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希望的代价(求推荐!求收藏!)(1 / 1)

“你是怎么做到的?”

翁海生疑惑不解的问道,并且闭上眼睛,仔细回忆方才的画面,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出破绽。

这不是手快手慢的问题,也不可能是变魔术。

没有人能离着自己三米开外,就一下将自己手上抓着的东西给拿走。

它就这样从自己手中离奇的凭空消失了!

翁海生睁开眼睛,看向王锐手中的猫。

看这只小猫的样子,不像是受到了快速移动的惊吓,反而浑身都是趴在那里许久,不想动弹的安逸表情,所以绝不是速度快能解释通的。

翁海生视线抬起,沉默着望向王锐的双眼,似乎在期待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

“这个秘密事关重大,如果不是嫂子危在旦夕,我心中不忍,不然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向旁人透露半分的。”

说话间王锐翻掌,将猫咪送回了星界,准备以后送给小贝养着。

“翁兄,现在事关嫂子性命,而这个秘密对我来说也万分重要,性命所依,所以有些话现在我们就要讲好。

依嫂子现在的病情发展,如果我不出手,注定时日无多,难逃一死。而我有一个办法,很有可能让嫂子痊愈,但这个办法却有个条件。”

“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确实能让沈雪痊愈,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听到沈雪有痊愈的可能,翁海生犹豫都没犹豫,当即答应下来。

人到了有需要的时候,就连虚无缥缈的神都会去拜去求,任何方法都会去试,更何况现在有一名自己肯信的人,信誓旦旦的说他有办法呢。

希望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无论任何时候,人们就无比需要它。

“好,既然翁如此爽快,那我也不遮遮掩掩了。”

说着,王锐将自己来自异世,能够去往不同世界的身份简单描述了一下,没有告诉他星界的存在,只是讲自己可以将事物,转移到一个时间静止的空间,需要时再取出来。

而肯给翁海生的办法,就是将她转移到那个时间静止的空间中,以后穿越到其他有办法治疗癌症的世界,再取出来救治。

王锐不是保姆,所以救治沈雪的责任还是在翁海生自己身上,王锐给他一个去往其他世界的机会。

而代价则是,从离开这个世界起,翁海生则要给王锐工作三十年的时间,三十年后恢复自由身,是去是留自己决定。

开始的时候,翁海生是对这种明显是在胡说八道的东西,是非常不愿相信的,直到王锐就在他面前,活生生的将沈雪变没,又再次变出来之后,他就不得不信了。

见到确实存在这种超越常人理解的现象,翁海生终于接受了现实,并且心底随即开始不受抑制的雀跃起来。

在相信沈雪有了痊愈的希望以后,顿时他仿佛心中有一坐大山被移走了,感觉全身都轻松了许多。

心里一有了希望,精神面貌顿时就随之一变,翁海生随即便开始好奇的问道:“王兄弟,难道你就是那些电影里面演的那种,异能者?变种人?怎么以前没听说过你们的信息啊?”

听到这个问题,王锐摇头说道:“并非如此,你应该看过网络小说吧,如果分类的话,我应该算成穿越者。”

王锐视线扫了一眼门外,方才隔着门能看到一个红外线人影路过,想到这里并不是久留之地,说道:“翁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问题等回去再说吧,不知道这个条件翁兄是否同意?”

闻言,翁海生面色平静的回答道:“我同意了,不就是三十年吗?只要雪在我身边,无论哪里我都去得。

并且在这个世界,我一身武艺也无法施展,正好去看看其他世界的高手有多强,也好与他们较量较量。”

说完这些,翁海生眼中闪过一丝轻松,一丝兴奋。

那是对自己夫妻未来的期盼,生活有了奔头的神色。

这也是王锐肯将秘密透露给他的原因。

王锐看得出翁海生对功夫的执着与沈雪的感情,如果他不出手的话,翁海生的未来是绝望的,没有一点希望。

生命的另一半走了,而自己执着的一身本领却无处施展,又不擅于人沟通,在这个资本的社会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他的结局很可能就是一生漂泊,最后孤独终老。

所以王锐对他来说就是希望,没有了王锐,执着于功夫的他,将会在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社会中,失去一切光亮。

王锐将沈雪转移入星界后,和翁海生一前一后,分别离开了病房。

在星巴克汇合了在游戏上不能自拔的莫小贝之后,上了一车辆翁海生不知道从哪搞来的面包车,一路向北驶去,在天黑之前来到了元朗。

做为常年在香江讨生活的翁海生,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家不需要身份证明也可以旅店,做为三人暂时的落脚之处。

给莫小贝单独开了一个房间,王锐两个男人则同住一个双人房间。

夜里,王锐正在教导翁海生内功心法。

想学会惊涛掌,无论多寡,体内都必需要有真气。

习练之时需要真气与筯肉劲力前后呼应,浑圆一体才能形成惊涛掌力。如果没有真气辅助的话,单纯只用筋肉之力,劲力在体内无法连贯通透,强行使出来也只是徒有其形而已,威力根本发挥不出来。

王锐不知道翁海生到底能不能修习真气,会不会与自己一样感受不到气感,所以这次也算是一次实验。

下午时,王锐将用简体字默写的葵花心法第一重,两百多字,交给翁海生让他背诵下来,叮嘱到必需一字不差的牢牢记在心里。

傍晚时分,王锐检查作业,发现他已经将第一重心法完全背下来了,果然兴趣是学习最大的动力。

既然已经背下来了,王锐准备就今天晚上,传授翁海生心法该如何习练,便开始讲解那些术语中的含意。

基本都是复述老白给他讲过的那些内容,再结合自己通过超感观察的结果,对某些自己感觉初学时容易犯错的关窍重点讲述。

翁海生听的差不多以后,开始尝试修习,王锐则在一旁护法,避免有人打扰。

存神观想,不断尝试了半个小时后,翁海生睁开眼睛,皱起眉头说道:“没有感觉到气感,看来即便修习过内练之法,还是不能迅速入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