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神话还是历史?(求收藏!求推荐!)(2 / 2)

本来王锐是当神话故事看的,而在与郭芙蓉谈过之后,就不能了。

王锐躺在床上,心中对这个世界的过去左思右想,停不下来,最后坐起身子,调运真气观想老君,才逐渐平静了下来。

“武功再牛比也得一步步练,现在想太多没有好处,而且高深武学往往要极高的悟性与资质才能修成,自己能否,或者什么时候能达到那一步还说不准呢。”

平静下来后,王锐开始自我检省。

随后更是拿起了白展堂给他的人体经络穴位图,对照着自己身上,记忆各种穴道被不同深浅劲力点中时的效果,直到子时才放下,开始葵花心法的修行。

次日,昨天下午和佟掌柜请过假,早上王锐买了些礼物,去西凉河那里送给葛三叔。

回客栈时,王锐看到郭女侠正露出一脸得意的笑容,将半碗明显是别人吃剩下的汤,放到正嚼着半个馒头的刑捕头面前。

回忆了一下,想起了这应该是刑捕头上门道歉,郭芙蓉一报昨天被辱之仇的情况。

旁边的燕小六看到自己师父居然受奇耻大辱,怒不可遏的大喝一声:“我和你拼了!”

一把将腰刀抽出来,作势要砍郭芙蓉,却被早有准备的郭女侠一招排山倒海给拍倒在地,但显然是收了力的,不然全力出手就不是拍倒在地这么简单了,而是飞出门外,肋骨至少得断几条。

王锐眼急手快,连忙上前将燕小六脱手而飞的腰刀一把接住。

最近这段时间练习移形换影第一层有些成效,敏捷与速度都比原本提高了不少。

要知道王锐原本就在荒野中,与野兽撕杀中将身体锻炼的灵活迅速,算上初见成效的真气与招式,现在王锐感觉空手能打倒十个之前的自己。

郭芙蓉抬头一看,发现刀落下来正好砍会到自己,至于砍到哪就得看运气了,顿时后怕不已,说道:“多亏你了,老王。”

王锐没有回她话,转身将燕小六扶了起来问了问他有没有伤到,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将他的腰刀插回了刀鞘,向刑捕头说道:“刑捕头,我代她向你们师徒俩道歉,对不起了。”

“不用不用,应该的,毕竟昨天是我们做的错了,小六,我们走。”刑捕头没有多说,拉着燕小六匆匆离开了客栈,被逼着吃了人家的剩菜剩饭,他今天是没脸再留在这了。

“喂喂,你向他们道什么歉,明明是他们先欺负我的唉,你这么一搞,好像我做错了事一样,昨天他们怎么欺负我的你不知道吗?”

见王锐居然替自己道歉,郭芙蓉一脸忿忿不甘。

“小郭,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叫作: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是说,能够宽恕的人,尽量宽恕他们,如果实在无法宽恕也不要去羞辱他们给自己横添戾气,还不如直接打杀了事。”

“他们俩看样子是真心来向你道歉,如果你太过羞辱他们,做的就有些多余了,等于凭白树敌,犹为不智,你不是要当大侠吗?你见过哪个大侠满天下都是仇家的。”

“噢,那他们欺负我就可以白欺负了?姑奶奶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树敌就树敌,姑奶奶不怕他的,非要和我做对,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双!”

嘚,还说不听了。

王锐没有佟湘玉的嘴炮能力,不想多费口舌,只好顺着她说道:“好好好,郭女侠武功天下第一,谁都不怕,但是你对他们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这件事就过去吧,郭女侠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们计较了。”

郭女侠这才恢复好脸,一脸我很大度的样子说道:“那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放他们一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