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麻烦(1 / 1)

一个在林间,一个在重重保护之中,两者相距百多米,这么远的距离,想要一剑刺杀,叶仙还没强到那个程度。

所以…悄无声息地换上了一套被俞岱岩特意弄死然后拍飞到附近的元兵的衣服。

“自找麻烦的臭小子,等回去之后,看你师兄我怎么拾掇你!”没有丝毫高手出场的气势,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俞岱岩几人身上,穿着元兵铠甲的叶仙一点一点地在地上爬着,缓缓接近那个年轻的头头。

大概三十米的距离,虽然面前还有着重重保护,不过,这个距离应该是可以了。

握紧藏在身下的铁剑,体内《纯阳无极功》平缓而又急速地运转,真气流转,与铁剑相合,没有任何的气场的外放,周身真气,丝丝缕缕地尽数化作剑芒,铁剑宽阔无刃处无形剑芒化为剑锋,脚底涌泉为中心,一道真气爆发开来。

梯云纵,踏云步,一股云气一般的真气在脚下爆发,为叶仙提供了强大的爆发力。

叶仙整个人瞬间向那个蒙古头头激射而去,手中长剑刺出,平稳极速,刺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嗡嗡声。

【刺剑式】,一招练了三十年,从刺树到刺石头刺生铁,再到用没有锋刃的钝剑从头再来一遍,如今已经达到钝剑刺石头境界的叶仙,一剑出,速度之快,仿若流光,剑势之猛,犹如游龙,剑法之精准,剑出之后剑身不见丝毫颤动。

一瞬十数米,护卫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仙已经来到他们面前,等他们彻底反应过来开始准备防御的时候,他已经人剑合一,纯阳真气爆发,与手中之剑组成一股箭头一般的气势,锋芒毕露,仿若一把大剑硬生生将这些人震慑两旁。

噗!

临近目标之时,一名守卫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剑前,叶仙刺剑不改,一剑贯穿这人的身体,身后的蒙古头头匆忙躲避,看似已经避开了这一剑,然而…

剑尖虽然没有刺到他的喉咙,可剑尖上的剑气却已经撕裂了他的喉咙。

一剑之下,无人能挡,长剑刺破了这个蒙古头头的喉咙,叶仙瞬间抽剑离去,纵身一跃,凌空十数米,在这些蒙古兵还在惊讶老大挂了的时候,叶仙已经踩着人头落入俞岱岩几人面前。

落地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就是一记横斩。

【斩剑式】!

如果说【刺剑式】的威力在于速度以及极为凝聚犀利的穿透力,适合单体刺杀,那么【斩剑式】的威力则更为宽广,威猛,可以群战。

一记横斩,一道弯月剑光闪亮人眼,光亮过后,面前围着俞岱岩等人的十多个高手,手中兵器纷纷断裂,然后腰腹之间开始喷涌鲜血,一剑之下,他们已经被齐齐腰斩。

“走!”拉着还有些发愣的俞岱岩,顺着这条出其不意斩出来的缺口,二人快速往外飞奔而去。

后面,紧跟着殷素素几人。

“师兄,后面有几个人追了上来。”俞岱岩说道。

“我知道,他们追不上咱们。”

身后有追兵,正是将俞岱岩重创的那人以及其他几个高手,这些人的功力很高,尤其是那个领头的,功力明显比叶仙两人都高,不过功夫高并不意味着轻功就能追上。

“可是天鹰教几人…他们就危险了。”回头看去,只见本就轻功很一般的天鹰教几人为了带着沉重的屠龙刀逃跑的速度变得更慢了,现在已经被一点点追上,俞岱岩有些焦急地对叶仙说道。

“关你什么事?怎么,你不会是看上那个天鹰教的小妞了吧?”叶仙一声冷笑,同时一手抓住俞岱岩,冷冷道,“你小子今天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要是再敢给你师兄我找事儿,别怪我扒了你的皮!”

想回去救人,你小子想都别想。

“师兄,去救救他们吧,虽然天鹰教不属正派,可屠龙刀不能落入元狗手里。”挣扎着叶仙握着自己的铁掌,可以俞岱岩此刻重伤之躯,怎么可能挣脱。

什么也没说,叶仙拉着俞岱岩的手掌微微一震,绵掌柔和的力量直接把这小子甩到自己背上。

这小子内伤不轻,还废了一条胳膊,带着他跑还不如背着快。

梯云纵踩踏着树枝,踏云步缥缈而过,全速而行,再加上后面有天鹰教几人吸引火力,叶仙很快便背着俞岱岩脱离了追击。

两个人遇到了熊怎么办?

只要你跑的比另外一个人快就没问题了。

所以,脱离了那些元兵的追踪范围后,叶仙和俞岱岩便也安全了。

安全之后,叶仙开始帮俞岱岩接骨,疗伤,驱逐体内如蛆附骨的阴毒内力。

小镇客栈中,休息了两日,在叶仙的辅助治疗下,除了断臂还需要调养,俞岱岩的内伤却是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纯阳无极功》以纯阳为基,以无极为意,无极演化万物,有着极强的恢复作用,那阴毒内力虽然难缠,可在纯阳真气的冲刷下,就如同冬日积雪,消融是必然。

“把你打伤的那个家伙有点意思。”看着调息完成,吐出一口阴寒气息的俞岱岩,叶仙轻笑道。

他隐隐约约猜出这人是谁了。

兼具如此阴毒的内力和少林功夫,还有那明显比俞岱岩和自己都要高的内力,这人很可能就是和金毛狮王谢逊极有渊源的成昆。

“师兄,那日你真不该见死不救。”对于叶仙那日的行为,俞岱岩还在耿耿于怀。

那样的作为,与他的价值观完全不符。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掉过头去救那几个人?你师兄我的功力跟你差不多,你以为我会是那几个人的对手?”叶仙冷笑,“老四,你脑子被门夹了还是进水了?平时我就是这么教你的?此次回山之后,你三年之内不要下山了。”

“师兄,你…你太不讲道理了。”听到叶仙的话,俞岱岩很是不忿,“功力又不完全代表战力,师兄你剑法无双,那几个人功力虽高,却未必是你的对手,更何况还有我们几人相助…”

“呵呵!”

直接打断俞岱岩,叶仙送给他一个公式化的笑容,懒得搭理这个被侠义洗脑的家伙,倚窗随意地望着外面的街道。

突然,几道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殷素素、殷野王几人竟然没被抓住,此刻正跟着一个一身灰色衣衫上面绣着金花的正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太婆缓缓走进客栈一楼。

似乎感受到了叶仙的目光,老太婆突然仰头望向叶仙的方向,四眸相对。

双方皆是一怔,随即叶仙暗叹,又是一个麻烦。

而对方则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