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中武?高武?(求收藏!求推荐!)(1 / 1)

客栈开门,客人一如既往的人少,街上到是因为临近元宵节,人逐渐多了起来。

郭女侠因为什么都不会干,被佟掌柜安排给王锐教她如何干活,未来两人一起当杂役,客栈里的活两人商量着分配。

正在学习洗衣服的郭女侠,越洗心里越烦,将手里的湿衣服往盆里一摔,对王锐问道:“你天天干这些不烦吗?心里就没有别的什么理想吗?就待在这么个小地方,一辈子默默无闻?”

你这句话是问我,还是在问你自己?

看了眼郭女侠有些倔强的小眼神,王锐说道:“理想谁没有,街上的乞丐还有理想呢,说不定人家就想当丐帮帮主,风风光光统领群丐,但人家现在还不是得在街上乞讨?

有理想是好的,这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不能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你就永远也不能把你的理想变成现实。”

“话是这么说”

听到王锐的话,郭女侠底着头语气中满是不甘心,“我的理想是当个名震江湖的大侠,而不是在这里当个饭都吃不饱的小杂役,我现在如果安于现状,那我离我的理想就越来越远了,未来可能永远也成不了大侠。”

王锐知道她说的没错,未来她嫁给了秀才吕轻侯,生了两个女儿,再也没向她的理想前进过一步。

佟湘玉做的也没错,混江湖的人多了去了,武功比她高强的人比比皆是,即便是名门大派的少侠,能在江湖上出息的能有几个?在江湖仇杀中被砍死的炮灰到是不少。

王锐理解郭芙蓉的想法,心里也支持她向着理想努力,但对她认识不清现状感到无奈,劝道:“当大侠需要的可不是一时的意气,你只看到那些大侠名声远扬,但你没看到大侠背后吃苦。”

“大侠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上的,武功高是一方面,有银子有关系有人脉也是必不可少的,最关键的还得要会做人,不与各路英雄混好关系,官面上上下打点,你就是做了好事,也没人给你传扬出去,反而只会传你的恶名。”

“啊”

郭芙蓉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说,表情有些难看的说道:“这也太黑了吧”,随后反应过来,打量起王锐,眼中透怀疑的目光说道。“你又没混过江湖,你一个小杂役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我,我这不是听老白说的嘛,人家老白可是在江湖上混出过名头的,最近我和他学武你不也是知道的嘛,就和他问了问江湖上的事情,我也是才明白。”

王锐顿了一下,直接将锅扔到白展堂头上,反正人家确实在江湖上混过,知道不少内幕,说不漏嘴。

“哦”

郭女侠这才相信,看了看盆里的衣服,一想到又要干活心里一阵烦躁,突然想起刚才王锐说正在和白展堂学武,心中瞬间灵机一动,眼中闪过一阵精光,抬头看向王锐,问道“你现在正在和老白学武是吧?”

“嗯,刚学没几天。”

王锐正将洗好的衣服用清水投了投,把皂角粉的沫子投干净,然后挂在绳上晾好,随口回了一句。

郭女侠站起身来,走到王锐身边说道:“他那些三脚猫的功夫有什么好学的,名震天下的绝学惊涛掌听说过没?”

王锐转过头,装做吃惊的眼神来看着她:“郭巨侠用的那个?”

“那是”

见到王锐惊讶的样子,郭芙蓉越发得意,满是傲然说道:“惊涛掌乃是武林中一等一的绝学,威力无穷,惊天地泣鬼神,我爹使起来可以御使巨浪,一掌就能直接将七侠镇给拍平了。”

卧槽,还能御使巨浪!你咋不上天呢!

王锐越来越迷糊了,这还是他知道的那个武林外传吗?武力值有这么高的吗?

虽然不排除郭芙蓉对他爹特意夸大,但也不至于瞎说到这种程度,至少御水的能力一定是有的。

回忆了一下,似乎在相关电视剧龙门镖局里,郭芙蓉的二女儿吕青橙,在与何契辽比武时确实可以御水,用的就是郭芙蓉惯用的这招排山倒海,将附近池塘里的水吸过来形成水柱一掌打出去。

又回想了一下原剧情中,万利当铺老板娘在钱夫人练就一身横练硬功,闯上武林大会闹事,被各大高手打的满天乱飞,半个时辰才掉下来。

看来之前,确实是过于低估了这个世界的武力值了。

既然惊涛掌这么强,那为什么郭芙蓉用起来就这么弱呢?

王锐有些疑惑,随即想到了原剧情中,似乎只要学过武的角色,郭芙蓉没一个能打得过的,比武招亲那次是人家女方看上她了,不然杨惠兰即使没了刀,也不可能被她一掌打败。

所以,如果不是郭芙蓉的习武资质弱到爆的话,那么就是她对练武太不上心了。

光是这几日,王锐就从来没看到她有早起练功过。

要知道武功一日不练手生脚慢,两日不练功夫减半,三日不练门外汉。

看样子从小没吃过苦的郭女侠,吃不来这份苦,惊涛掌初入第二层已经是极限了,连御水都做不到。

这么好的武功给她练,就学成这样,还想闯荡江湖成为大侠?

王锐在心里摇了摇头,人应该有理想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子,但如果不能静下心来,思考如何通过实践达到自己的目标,而是懒于思考,一味的在错误的路上狂奔,那么理想就永远不可能实现。

除非他有主角光环。

见到王锐‘如此仰慕’的模样,郭女侠摆了个姿势说道:“怎么样,想不想学呀?”

“你肯教我!”

王锐惊讶的看着她,原本以为能在她这能学套分筯错骨手就不错了,惊涛掌恐怕要等以后大家感情深了,才能想办法求她教给自己。

万万没想到,这才认识几天的功夫,她竟然自己主动提出来要教自己惊涛掌!

王锐想了想,不太明白她的想法,问道:“我不信天上会掉馅饼,你教我惊涛掌,是想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