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斗转星移(求收藏!求推荐!求包养!)(2 / 2)

吃饱喝足后,王锐躺在木椅上看着天上的星空,脑海中回忆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一切。

两年的荒野生存,让王锐改变了很多。

陶刀能划开皮肉却不能清理毛发,王锐只好效仿古人蓄起长发,盘在头上用小木棍固定起来。

嘴上的胡须长的能碰到锁骨,王锐必需经常清洗,不然进食之后留在上面的油腻不久便会出现异味,好在他不是络腮胡,没有长的满脸都是。

指甲在野外狩猎与加工修理工具的过程中磨损的很快,根本不用指甲刀再去修理,特别是在衣物皮鞋都在劳动中报废,编了草鞋兽皮来穿后,脚指甲也不再需要用特意用石头打磨,劳动中自然就磨损掉了。

无论是狩猎与挖陶土、砍柴、取水,这些都需要来回来在荒野中奔波,这对鞋的消耗要比在城市中严重太多。现在这片荒野中的小路,都是王锐两年之间一点点踩出来的,与现代城市的交通与道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这也导致了,每天出去仅仅干一会活,王锐就会浑身满是尘土杂物。

从现代带来的卫生习惯驱使着王锐制作出陶器之后,就烧水将自己好好洗了一遍,并保障每天睡前都用热水将自己清洁干净,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到睡着舒服。

河水是不敢下去的,不知道有没有鳄鱼与水蛇的野水,对王锐来是十分危险的地方。

杂事上的烦恼仅仅只是一方面,而对王锐生活影响更大的则是压抑在精神上越来越重的孤独与绝望。

狩猎与为了抵抗捕食者而撕杀之时的生死瞬间,渐渐将王锐打磨的勇敢、坚毅。这自然天地间求生存的艰辛过程,已将他磨砺成为一举一动间都充满了沉稳与锐利的男人。

但七百多个日夜的孤独,无人得以倾诉,这种环境让人感觉每时每刻都无比漫长,仿佛度日如年,孤独感无时不刻在折磨着王锐的内心。

从一开始的自言自语到长时间的沉默,王锐说话开始逐渐不利落。

似乎永远也无法再见到第二个人的那种绝望的窒息感,无时不刻压抑着他,并一点点的,仿佛不可阻挡的摧残粉碎着他心中的抵抗。

餐后躺在椅子上看了一会星空后,王锐从脖子上掏出了一块玉佩,仔细的在掌中摩挲着。

这是王锐爷爷在十岁生日时送给他的礼物,上面刻有两行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这是他爷爷最喜欢的一首词中的两句。

王锐的爷爷曾经是名战士,经历过半岛的战争,从小生活在爷爷家的王锐很亲近爷爷奶奶,但自从上小学他就被父母接走后,至此直到噩耗传来也没有地再见爷爷的面。因此王锐一直十分珍惜的戴着这枚玉佩,却不想也使得它也与自己一同穿越到这了无人烟的世界中来。

“雄关漫道真如铁”

因为长时间沉默而沙哑的嗓子,念出了这一句,此时此刻,在这荒无人烟的天地间,孤寂两载的王锐,眼中不禁潸然泪下。

人终究是社会性的动物,没有他人沟通的日子对他来说是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王锐曾动过短见的念头,但每当看到玉佩上的两行字后,他却似乎能从这首词中,慢慢体会到那个群人从绝境中寻求希望的精神意志,并从中汲取到继续下去的勇气,从而让他每每能再次振作起来。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将玉佩小心的放入怀中,王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进屋拿出了那一对新割下来的鹿茸,准备烤来尝尝。

蓦然,王锐停住脚步,脸上浮现出一抹惊疑的神情。

就在刚才,他忽然感觉到内心传来一抹触动,那是一股莫名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触,突然出现在心头,似乎给人一种自己某种方面达到圆满的意味。

“这是什么?难道”

两年来,王锐不是没有寻找过自己的穿越福利,但是奈何自己似乎非酋护体、霉运缠身。

不但系统不见踪影,随身老爷爷也不见一个,金手指就更是不用说了,各种能想到的方法,王锐几乎都尝试过始终一无所获。

最后王锐终于死心了,自己可能就是那种非气缠身,倒霉透顶,命里该着,穿越到这片无人的世界,像鲁宾逊一样孤独的直到活活老死的那种人吧。

但就算是鲁宾逊,至少还有星期五陪着他,最后还有回家的机会,而自己来的这个天无日月的荒野,显然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回去的可能性渺茫到无限接近于零。

如果不是玉佩上伟人诗词所表达的意志一直激励着他,王锐也许早就已经自寻短见,终结这近乎永恒的孤独了。

难道在两年后的今天,终于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降临了吗?

心中那种圆满的感触出现之时,王锐心有灵犀一般,陡然抬头,望向头顶那片两年来一成不变的星空。

他惊讶的发现,一颗星星肉眼可见的产生了变化,不知道是是不是幻觉好似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居然逐渐占满了整片星空一般,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

顿时,他的身影如两年前出现时般,突兀的消失在了这片磨砺心灵的荒野中。

——————