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武学天才?(求收藏!求推荐!)(1 / 1)

不光白展堂惊讶,王锐也很惊讶自己的学习能力,居然能这么快就将招式学的分毫不差,差只差招式本身与招式之间变化的熟练了。

这其中的自然要归功于超感对白展堂与自己的内外观察,让其能够直观的看到自己哪里做错,可以内视矫正自己做错的动作。

白展堂原本觉得如果王锐好好学的话,自己光是一套七十二路小擒拿手怎么也得教个小半年,才能将招式学全并且练到标准。

万万没想到才三天不到的功夫,王锐就将小擒拿手、葵花点穴手、轻功的招式都学全,并且动作标准,连筯肉用劲的法门都没有丝毫差错。

虽然每次出招前都要先想一下,导致动作缓慢,做不到出招自然而然,但那差的只是水磨功夫,只要勤加练习早晚能够形成本能。

白展堂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自己真找到了个天才?

到了内功修炼这里,终于不是一学就会了,王锐告诉白展堂自己没感觉到气感。

“很正常,即使是天才也不可能一开始就有气感,练武没有捷径,唯有持之以恒才会有回报,窍门你已经记住了,那我先回去了,你再练一会就休息吧,记得一定要在精神饱满的时候才能练习内气。”

看着白展堂,王锐闭上眼睛,再次将用超感观察身体。

气感确实没有,但是通过超感觉,在存神观想时王锐确能直观的看到一股热流从丹田出现。

虽然除了超感的观察,怎么也感知不到这股气的存在,但王锐就假装自己能感知到,并用心法上的法门运转这丝真气,居然真的可以调动起来!

通过超感的精准观察,存神观想其游走于内腑经络,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已经按照经文上所说行功三十六次。

第一次行练内功,王锐居然就做到了当日行功圆满。

葵花真气不需要每天时刻练习,只有在子午两个时辰,第次行功三十六次就可以了,这两个时辰也是效果最佳的时刻。

将真气收回丹田后,这才睁开眼睛。

虽然感觉不到真气,但是王锐现在身上有些热乎乎的很舒服的,精神微微兴奋,有种淡淡的愉悦在心底升起。

“等过些日子,真气状大起来后,就能感知到了吧。”

王锐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是正常的,自己居然可以在感知不到真气的情况下行功。

普通人感知不到真气的情况下,自然也无法指挥在身体运行。没有气感就不知道真气在运行到哪里时会走岔过不去,有可能会造成真气被堵住了,心神却还观想真气运行,导致作了无用功。

起身拿过被褥放到床,盘坐的双腿虽然骨筯有些被拉伸的感觉,但没有长时间盘坐应该有的麻木感觉,看来心法确实神异。

“剩下的就不是一时之间能达到的,只有每日不停的坚持修行才会有回馈,也不知道下个世界是什么样子”

心底圆满的感觉临近,差不多就是明后天,王锐虽然早已经知道如此,但事到临头,心里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升出对未知的不安。

次日,寅时。

天边泛起若有若无的光芒,大地一篇昏暗,远处传来鸡叫声,大约三四点钟左右。

莫小贝起床上茅厕,回屋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人影在后院看着自己,吓了一大跳,尖叫了一声。

“小贝,你怎么啦?”

“王大哥,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

莫小贝吓的躲到墙角了,听到声音后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王锐因为天色昏暗看不清王锐在做什么,走到近前才发现原来他在扎马步。

“怎么回事?刚才谁叫的”,老白的身影几乎瞬间从大堂窜到后院,发现是王锐两人在这。

李大嘴与秀才在屋里听到声音也出来了,就连佟湘玉也匆匆来到后院,郭芙蓉昨天干了不少活,现在睡的死沉到是没出来。

莫小贝一脸心有余悸道:“白大哥,刚才是我叫的,刚才我去上茅房回来看到王大哥在院子里,因为天太暗没看清,所以吓了一跳。”

闻言,佟湘玉不解的看向王锐,问道:“天还没亮,你一个人在院子里干什么?”

白展堂看到旁边的沙袋,心中了然,替王锐解释道:“掌柜的,老王这是在练功呢,练武就是这样,每天闻鸡起舞,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一天不能停歇。”

“武功?哎呀老王你还会武功呢,你从哪学的武功?”听到王锐居然是在练武功,李大嘴精神了不少,好奇的问道。

王锐回答:“我也是刚学没多久,都是老白教的。”

“老白,你也教教我呗,我也想练武。”听到是老白教的,大嘴一脸贱笑的看着白展堂说道。

白展堂看着大嘴的贱样,笑道:“行啊,只要你能每天鸡叫就起床就没问题。”

一听要每天起这么早,李大嘴顿时打起了退堂鼓:“那还是算了吧,起太早我没精神,到时做菜盐放多了就不好办了。”

“我就知道你那样”,老白指了指大嘴,随后对众人说道:“好了好了,都搞清楚了,都散了吧散了吧,天还黑着呢,现在回屋正好补个回笼觉,小贝你也回屋去吧,以后别一惊一乍的了,看清楚了再叫唤。”

众人散去,客栈一天的生活又开始了。

做为掌柜的小姑子,虽然王锐不是故意吓到她的,但还是得自觉做点补偿,不然以后被这熊孩子记在心里,时刻找你的把柄,那可比惹了郭芙蓉还要可怕。

还好王锐知道她的弱点,回来时买了一些糖葫芦偷偷送给她,成功刷了一大波好感度。

“哇!好多糖葫芦,王大哥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看到差不多足足有七八个糖葫芦用牛皮纸包着,莫小贝眼睛都看直了,嘴里直咽口水。

站在后院女寝的门口,王锐将糖葫芦放到莫小贝怀里:“你找地方藏好,千万别让你嫂子发现了,也别让别人发现,以后你想吃就和我说,对了,一次性别吃太多了,留着慢慢吃。”

“嗯,知道了,谢谢王大哥。”

莫小贝拿起糖葫芦就往屋外跑,找到了一个雪堆放了进去,这样就不怕化了,大冬天雪堆就是天然的冰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