉,徒儿想把他送去蝶谷医仙胡青牛那里。”

“胡青牛这人虽然古怪,可医术却是极强,有他医治看护,最起码也能为无忌延命几年。”

“无需如此,有为师在,帮无忌压制数年寒毒还是没问题的。”摇摇头,没有多问燕飞关于《九阳神功》的事情,张三丰自信笑道。

看了看自己师父,叶仙同样摇了摇头,转向正转着大眼睛看着自己二人的张无忌,道,“小无忌,刚刚我和你太师父的话你也都听到了,你打算怎么做?是留在武当让你太师父给你续命,还是去胡青牛那里让他给你治病?”

“不过在做决定之前,我有话要跟你说明白,刚刚你太师父刚刚说的没错,以他的绝世功力,帮你镇压体内寒毒,延缓个五七八年绝对没问题,不过,若是这样的话,你太师父这一身的功力恐怕也就到头了,功力还好说,更关键的是强制运功驱逐寒毒对心神的损耗极大,恐怕等你撑到了《九阳神功》被找到的时候,你太师父的老命也就差不多。”

“我们这些个做叔叔伯伯的自然也不会吝啬自己的功力,可我们的纯阳真气还不到火候,对你体内寒毒的压制效果很一般,所以,还是需要你太师父出手的。”

自家师父是什么脾性,叶仙太清楚不过了,护犊子,对徒儿的爱护更胜自己,为了救无忌,他岂会在意区区功力!

劝他是劝不通的,所以,叶仙选择了釜底抽薪。

“仙儿,别胡说!”叶仙的嘴太快,等张三丰反应过来的时候,该说的不该说的早已经说完了。

拉着张无忌的小手,张三丰温和笑道,“小无忌,别听你大师伯的,你太师父被世人尊称张真人,一身功力震古烁今,虽然无法根治你的寒毒,可压制几年,能有什么消耗?不要多想,安心留在山上,等你大师伯把《九阳神功》找回来。”

“不,太师父,我要去蝶谷医仙那里。”张翠山的家教还是很好的,张无忌很懂事地做出了最佳选择。

“听太师父的,哪儿都不去,咱就待在武当山上。”弹了张无忌一个小脑瓜崩儿,张三丰不容置疑地做了最后的决定。

不过他刚宣布完自己的决定,叶仙再次开口,“师父,您要想明白,这不是对无忌好,您这么做很可能会害了他,您想想,您为了无忌消耗功力和性命,您自己不觉得什么,可我们这些二代弟子和三代弟子会怎么想?虽然知道这谁也不怪,可就算如此,我们看待无忌的目光,对待他的态度也必然会有微妙的变化,到时候,您让无忌如何再在武当待?”

“你们敢!”冷冷地瞥了一眼叶仙,张三丰直接一巴掌拍在叶仙的脑袋上,“好几十岁的人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你们都活到猪身上了吗?”

没有躲避张三丰巴掌,硬接下来,然后呲牙咧嘴地喊疼,一边喊疼,叶仙一边道,“师父,您活了这么多年,应该最明白人心微妙的道理,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极为冷静地看待?更遑论涉及到师父您老人家!”

“太师父,大师伯,你们别争论了,无忌要去蝶骨医仙那里,若是太师父不让无忌去,那无忌也不让太师父给无忌输真气治伤了。”孩童稚嫩的声音充满了坚定。

看着那一张小小的、坚强的、灵动的面庞,张三丰仰天长叹。

狠狠地瞪了一眼叶仙,然后直接拂袖离开。

虽然不甘心,可活了这么多年,他明白,叶仙说的话确实是事实。

人心微妙,更多的时候是难以理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