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出手(1 / 1)

如叶仙所料,人家早有准备。

调查发现自己外孙真的被困在汝阳王府的殷天正直接怒不可遏的去抢人,结果,重伤而归。

“该咱们出手了。”殷天正探听好虚实后,叶仙对大伙说道。

见到叶仙环视众人的目光,张三丰微微沉吟,道,“仙儿,你的意思是咱们武当的人全去?”

“没错!”叶仙点了点头,“师父您再加上我们师兄弟几人,全去!”

“师兄,就不必劳驾师父了吧?咱们几个人去也可以把无忌救回来。”宋远桥开口说道。

“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是全力一击,这一次去大都不只是为了救无忌,还要给老四和老六夫妻报仇。”叶仙冷冷道,“同时,也让这天下看看咱们武当的态度,惹我一人就是惹我全部,倾尽所有,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而且,你们不要小看汝阳王府的高手,以咱们师兄弟的功力,或许也能对付,可危险系数太大,稍有不慎,便可能把你们也搭进去,若是有师父照应,结果自然不同。”

“好,为师也去!”宋远桥还要说话,不过却被张三丰直接阻止,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笑容,“好多年没下山了,江湖大概也都忘了我这个老道了,都欺负到你们身上了,我这个当师父自然也不能继续无动于衷。”

“仙儿,此行大都你有什么具体计划?”

“此去目的,第一,要救无忌;第二,取黑玉断续膏;第三,在做完这两件事后若还有余力,便灭了汝阳王府以报血仇,至于具体计划,还要等见到汝阳王府的内应才好说。”叶仙说道。

“内应?”宋远桥诧异地看向叶仙,“师兄,你是什么时候往汝阳王府内派内应的?我怎么不知道?”

叶仙虽然是大师兄,在师兄弟中威望很高,可他基本不管事,像这种人事任命的事,基本上都是宋远桥在打理,所以当听到内应,宋远桥一脸懵逼。

宋远桥看了看师父以及其他几个师弟,发现他们的表情也都与自己差不多,很显然,大家都不知道。

笑了笑,叶仙道,“我可没时间往汝阳王府内派内应,只是当年偶然得知明教光明右使范遥就潜伏在汝阳王府内。”

“他会帮我们?”直肠子的莫声谷傻傻地问道。

“除非他愿意暴露身份回归明教,可若是他想回归,又何必潜伏这么多年?”叶仙笑道,“而且,武当的人情,想来他也很想要。”

乔装打扮,七人昼伏夜出,隐匿行踪,七日后,到达大都附近。

托天鹰教的人引来范遥。

深夜,丛林,以张三丰为首的武当七人齐会范遥。

一番出手,试探真假,确认身份后,看着武当这出场阵容,范遥心中震惊。

“猜到武当会来人,可没想到竟然全来了,甚至连张真人都惊动了。”轻轻一叹,范遥看向叶仙,“叶道长,范某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知道范某身份的?”

“白眉鹰王遭了算计,若非是范右使,他恐怕很难全身而退,我说的没错吧?”叶仙笑道,“范右使,明人不说暗话,此次我武当前来,只为三件事:第一,救出我师弟的孩子张无忌;第二,取【黑玉断续膏】为我师弟疗伤;第三,报仇,血债血偿!”

“若是范右使愿意帮我武当这个忙,我武当必承此情,日后只要不违背侠义道德,范右使但有吩咐,贫道绝不推辞!”

“鹰王果然老辣,没想到我只是暗中出手,他便已经察觉到了。”感叹了一声,范遥没有虚伪客套的推辞,看向叶仙等人,很直接地开口道,“诸位道长想要让范某怎么帮?”

面对范遥的感叹,叶仙笑笑,殷天正只是个借口,那老头可没有如此敏锐的感觉,不过既然范遥认可了这个说法,这自然最好。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武当被设计的来龙去脉;其次,我们要知道关押无忌的地方以及相关布防;另外,我们还需要黑玉断续膏;最后,我们需要汝阳王府内各大高手的详细资料。”范遥直接,叶仙更不客气。

微微沉吟,范遥开口道,“关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要追溯到当年汝阳王的死亡,当年叶道长杀了汝阳王,如今汝阳王的女儿敏敏特穆尔要报仇,来龙去脉就这么简单。”

“敏敏特穆尔…如果我没弄错,这小丫头现在最多也不过十岁。”叶仙心有感慨地问道。

果然不愧是主角,年纪轻轻就搞了这么大的幺蛾子!

点点头,范遥道,“准确来说是九岁半,然而年纪虽小,可资质却是超凡,尤其智谋,更是不逊于当世智者,如今的汝阳王府虽然表面上看是汝阳王长子王保保继承了王爷之位,是这里的主人,可实际上,王保保的任何行动都会来询问敏敏特穆尔的意见,就比如这次对武当的行动,就是这个小女孩设计的。”

“当时,我本想通风报信,奈何,行动太快,没来得及。”

心中嗤笑,叶仙是不相信范遥会冒着暴露的危险给武当报信的,“有劳范右使了,这只能说贫道那两个师弟的命不好,怨不得范右使。”

“敢问范右使如今我那侄儿张无忌,现在可好?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范遥轻声回道,“那孩子被关押在王府深处的地牢之中,每日拷打,恐怕过得很不好,至于具体情况,我现在还无权过问此事,所以并不知晓,不过地牢之中却是遍布了暗卫,就等着武当的人自投罗网,当初透露给俞四侠的那点消息就是为了吸引诸位自投罗网。”

“关于地牢的具体布防,有金刚寺高手四人,以及玄冥二老,同时地牢之中应该还铺满了火油,一旦进入,很可能便会燃起大火,到时候关上精钢铁门,就算是以张真人的功力恐怕也难以逃出…”

武当众人一点点听着范遥讲解汝阳王府内的一切,越听越是冷汗直冒,难怪堂堂白眉鹰王也铩羽而归,幸亏他们没有冒险直接闯入。

否则…恐怕是十死无生。

更让人不寒而栗的事,这些竟然都是出自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儿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