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婚事(1 / 1)

师父给的《阴阳无极功》叶仙在很认真修炼,这东西确实如老人家所说,对于《九阳神功》的修炼很有作用。

至于感悟外界那玄之又玄的天地之气,叶仙试了,只可惜,没啥效果。

除了把自己憋得脸红脖子粗,除了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把自己憋死,其他什么都没有得到。

想了想,叶仙觉得还是如同以往那般修炼比较好。

这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境界暂时搁置,他觉得这种修炼对于自己来说多少有些拔苗助长。

叶仙明白自家师父的苦心,人的生命和精力是有限,若是一直执着于基础的训练,就算基础再夯实再广博,可不建高楼总归缺乏高度,所以,不要过度追逐基础,应当适时往高处建设。

他认为叶仙有这个资质,不应该浪费自己的资质。

这是一个平衡的道理,没毛病,只是自家师父不知道他的徒儿其实是可以永生不死的,叶仙有的是时间,不急于一时。

虽然基础训练的效果越来越弱,可并不是没有效果,依然可以坚持。

师父所说的极限,更是还远没有达到!

等达到了极限之后再来续接也不迟。

而且,相比于枯坐凭空感悟那玄之又玄的自然,叶仙更喜欢一遍又一遍地动手,在行动中体悟,他相信熟能生巧,相信书读百遍其意自现!

甚至,就算不能其意自现,叶仙认为,境界的修炼除了天人合一其实也可以以自我为中心去以力证道!

当然,无论是哪种,叶仙觉得对于自己来说都还远,他不急,阶梯还是一步一步地往上迈比较好。

剑法要继续扎实,《九阳神功》的真气要修炼到圆满,轻功的修炼要更进一步,一阳指还没达到一品,绵掌与一阳指结合的操作刚刚迈出第一步…

这么多东西都没有达到圆满,再提其他多少是好高骛远了。

每日修炼,累了就躺着望天,望着那云卷云舒飞鸟掠空,心情自然就好了,饿了就去找好吃的,狩猎山林,享受美味,没有比酒足饭饱更让人满足的,放空思想,不受尘世烦扰,沉心在自己喜欢的事情里,时间过的很快,眨眼六年。

六年过去,《一阳指》达到了三品,即将进入二品,《九阳神功》还未大成,可也已经看到大成的门槛,以阴阳无极来驱动九阳真气,修炼速度快速且安全,以前的基础加上六年的修炼,体内真气足足有四十年的深度,而且,以阴阳无极为根基,燕飞觉得,自己的九阳真气在某些特性如持久循环和护体上,可能不逊色已经大成的九阳真气。

这一日,叶仙正如往日一般修炼,宋远桥突然来了。

“师兄,无忌发来喜帖,三个月后要大婚,邀请咱们前去光明顶参加婚礼。”宋远桥满脸笑意地说道。

“成亲?”正在潭水中修炼《九阳神功》的叶仙一跃而出,挥手一道绵柔的掌力隔空吸来宋远桥手上的请帖,看着上面的名字,啧啧出声,“韩昭…小昭?这个女孩是紫衫龙王黛绮丝的女儿?”

“师兄竟然知道?”宋远桥笑道,“明教传出消息,这女孩的确就是当年天下第一美人黛绮丝的女儿,母亲如此美艳,女儿想来也是绝美,无忌好眼光。”

“确实很有眼光!”叶仙重重地点了点头。

还没见过小昭,不好说小昭漂亮与否,不过…这小子娶紫衫龙王的女儿,确实有眼光!

这几年,张无忌先是用《九阳神功》治好了韦一笑吸人血的怪病,现在又要娶紫衫龙王的女儿,明教四**王,左右两使几乎都与他有莫大的关系,看来这小子明教教主的位置是稳稳的了。

“无忌的婚礼,师父怎么说?咱们全去还是派谁去?”叶仙对宋远桥问道。

“老七要生三胎,此时不宜来回奔波,所以老七留在武当山,而咱们几个和师父都去。”宋远桥笑道。

“也好!”点点头,对此叶仙自然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对了,除了邀请咱们,无忌的婚礼可还邀请其他门派了?”叶仙突然问道。

这几年来,张无忌开始陆续执掌明教教务,随着他上台,明教教众得到了极大的约束,虽然金毛狮王屠杀武林的血仇大家都没忘,可这小子的仁心与慈心也确实征服了不少人。

其实这多亏了张无忌武当的身份,这世上的人往往都是看人下菜碟,张无忌有着武当的身份做事,人家自然愿意接受,产生误会也愿意听解释,而像杨逍等人…

杨逍执掌明教那么多年,不是没想过和六大派缓和关系,可却没有丝毫效果,不仅是因为他性格孤傲的原因,更因为他本身的身份就让人家排斥。

“六大派都邀请了。”宋远桥说道,“除了这封喜帖,无忌还另外来了一封信,说是想要借着大婚之际,邀请六派共商联盟抗元之事。”

“联盟抗元之事…这小子倒是挺有想法。”叶仙笑道,“不过六大派与明教毕竟积怨深远,想要联盟,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无忌信之上倒是自信十足。”宋远桥说道,“说是会在这次联盟上彻底消除明教与六大派这么多年的恩怨。”

“彻底消除…”

挑挑眉,叶仙本能觉得这次大婚不简单。

金毛狮王杀了人家那么多人,你现在想要彻底消除恩怨,除非…

见到叶仙在沉默,宋远桥好奇道,“师兄,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点事。”叶仙轻笑,“也许无忌这次大婚,咱们能看到一场好戏也说不定。”

三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

此时,叶仙等人已经身在明教光明顶。

不同于宋远桥等人,这些年时常下山,看望过张无忌,叶仙可是一次都没下山,这还是他六年来第一次见这小子。

剑眉星目,一身白衣,俊俏的脸庞充满了温文尔雅,同时,柔和的面庞上又不乏坚毅,坚毅之中更点缀着睿智,当年的病秧子已经长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一举一动,带给人一股如沐春风让人心折的感觉。

站在那里,气场温和而又厚重,没有人会因为他年纪还轻就会产生轻视。

相反,犹如众星捧月,鹤立鸡群。

“大师伯!”看到叶仙,张无忌很激动,握着他的手,略带嗔怪道,“这么些年,大师伯都不来看无忌。”

“你也没回来看过你大师伯我!”叶仙轻笑,拍了拍张无忌的肩膀道,“不错,杨逍把你培养的不错,狼群中的哈士奇,相当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